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02章 特别想他

第1402章 特别想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02章 特别想他

    人的一生,总是相伴着各种各样的离别。

    而林诺小朋友的离别,却被层层叠叠的宠爱所围裹。

    邢八抱完,邢十二接着抱;然后是河屯冗长的蹭亲……直到小家伙厌烦的将他推开。

    挣扎下地的小家伙,却径直奔到了邢十七的跟前。

    因为要仰着头看比他高出很多的邢十七,小家伙有那么点儿小愠怒。

    “老十七,我八哥和十二哥受伤了,你可要多多的照顾我义父,知道吗?”

    这小东西发号施令的小模样,还真有那么点儿神似河屯。

    被一个小P孩子吩咐着做事,或多或少有点儿掉面子,但邢十七还是点了点头。

    “义父,你要安心养病哦。十五只要一放长假,就过来看你。”

    “嗯,义父听十五的!”

    河屯蹲身过来,用手扣住小家伙的后脑勺往前一带,跟他头碰头的偎依在一起。

    三分钟后,河屯才松开了小家伙。

    “阿朗,把十五照顾好,一家人好好的生活。”

    封行朗淡淡的勾了一下唇角,算是应了河屯的话。感觉到河屯有上前来拥抱的动作,封行朗快他一步将儿子诺诺抱在了怀里,从而间接阻止了河屯太过煽情的行为。

    随专机护送封行朗一家回申城的,有邢十四和一个生眼。

    这个生眼的年龄要比邢十四大上很多,三十岁上下,很健壮,像是吉普赛人:眼睛大而长,很明亮,占据上半脸的大部分比例;鼻梁额外长,嘴巴有点宽,表情沉着神秘,微带冷漠感。

    应该不是河屯的义子,因为他受命于邢十四。

    这十来个小时,过得还算舒适。

    睡了一小会儿的林诺小朋友,醒来之后就左一声‘表舅’右一声‘表舅’的叫着邢十四,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小喜悦。

    在佩特堡里的时候,雪落没能有机会跟邢十四近距离的细谈,这一刻的她则是各种的嘘寒问暖。

    封行朗微眯着眼半躺在舒适的座椅上,脑海里却一直萦绕着邢二临终前的话。

    将丛刚留在身边为他封行朗所有,就能保他封行朗一家此生太平?

    这也太玄幻了吧?都快把丛刚吹上天的能耐!

    封行朗习惯性的用手指敲击着扶手,应该是在揣摩邢二说这番话的动机是什么。

    是在替他封行朗着想呢?

    还是在替丛刚着想?

    也就是说,邢二的动机是想给他封行朗找一个好手下;还是在帮丛刚找一个好归宿?

    如果只是一个得力的帮手,那河屯手下有一大把!随便挑选一个稍加提点,就能完全胜任了!

    难道邢二更偏向于给丛刚找一个好归宿?

    可比他封行朗更有钱有势的金主,大有人在呢!

    但有一点封行朗还是可以肯定的:无论邢二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都是善意的!

    侧头瞄了一眼跟自己的女人聊得正畅的邢十四……封行朗还是作罢了自己想问的话。

    以邢十四的资历,应该不会懂太多有关丛刚的过去才对!问了也只会白问。

    不过看样子,自己的女人到是挺喜欢邢十四这个表弟的。

    封行朗还是懂自己女人的。除了丈夫和儿子之外,她也挺想有个弟弟之类的亲人关怀的。

    也是不同情感的寄托。

    关键还在于邢十四能以命相救自己的女人!

    前来接机的封团团,快乐得像只迎风飞舞的花蝴蝶。

    “叔爸……叔爸……团团好想你!好想好想!”

    小可爱奔了过来,扑在封行朗张开的双臂里,各种的撒娇,各种的亲。

    “大哥,冉冉,让你们等久了吧?”

    看到前来接机的封立昕和莫冉冉,雪落还是挺暖心的。

    “没等多久,我们也刚到!”

    封立昕的目光落在被邢十四抱在怀里的林诺小朋友身上,“诺小子,快来让大伯称称重。”

    “大伯,我已经很重啦,你可要悠着点儿抱哦!”

    小家伙倾身过来,赏了封立昕一个大大的拥抱。

    ……

    将妻儿送回封家之后,封行朗并没有休息,便直接让巴颂开车赶去了GK风投。

    ‘金克都’处于融资的关键阶段,封行朗当然放心不下;因为这会直接关系到后面业务的拓展。

    长假的最后一天,在公司办公的员工并不多。

    Nina应该是在的。因为封行朗在登机之前,有Call过她。

    刚进总裁办公室的门,封行朗便被一个魁梧健硕的东西拥进了怀抱里。

    旅途的劳累,让封行朗懒得去反抗。他就这么任由这个东西紧紧的拥着他。

    怀抱很紧,环着他的双臂也相当有力;但却没有过分的动作,可以视之为礼仪式的拥抱。

    良久,这个怀抱才松了开来。

    “没有下文了?”封行朗冷生生的问。

    “有是有……就怕你会不高兴!”严邦舔着脸哼笑着。

    见严邦还算识时务,封行朗只是赏了他一记白眼,便朝自己的大班椅走去。

    “我让你协助Nina办的那笔过桥贷款,资金到位了没有?”封行朗紧声问。

    “手续有点儿繁琐!富银的那些鸟东西,向来都只会锦上添花!”

    严邦坐在了封行朗的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一星期没见着的封行朗;像是要将他烙印在自己的眼底一样。

    “我那里还有点儿闲钱,你拿来用就是了!”

    对封行朗,严邦向来大方。用他的话说,他严邦的,就是他封行朗的。

    “你那点儿小毛钱,还是留着给你家严无恙买奶粉吧!”封行朗嗤哼一声。

    “小瞧我了不是……”

    严邦附身过来,更近的贴向封行朗那张微显疲乏的俊脸,“怎么瘦了?想我想的?”

    封行朗白了严邦一眼,冷声:“严邦,你的死期快到了!你嚣张不了多久了!”

    “那你想我怎么死?横着死?还是竖着死?”严邦笑着反问。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个时间点来公司?”

    封行朗环看了一下四周,“Nina告诉你的?”

    “我这一整天什么也没做,就候着二爷您的大驾呢!”严邦不遮不掩。

    “晚上你把富银的娄天启约到御龙城,就说我最近特别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