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12章 手疼……疼……疼!

第1412章 手疼……疼……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12章 手疼……疼……疼!

    白默的这番话,让袁朵朵的一颗心直接凉到了脚底板。

    说真的,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改变她跟白默之间相处方式了;可以说是在用自己的热脸主动的去贴他白默的冷P股!

    可他白默又是什么态度啊?

    她在他的口中,竟然成了‘某些心怀不轨’的女人?

    竟然让一个早教老师看着她这个妻子?他两个女儿的妈咪?

    在他白默心目中,不如两个女儿她袁朵朵也认;可现在竟然连一个早教老师也不如了!

    不但不如,而且还是一个早教老师看着豆豆和芽芽,以防她这个妈咪偷走她们?

    他白默是几个意思啊?

    “妈咪……手疼……疼……疼……”

    太过激动和气愤的袁朵朵,不自控的就在牵着豆豆和芽芽的双手上加上了力道。

    “芽芽痛……痛……痛痛痛……”

    豆豆和芽芽的小手,被无意识的袁朵朵捏疼得嗷嗷直叫。

    是真疼!

    因为袁朵朵的双手要比平常人的握力更强劲;这样才能让她在跳钢管舞时不至于从钢管上滑下来。

    刚刚都要准备离开的白默,在听到两个女儿的嗷嗷直叫声时,立刻护犊子的冲了过来。

    “袁朵朵,你又在发什么神经病呢?你捏疼豆豆和芽芽了!快松手……松手!”

    白默奋力的掰开了袁朵朵的手,在看到芽芽被袁朵朵捏得通红的小手时,太过爱女心切的白默,本能的一个怒火冲天的推搡,径直将愣神中的袁朵朵推倒在了一旁的餐边柜上。

    ‘哐啷啷……’

    先是袁朵朵的整个人撞在了餐边柜上,然后酒架上的那些高档的洋酒和红酒一股脑的砸了下来。

    袁朵朵狼狈不堪的想避让,可一个重心不稳滑摔在了地上,被破碎的酒瓶扎了好几处。

    “啊……妈咪……妈咪!”两个小可爱被吓得哇哇大哭。

    “千浓,快把豆豆和芽芽抱走!”

    白默用自己的身体护着豆豆和芽芽,避免那些飞溅的玻璃碎片和酒液伤害到他的两个宝贝女儿。

    下一秒,水千浓和白默便一人抱上一个孩子逃离了餐厅。

    脑袋上的撞疼,双手和手臂上的割疼,袁朵朵已经感觉不到了,她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这个男人对她的冷漠和凶狠。

    酒液汇聚成滴,从袁朵朵的头上、脸上、身上滴落,她像个小丑一样坐在一片污浊之中。

    “朵朵……朵朵……你没事儿吧?”

    着急起身的白老爷子,劲儿使得大猛,一阵眩晕袭来,白老爷子一个踉跄,摇摇晃晃的坠摔下去。

    “老爷子……老爷子……”

    本是要冲向袁朵朵的家仆,又改冲向了白老爷子。

    因为白老爷子的昏倒,整个白公馆忙成了一团;几乎没人去顾及到浑身污浊不堪,还溢着鲜血的袁朵朵。

    白默一早的怒意,是源于一个电话。

    半个小时前,白默就接到了夜莊大堂经理打来的电话。说是家属又过来夜莊闹事:又点蜡烛,又烧纸钱的。

    白默头大得利害,便起身来找老爷子商量对策。

    原本,只是一件用钱就能摆平的事儿,可白默‘意气用事’了。

    十天前,夜莊的一个员工从货梯井摔下去身亡;原本以为只是个意外事件,可白默后来得知,这个人是为了帮她儿子还赌债,故意失足从货梯井摔下去的。

    夜莊也不差这点儿赔偿的小钱;白默便让经理出面赔偿了这个员工丧葬费等共计五十多万。

    可她儿子却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开价了五百万!

    倔上心头的白默,索性一分钱都不赔偿了,并将这件事交给了警方处理。

    警方调查取证需要一段时间,而家属就趁机闹事:又是横幅,又是标语的。

    以白家在申城的地位,要摆平一件意外的员工伤亡事件还是容易的;可那个赌鬼儿子幕后却有着一帮地下赌场的黑势力在推波助澜。

    白默在跟白老爷子商量之后,便决定先去找一下严邦,让严邦派人去调查这帮家伙。

    因为有严邦坐镇申城,所以夜莊就没有养太多的闲杂人等。

    只要在申城混的,不管是白的黑的灰的,大概都知道白默跟严邦他们同一个鼻孔呼气的关系;一般的势力根本就不敢去夜莊惹事。

    可这一回,事件却被幕后那帮人推波助澜了。什么工商税务警局的人,像是商量好的,接二连三的过来检查;夜莊被迫停业整顿中。

    白默心情不好那是肯定的。

    出言让水千浓看着豆豆和芽芽,在白默看来,只不过是他的爱女心切。

    要不是因为袁朵朵又发神经病捏疼豆豆和芽芽的小手,白默也不会怒不可遏的去推搡袁朵朵,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连锁反应。

    ……

    白老爷子昏迷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能醒过来。

    秦医生在给白老爷子做了全身检查之后,还是决定将白老爷子送去军区医院更保险。

    袁朵朵简单的处理好自己身上的伤口,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之后,便赶过来想爬上救护房车,准备跟白默一起陪白老爷子赶去军区医院。

    可白默却将袁朵朵给一把推开了!

    “滚!滚!要是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先要了你的命!”

    “白默……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我陪着老爷子一起去医院吧……求你了!”

    “滚!给我滚远点儿!越远越好!袁朵朵,你伤害豆豆和芽芽,我还能忍你;但你现在竟然连老爷子都敢伤害?!袁朵朵,你它妈的是不是想折腾死我们白家所有人你才甘心呢?就为了报复我当初把你给强X了?!”

    怒不可遏中的白默,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气急败坏的话也就脫口而出,在袁朵朵的旧伤新疼上,又狠撒了一把盐。

    白默不但没有让袁朵朵爬上救护车,而且还让水千浓带上豆豆和芽芽坐上保姆车,一起跟去了军区医院。

    原本以为自己跟白默的关系有了破冰的迹象,却没想到一下子就冰封住了。

    这一回,袁朵朵不但寒了心,而且还伤到了五脏六腑。

    自己跟白默……怕是真的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