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10章 就算你赢!

第1410章 就算你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10章 就算你赢!

    一盆墨兰,一盆蝴蝶兰,被丛刚精心伺候得很好。

    但却被丢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其实被丢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主人心里有它们就好。

    三楼的露台,丛刚沐浴在清晨和煦的晨光中。

    他并不是一直喜欢光明的人。而这一刻沉浸在阳光中,唯一的原因,或许就是有利于伤口的康复。

    又或者,他已经预感到了将有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事情!

    “Boss,封行朗来了。”卫康积极的上楼来汇报。

    其实卫康的行为,完全是多此一举。

    先不说有人闯入盘山山路就会触发报警装置,这一刻,目测就行了。

    “他来干什么?”

    丛刚抿了一口茶水,淡清清的问。

    “不知道!估计又憋着什么坏水想要闹腾你呢!”

    总之,在卫康的心目中,封行朗就是个从不为善,只会处处为恶的痞匪形象。

    “闹腾我?”

    丛刚微哼一声,“我又没有惹他,他能闹腾我什么?”

    “谁知道呢!封行朗是要能按照常理出牌,他就不叫封行朗了!”卫康嗤哼。

    “你这是对封行朗有多不满呢?”

    丛刚侧头过来,淡淡的扫了卫康一眼。

    “我就看不惯他一副有恃无恐的痞匪样儿!”

    卫康朝着盘山山路那越来越近的雷克萨斯怨声说道,“要不是你拦着,估计他会被我K上上百次了!”

    “嗯,这回我不拦!你随便K!”丛刚悠哼一声。

    “真的假的?Boss,可别到时候你又护短!”

    卫康撸了一下袖子,做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来。

    “护短?他又不是我儿子,护什么短!”

    丛刚斜过身去,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看那痞子更像大爷!”

    丢下这句稍带情绪的话,卫康便转身朝楼下走去。

    要不下楼候着,又不知道那痞子要怎么乱砸乱嚷了。

    卫康就不明白了:明明长着一副绅士的面容;可封行朗却尽做那些下三滥的事儿!

    封行朗刚将雷克萨斯停稳,便看到卫康斜靠在这幢复古别墅的门前。

    “哟,劳烦卫统领亲自接驾了。”

    封行朗仰头朝三楼方向扫了一眼,“你家主子最近可好?没出门作死去吧?”

    “封大总裁春风满面的,这是刚从哪里逍遥回来啊?”

    微顿,卫康又连忙改口,“不对不对,我是不是应该称呼您为邢大总裁啊?这姓邢好啊,可以前簇后拥的专机护送,倍有面子!”

    说真的,卫康这番挖苦人的本事,完全是跟着封行朗有样学样。近墨者黑,应该就是这样的。

    “卫统领这是要改姓邢了?”封行朗冷声问。

    “我可改不了!毕竟那可是受委屈的活儿……谁改谁知道的!”

    估计真是被封行朗压制狠了,卫康这番话,可是句句猛扎着封行朗的心!

    封行朗只是扫了卫康一眼,便不动声色的朝别墅里走去。

    “邢大总裁可别介意啊,这吃得苦中苦,才方为人上人!邢总,您这是成功了啊!”

    卫康见封行朗不搭理自己,便越说越亢奋。估计他已经准备好了要跟封行朗干架。

    现在就等封行朗一个怒不可遏先出手了,然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K他一顿了。

    虽说卫康的身手在丛刚的众手下中纯属一般,但要K上封行朗一顿,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点儿自信,卫康还是有的!

    卫康的这番话,封行朗听了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触。

    也是!这姓,真的是谁改谁知道!

    封行朗当然不会改姓,但卫康的那番挖苦,真的挺扎心的。

    封行朗也知道,卫康耍的这通嘴皮子,只不过是护主心切罢了。他是在不满丛刚为了河屯,为了他封行朗一家,差点儿搭上了性命!

    因为不理解,所以卫康也就会认为丛刚所做的一切相当的不值。

    他总感觉:自家Boss为封行朗一家付出了太多太多。多到封行朗几辈子都还不完!

    关键还没见他封行朗有多么的感恩戴德!

    而且封行朗还时不时的跑来闹腾,把丛刚当孙子一样的训斥!

    动不动就拿那句‘你只不过是我捡回来的一条狗’来伤人!

    卫康跟封行朗的这通精彩的对话,丛刚听到了每一个字。

    不得不说,这卫康真的是忍了封行朗很久!

    “你这手下可是越来越会犯上作乱了!你怎么教的?”

    封行朗将不满的情绪带上了三楼,发泄在了丛刚身上,“我可是你的主子,也就是他卫康主子的主子!那家伙是弄不清状况么?”

    “其实你不用忍的,把他K一顿,不就能解气了?”

    丛刚没有回头来看,依旧温清着目光看着山坡下的那边丛林。

    阳光普照下的丛林,一片幽宁安好;看起来像是一幅幅如诗如画的风景图。

    “那都不给你面子啊!”

    封行朗自己给自己找着台阶下,“本爷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他一个小喽啰一般见识。”

    封行朗的目光,从丛刚的头顶一直扫描到他的脚背,应该是在观察他的伤情。

    看他这调侃自己的精神劲头,应该恢复得还不错。

    环看了一下四周,封行朗突然发现似乎少了点儿什么。

    “我跟诺诺送你的那两盆兰花呢?你弄哪里去了?”

    在封行朗看来,他这个主子送的东西,丛刚应该感恩戴德的供着才对。

    “估计被卫康丢到哪个角落里了吧。”丛刚淡淡的应声。

    “什么?你让卫康把我们父子俩送的东西丢角落里了?丛刚,那可是我跟诺诺在花鸟虫鱼市场精心挑选了老半天的成果!你这么对待我们父子俩的诚心,你的良心过意得去么?”

    那两盆兰花的确是他们父子俩给选的;但要说‘精心挑选了老半天’,似乎就涉嫌浮夸了!

    但终归是他们父子俩的一番心意。

    “封行朗,要不这样,你要能在那堆盆栽里把那两盆兰花找出来……就算你赢!”

    丛刚侧过头来,面带微笑的看向封行朗。

    他就是想揭穿封行朗:没落花的蝴蝶兰或许他还能认出来,但那盆墨兰……丛刚有七成把握封行朗应该是认不出了!

    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