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04章 偏爱也是有的

第1404章 偏爱也是有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04章 偏爱也是有的

    封行朗的一句‘就凭我比你懂他’,让袁朵朵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自己怎么就不懂白默了呢?

    像白默那种执绔子弟,又有什么可难懂的呢!

    “袁朵朵,即便我帮你从法律上争夺到了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你也摆脫不掉白默的纠缠!以白默倔强的个性,他永远都不会放弃豆豆和芽芽的!除非你把他给弄死!”

    封行朗的话,简单而直白。

    袁朵朵干巴巴的涩笑,“那你的意思是:要让我主动放弃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看来你还没能领悟我的话意呢……”

    封行朗淡淡的叹息一声,“我还是换个说话吧:袁朵朵,你可以跟我展望一下你争取到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之后,想带着她们如何的生活?关在你那三四十个平方的鸟笼里?还是你在台上跳着艳一舞,让两个孩子在台下观看?又或者你把她们送去托儿所?”

    “既然选择了我袁朵朵当妈咪,她们就必须承受她们应该承受的!”

    封行朗所说的这些,袁朵朵都想到了。

    “可她们还有一个叫白默的亲爹活着呢!”

    封行朗横了袁朵朵一眼,“豆豆和芽芽不是你袁朵朵的私人物品,你不能一个人自私的决定她们的生活方式!”

    “算了……就当我没来找过你!”

    袁朵朵满心的失落,转过身准备离开。

    “我只不过陈述了一些事实,你就炸毛了?”

    封行朗微微蹙眉,“一个水千浓好解决……但如果只是治标不治本,还将会有前仆后继的水千浓出现,掺和到你跟白默的生活中去!”

    封行朗的话,带上了一针见血的意味儿。

    “如果能跟白默离婚,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脫。封行朗,我真的好累……”

    “那是你自找的累!”

    封行朗浅哼一声,“不过朵朵,如果你执意想跟白默离婚,我也不拦你。要不这样,今晚你先给白默打个电话,说你想女儿了,让他把豆豆和芽芽给你送回来!”

    “不用试了,他肯定不会让的。”

    “不试你怎么会知道?!注意点儿方式方法!多说几句好听的,又不会少你的肉!”

    封行朗斜睨了袁朵朵一眼,“一个早教的老师都能让你袁朵朵上窜下跳,你也真够怂的!”

    半个小时后,袁朵朵才从GK风抬离开。离开时的情绪看似平静,但又怀着稍许的忐忑。

    也不知道封行朗的方法能不能管用!

    “什么时候闲到管起人家小夫妻两床头的那点儿事了?”

    封行朗跟袁朵朵聊了那么久,久到严邦都泛起了困意。

    “你这叫什么话?”

    封行朗按了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还想不想娶人家闺女当儿媳妇了?”

    “还真不想!”

    严邦悠哼一声,才舒展着四肢从沙发床上跃身坐起,“白默宠出来的女儿,只会刁蛮任性;我还是喜欢听话懂事的!就像你家林雪落那样的!”

    要是不带上后面的那一句,估计封行朗还能跟严邦愉快的谈笑风生。

    不过严邦所言也确有那么点儿道理:以白默那泛滥的宠溺,还真担心自己未来的儿媳妇被娇惯坏了!

    讲真,封行朗还是有那么点儿欣赏水千浓的。她把豆豆和芽芽着实照顾得不错。小到拿儿童餐叉自己吃饭;大到对长辈们的礼仪,都能面面俱到。关键还不墨守成规,在寓教于乐中完成了这样潜移默化的教学。

    讨白默和白老爷子喜欢,也就纯属正常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袁朵朵紧张自己的地位,或多或少有些惊弓之鸟了。白老爷子再怎么喜欢水千浓,都不可能让她代替袁朵朵在白家少奶奶的地位。至于白默……

    封行朗的目光被严邦手背上的疤痕吸引了过去。那刀疤应该是了巴颂留下的。

    再往上看,便是严邦那张微带笑意的刀疤脸!他并没有因为封行朗让巴颂砍了他而恼怒或是记仇,在封行朗面前,他从来都是这般的坦诚相待。

    “干嘛偷偷摸摸的瞄我?”

    严邦嘴角的笑意更灿烂的上扬,“就知道你想我了!想我了就大大方方的看嘛!”

    一记冷眼抛了过来,封行朗连话都懒得跟严邦这种神经病说了。

    “干爹……我是无恙……我来看你了……”

    门外,传来Nina以小无恙口吻的轻唤声。她是个识时务的女人,她知道进来办公室的合适时间。

    这样的唤声,还能提醒办公室里的人。又等了十来秒之后,Nina才抱着严无恙推门进来。

    当严无恙看到一个星期未见的封行朗时,整个小人都扑腾了起来,欢快的咿咿呀呀,举着一双直抓抓的小手,用力的朝封行朗这边够着。

    “无恙……想干爹了?”

    看到壮壮实实朝自己直扑腾的小家伙,封行朗嘴角的笑容不自控的上扬,忍不住的起身朝小家伙迎了过来。

    封行朗是个惜爱子嗣的男人;加之严无恙又是他跟Nina合谋制造出来的,稍加偏爱也是有的。

    小家伙欢快的扑腾进封行朗的怀抱,在封行朗的颈脖间一阵又蹭又拱的撒欢;还不过瘾的小东西又抱住了封行朗的脸颊,像啃水果一样的啃啜起来。

    小家伙已经快有八个月了,门牙已经长出了好几个;估计是因为长乳牙的缘故,所以有些牙痒痒。

    那乳牙啃在封行朗的脸颊上虽说不至于出血,但那力度还是有那么点儿小疼的。

    “臭小子,你属狗啊?怎么还咬人呢你!”

    封行朗宠爱的挠着小东西的痒痒,小家伙一边格格地笑,一边更紧的抱着封行朗的颈脖。

    看着跟封行朗亲密无间,甚至于可以肆意亲啃封行朗的严无恙,严邦真的羡慕狠了。

    要是自己也能像这小子一样肆无忌惮的去啃封行朗,那他的人生得多美啊!

    “这才是你亲爹……他皮厚,你啃他的去!”

    封行朗将怀中的小家伙朝坐在沙发上的严邦倾送过去;小家伙一看到严邦伸过来的双臂,立刻条件反射的扑进封行朗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颈脖往他怀里直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