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15章 拴条狗链

第1415章 拴条狗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15章 拴条狗链

    讲真,这一刻,封行朗也是认同白默跟袁朵朵离婚的。

    离了婚,袁朵朵的灵魂才能自由。这无疑是对她最好的拯救。

    因为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袁朵朵根本Hold不住白默,更别说好好的经营她跟白默的婚姻了。

    封行朗也挺惆怅的:这都是两个孩子的亲爹亲妈了,怎么他们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就像过家家似的闹着玩呢?

    难道真有‘有缘无份’这一说?

    要白默跟袁朵朵离婚,应该不成问题!

    成问题的关键应该是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白默应该死都不肯放弃他两个小情人的抚养权!会有得闹腾了!

    出于某种冷静的客观立场,封行朗到是希望豆豆和芽芽跟着白默一起生活。

    毕竟白默可以给两个小可爱富足细致的生活条件。

    袁朵朵现在养活自己还行;但要养活两个孩子……只是信誓旦旦的承诺和冲动,恐怕还不行!

    想必袁朵朵真要跟白默离婚了,她一定不会接受白老爷子对她金钱方面的‘施舍’。即便‘施舍’了,她也不会去动用那些她觉得应该属于白默的东西。

    袁朵朵就是这么一个太过耿直的女小强!

    要带上豆豆和芽芽,又倔强的不肯接受别人的帮助,那日子可想而知的艰辛。

    但如果两个孩子都给了白默,那对袁朵朵就太不公平了!

    如果一个人失去了生活的精神支柱,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难不成真要像白老爷子所说的那样:两个孩子,白默跟袁朵朵一人一个?

    那对两个孩子的成长真的好吗?

    封行朗从病房里走出来时,白默依身在病房对面的护栏上。

    “朗哥,我家老爷子跟你说什么了?”

    看来,他还是挺上心老爷子为什么找来封行朗的。

    “老爷子说:要看你的表现!”

    封行朗逗上白默一句,“不然就把白家的家业赏给我!”

    “谁稀罕!你要你拿去得了!”

    白默不屑的哼声。他从来没有过过缺钱的日子,所以满嘴的不屑。

    “呵呵,”封行朗冷哼,“臭小子,真要断了你的财路,估计你会比谁过得都凄惨!”

    “朗哥,你就别调侃我了!”

    白默有些急切,“快说我家老爷子究竟给你说了些什么?”

    封行朗敛了敛面容,肃然的说道:“白默,做好跟袁朵朵离婚的准备吧!你这三天两头的跟袁朵朵闹也不是个事儿!”

    “哪是我在闹啊?一直是她袁朵朵在闹好不好!就说今天早上,好好的她把豆豆和芽芽的手都捏得通红,两个小东西都被她给捏哭了!”

    白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还是像手电筒的光一样,只知道挑袁朵朵的毛病。

    “然后你就把她推倒了?”

    封行朗紧问一声。也知道白默不爱听。

    “……朗哥,这是我的家务事,你还是别管了!”

    白默是叛逆的。封行朗的质问,只会适得其反。

    “行,那我不问了!但肯定不会不管!”

    封行朗有些恼意,“白默,老婆娶回家是用来疼的,不是你一个不高兴就撒气的对象!”

    “得了!你还好意思说我?”

    白默的犟劲儿一上头,便有些不得控,“当初你是怎么对林雪落的,我可给你记着呢!”

    “……”封行朗的唇角微抽了一下,只是横了白默一眼,也没有应声便转身离开了。

    留下白默一个人千惆万怅的静默无声着。

    走廊的门外,水千浓正给豆豆和芽芽讲着进去病房看白老爷子的注意事项。

    “太爷爷身体不好,豆豆和芽芽不能吵吵了太爷爷的休息哦。”

    “还有哦,监护室里有很多的治疗仪器,豆豆和芽芽不可以乱摸乱碰,要乖乖的……”

    两个小可爱乖巧的点头。

    看到水千浓如此认真负责的照顾两个年幼的小东西,封行朗到是觉得她挺无辜:人家只是拿着酬劳做自己分内的事儿;过分的解读和联想,便就作茧自缚了。

    即便走了一个水千浓,还会有其它的早教老师被请来白家照顾两个孩子。

    不就年青漂亮了点儿嘛,难道非得找个欧巴桑?!

    “豆豆芽芽,认不认得我这个帅干爹了?”

    封行朗蹲身过来,宠爱着目光看着两个漂亮的小可爱。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小情人呢!

    盼得心都疼了!

    两个小可爱怔怔的看着封行朗,有些认生的藏身到水千浓的身后。

    “封先生好。”

    水千浓温声打着招呼,并柔声用小可爱们更能记起的方式提醒着,“豆豆芽芽,他是诺诺哥哥的爸比哦。”

    “诺诺哥哥……”

    看来儿子要比自己受欢迎呢。

    “千浓老师把两个孩子教得真好。”

    封行朗很深情的看向水千浓,眸子里好似有情韵的东西在滋生涟漪。

    “封,封先生过奖了。这是我的工作。”

    水千浓避着封行朗的目光。感觉这男人的目光真的能带电。

    “要不是你忙不开……我真诚的想邀请你给我诺诺当家庭教师呢。”

    每次别有用心,封行朗的眸子里总能染上一层看不透的薄雾一般。

    有人会认为那是轻佻的轻薄之意;也有人会认为那是他的钟情。

    这样的男人,是危险的。

    所以水千浓一而再的回避着封行朗看向她的目光。

    “封先生,我带豆豆和芽芽进去给老爷子问安了。”

    水千浓低垂着眉眼,随即便牵着豆豆和芽芽的小手走了进去。

    封行朗目送着:这个女人的反应,还算正常。

    刚钻进雷克萨斯,雪落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行朗,你在哪儿呢?”

    “不知道林小姑娘你……又在哪儿呢?”

    听到女人的声音,封行朗觉得刚刚的燥意被平抚了下去,温情的不满:“整天就知道瞎忙,不担心你英俊帅气又多金的亲夫被别的女人给拐跑么?”

    “人家好担心哦……”

    雪落故意说得这么嗲气,随后又话锋一横,“要不,我还是在你脖子上拴条锁链吧?以免丢掉!”

    “……知道亲夫宠你,林小姑娘这是有恃无恐呢!”封行朗悠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