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05章 我会弄死你的!

第1405章 我会弄死你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05章 我会弄死你的!

    “这小子跟你这么亲……就送给你养好了!”

    严邦大度得已经不能算是个亲爹了。

    感情没有出力就得来的儿子,也用不着宝贝似的。

    “我还没大方到给别人养儿子呢!”封行朗横了严邦一眼,“我自己有亲儿子养!”

    “反正这小东西是你弄出来的!你必须对他负责!”

    严邦的话万变不离其宗,就是懒上他封行朗了。父子两都赖上了!

    封行朗也懒得搭理严邦的无耻恶行,换了张温润的俊脸看向怀中的严无恙。

    “无恙,你这么喜欢干爹……可干爹也没听你叫过我一声啊?来,叫声干爹……”

    严无恙还没会说话。估计也懒得跟无知的人类沟通。

    他美美的匍匐在封行朗的肩膀上打着哈欠,美得快睡着了。

    “无恙快睡了……我来抱吧。”

    可Nina刚触碰到小家伙的身体,小家伙就不满的直哼哼。

    “无恙,干爹要办公了,不许再缠着他了。”

    Nina的轻呵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小家伙虽说不满的哼哼卿卿了几声,但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被Nina给抱了过去。

    “今晚在御龙城宴请娄天启,你一起过去。”

    抱了抱严无恙,也算是对Nina这一个星期辛苦工作的安抚。

    “不是有严总在嘛?我还要带孩子呢!”

    Nina知道这样的宴请,都免不了要陪酒。自从有了无恙之后,她很少在晚上出去应酬了。

    “把无恙给严总带,你跟我应付娄天启。”

    封行朗的声音泛冷了几度,便带上了毋庸置疑的威严感。

    “哦,知道了。”虽说有万千的不情愿,但Nina不得不应好。

    ……

    袁朵朵深呼吸再深呼吸,鼓足勇气拨打了白默的手机。

    手机作响了一声又一声,袁朵朵的心绪也随之紧张了起来。

    白默应该不会接自己的电话吧……袁朵朵用的是自己的手机,而并非白家的座机。

    正如袁朵朵所担心的那样,白默果然没有接听他的电话。

    咬了咬牙,袁朵朵再次拨打了过去。又响了三四声后,手机才被接通。

    手机那头是沉寂的,袁朵朵有些紧张过头,“喂……白默,我是袁朵朵。”

    “听出来了,我耳朵又不聋!”

    白默的声音很欠揍。

    袁朵朵平抚着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的气息得以平缓顺畅的呼出。

    “白默,我想豆豆和芽芽了……你把她们带回来让我看看好不好?”

    不等白默出声,袁朵朵又补充了一句,“求你了白默。”

    说这话时,袁朵朵差点儿咬了自己的舌头。因为这话风跟她袁朵朵完全不搭啊。

    但她只能选择相信封行朗,魔障了似的给白默打了这通‘撒娇’的电话。

    “怎么,疯的硬的不行,你就来软的呢?”

    白默伸了个懒腰,“你该不会是想骗我把豆豆和芽芽带回去,然后你再顺势把她们给偷偷带走吧?”

    这样的相互猜忌,已经无法让他们夫妻之间将对话继续下去。

    袁朵朵再次深呼吸,努力的控制情绪,不让自己跟白默又顶上。

    “白默,我是真的想豆豆和芽芽了。她们是我身上掉下来的骨肉……我真的离不开她们!”

    说着说着,袁朵朵就哽咽了起来。

    “得得得,你别哭了!”

    白默有些受不得袁朵朵的哭哭啼啼,“你想看豆豆和芽芽也可以!但你必须跟我保证:如果你再像前天早晨那样发疯作死,你就永远也别想见到她们了!”

    见白默松了口,袁朵朵再接再厉,“对不起啊白默……前天早晨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你说要让我一无所有,真的把我吓坏了。你爱豆豆和芽芽,我也爱她们啊!她们可是我亲生的女儿啊……”

    “行了,别嚎了!一会儿就把豆豆和芽芽带回去。”

    封行朗的这招儿以退为进,还真起到了作用。白默果然是个服软不吃硬的家伙。

    “但是!我警告你袁朵朵:你少给我玩花样!”

    白默说得咬牙切齿,“你要是敢再有想偷偷带走豆豆和芽芽的心思,我会弄死你的!”

    果然,正如封行朗所说的那样:白默真会跟她袁朵朵玩命!

    自己真的不如封行朗了解这个祸害。

    要是真像封行朗所说的那样:白默根本不会爱上水千浓……那就好了!

    可白默左一声‘千浓’,右一声‘千浓’的叫着,听得她这个妻子实在是心揪得慌!她又不是透明人!

    “放心吧,我还不想被你弄死!我还要留着自己的命,陪伴两个女儿茁壮成长呢!”

    “算你识相!”

    挂断电话的白默,朝着洗手间的方向扫了一眼。口中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豆豆和芽芽正在超大的浴缸里玩着泡泡;水千浓一直陪伴在两个小可爱的身边。

    被水侵湿的水千浓,有着若隐若现的女人之美。

    无论是浴水出芙蓉,还是犹抱泡泡半遮体,白默都能熟视无睹。

    夜莊里最不缺的,就是这样的美人!

    独自一个人时,白默根本就不会主动去亲近这些美人;但有封行朗和严邦在时,似乎就有那么点儿人来疯了。

    白默不纯洁,但也不污浊。能三个男人同玩一个女人,想纯洁也纯洁不到哪里去!

    “豆豆……芽芽……谁是爸比的小心肝儿?小宝贝?”

    “是豆豆……”

    “是芽芽……”

    两个小东西欢快的朝白默扑了过来,溅了白默一脸的泡泡水。

    在两个女儿滑腻腻的小脸上亲了又亲,白默才哑着嗓子问:“告诉爸比,你们想妈咪了没有?”

    “想……”

    “妈咪!”

    两个小宝贝使劲的点着头。

    虽说两个小可爱还不能用言语来表达她们对妈咪袁朵朵的思念,但白默能感觉到:两个女儿似乎并不想失去妈咪的陪伴。

    虽说白默一直执意的认为:两个女儿就是他白默所独有的!

    但偶尔冷静下来,他也会去面对一个事实:两个女儿身上还流淌着袁朵朵的血脉!

    所以当袁朵朵哭着说她想豆豆和芽芽时,白默的心就会变得柔软起来。

    “走啰……回家啰!回家去看你们的疯妈咪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