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13章 万金油

第1413章 万金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13章 万金油

    袁朵朵跌坐在白家院落的草坪上,目送着离开的救护车,心痛得连呼吸都是疼的。

    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是错了!

    在白默的心目中,自己俨然成了时刻需要提防的敌人。

    可他却能那般的信任那个早教老师水千浓!

    袁朵朵哭不出来,也喊不出来,就只是这么呆呆的静滞着,像是被抽去了灵魂的雕像。

    “少奶奶,外面凉,你进屋坐着吧。”

    将救护车送离白公馆的家仆,这才发现少奶奶袁朵朵还呆坐在草坪上。

    “少奶奶?呵呵……你觉得我还像个少奶奶吗?在他白默的心目中,我连个保姆都不如!”

    袁朵朵爬身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白家大门口走去。

    “少奶奶,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我去叫司机送你。”

    等家仆转身去找人时,袁朵朵已经离开了白家。

    拖着一身的伤痕累累,和一颗破碎的心!

    灰姑娘嫁进了豪门,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美境;可是自己为什么就活得如此的苦不堪言呢!

    王子是有了;可这个王子心里却没有她这个灰姑娘!

    何其的悲哀?!

    袁朵朵已经不奢望自己能得到白默的心了!

    俗气点说:这两年时间里,自己连他的身体都不曾得到过,他的心就更加无法触碰到了!

    最让袁朵朵痛苦的,是她的两个女儿。

    历尽艰辛生下的两个女儿,现在她连看都看不着了!

    即便自己赶去军区医院,又能改变什么呢?再跟白默大吵一架?

    白老爷子昏迷住院,袁朵朵已经很难过了;她实在不想当着白老爷子的面儿跟白默大吵大闹。

    皮肤表层的伤口,还在溢血;而袁朵朵的一颗心,也被揪疼得不行。

    顶着骄阳,袁朵朵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虽说才三十多个平方大,但这一刻却成了她袁朵朵唯一的避风港。

    袁朵朵很感谢曾经的那个自己:坚韧得像小强一样!

    从不畏惧任何的挫折,有无限的勇气让她迎难而上!一直像个女超人一样的顽强!

    为了买下这套小公寓房,吃过的苦受过的难,她袁朵朵都能咬牙切齿的去面对。

    而这一刻,袁朵朵觉得自己像只缩头乌龟一样!

    她害怕了,她恐惧了,她失去了勇气,也失去了底气。

    坐在客厅也是餐厅的不大空间里,袁朵朵低低的呜咽着:如果可以选择,自己还会去招惹他白默吗?自己还会执念的生下豆豆和芽芽吗?

    袁朵朵从来都没有后悔生下豆豆和芽芽!

    但如果让她再选一次,她一定会离那个叫白默的男人远远的!

    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跟白默把婚离了?给他自由,也放自己一条生路!

    那豆豆和芽芽呢?

    要让她们跟着她这个贫困又自卑的妈咪一起受罪么?

    再培养成下一个袁小强?然后再重蹈她这样表面坚强,内心却脆弱无比的覆辙?

    就把她们留给她们的富爸爸吧!

    白默那么疼爱两个女儿,一定会好好的善待她们的!

    还有那个水千浓……她做得比她这个亲妈还要好!有她帮着白默一起照顾豆豆和芽芽,才是最有利于她们茁壮成长的!

    至于她这个妈咪……已经可有可无了!

    又或许没有了她这个自卑的妈咪,她们活得会更好!

    可是……万一……万一白默跟水千浓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而且还是男孩儿,那豆豆和芽芽……

    袁朵朵不敢往下想!觉得自己都快把自己给逼疯了!

    ……

    一个小时后,白老爷子才在军区医院里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醒来的第一句话,不是询问曾孙女豆豆和芽芽,亦不是关心袁朵朵的伤势,也没有搭理白默焦躁不安的叫唤。

    “老白,替我把封行朗请过来!”

    “好的老爷子!”

    白管家实在放心不下才刚刚苏醒过来的白老爷子,便只给封行朗打了一个电话。

    以白家跟封家的交情,而且白老爷子又昏迷刚醒,想必封行朗会赶过来的。

    打给封行朗的电话,接听的却是秘书Nina。

    刚从启北山城回来的封行朗,才把手机丢给Nina走进会议室,白管家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封总正在开会,有什么事儿您方便跟我吗?”

    “我是白公馆的管家,我家老爷子昏迷刚醒,他着急着想见你们封总,麻烦您给通报一声。”

    “哦,好的。我就请封总接电话。”

    事关白家老爷子,Nina便破例将手机送进去给封大总裁接听。

    难免也会腹诽感叹:这封大总裁真是个大忙人!简直就是个解决棘手问题的万能神人!

    “封总,白公馆的管家。说是白老爷子昏迷刚醒,想见您。”

    白老爷子昏迷刚醒?封行朗微微蹙眉,立刻接过了Nina手里的电话。

    “嗯,好,我马上到。老白你客气了……”

    订好的会议,不得不往后推延。

    白老爷子着急着要见自己,封行朗自然是非去不可的。

    这昏迷刚醒,八成又是被他的宝贝孙子给气的!

    封行朗赶到军区医院时,便看到了严邦那辆招风限量版大牛。

    这狗东西怎么也来了?该不会也是被白老爷子叫过来的吧?

    难不成白老爷子病重到要交代后事的地步?

    封行朗不想多想,可刚刚经历了邢二的死,才会深有感触生命的脆弱。

    是人,就免不了一死!

    封行朗加快了上楼的步伐。

    “阿邦,夜莊的那个员工坠电梯井事件,就交给你去处理了。要悠着点儿,以和为贵。”

    “放心吧老爷子,我会处理好的。”

    看起来,老爷子的情绪还不错,就是脸色稍显苍白了一点儿。

    “老爷子,您这是公馆里呆得太腻,来医院消遣呢?”

    封行朗幽默着口吻说道。

    白老爷子苦涩的笑了笑,“阿朗,你来了……老是劳烦你,白某真心过意不去啊!”

    “老爷子您说这话就见外了。我还眼巴巴的指望着您能把我也当孙子看,留点儿家产给我呢!”

    白老爷子当然知道封行朗只是一句玩笑话。

    封行朗就是这样一个幽默与睿智并存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