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400章 谁是第三者?

第1400章 谁是第三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00章 谁是第三者?

    白默是被白老爷子用拐杖打出白公馆的。

    刚好,白默也不想留下;便被老爷子给顺利的打了出来!

    袁朵朵呆滞在原地,几乎僵化住了。

    【还别说,我还真有那么点儿喜欢上水千浓了呢!人长得漂亮不说,而且还相当的温柔!对豆豆和芽芽可以说是视如己出!这么好的女人,我白默当然要珍惜再珍惜了!】

    白默的这番话,像扎心的利剑一样,把袁朵朵的心刺得千疮百孔!

    袁朵朵想哭,却没能哭得出来!

    真的是最担心最害怕什么,这老天爷偏偏就给她来什么。

    白默喜欢上了温柔又漂亮的水千浓……而水千浓对豆豆和芽芽也是视如己出;

    多么般配的一对有情人呢!

    袁朵朵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成了那个多余的第三者!

    “朵朵,你别难过,白默那小子说呕气话呢!他要是敢三心二意,爷爷会打断他的腿!”

    即便打断他的腿,又能有什么用呢!心都已经不在了!

    这一刻的袁朵朵已经开始在怀疑了:白默是不是找到真爱了?就是水千浓?

    “朵朵,爷爷知道你担心豆豆芽芽,先吃点儿晚饭,一会儿爷爷跟你一起去度假山庄看她们!”

    白老爷子轻拍了一下袁朵朵的肩膀,有些伤怀的叹息一声。

    “不用去看了……”

    袁朵朵凄楚的苦笑,“有水千浓在,一定会把豆豆芽芽照顾得很好!”

    这一晚,袁朵朵几乎是彻夜未眠。她想了很多很多,为了两个女儿,也为她自己。

    ……

    邢二出殡,封行朗父子也参与了。

    对于邢二,封行朗没有太多的印象,也就谈不上对他的评价或是喜憎。参与邢二的葬礼,只是因为陪伴儿子封林诺;也为了邢二临终前的那番话。

    河屯在邢二的灵柩前默哀了很久。他在想些什么不得而知,只觉得他失去一条手臂的背影,格外的苍老而殇然。

    有些支持不住的邢八,身体虚晃得利害;邢十四上前一步搀扶住了他。

    “十四,你把邢八先送回去休息吧。”

    开声的是封行朗;他的话,在河屯义子中已经相当管用了。尤其是跟他熟识的一些义子。

    “我没事儿……”

    邢八挥了挥手,还是决定留下送邢二最后一程。

    “行了,别硬撑着了!十四,你送老八回去。”

    邢八朝一直默哀中的河屯的背影看了一眼,最终还是默认了封行朗的安排。

    葬礼上,河屯的义子,除了邢五、邢八、邢十二,以及晚了一个年龄层次的邢十四和邢十七,还有几个生眼。其中邢十一并不算太陌生,但他身边的另外三个,封行朗还是第一次看到。而其中有一个人的年龄跟邢二差不多……

    这人应该不是河屯的义子才对;但他对河屯依旧毕恭毕敬,看起来他的地位并没有邢二高。那会是谁呢?邢二的某个手下?!

    其实封行朗来参加邢二的葬礼,也稍带上一定的目的性。

    他到是想看看:河屯究竟还剩下多少的义子!

    林诺小朋友今天出奇的安静。乖乖的依在亲爹封行朗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一直默哀中的义父河屯。

    河屯默哀着,众义子们当然只会陪着他一起默哀。

    封行朗并没有什么哀可默的,便多看了几眼参加葬礼的人员。

    冷不丁的,封行朗在不经意间的回头之际才发现:除了他们这群围绕着邢二灵柩的人之外,在十米开外的地方,还站着另一帮黑衣人。

    封行朗能发现他们,河屯的义子们就更能发现。换句话说,河屯的义子们没有任何的动静,也就证明这群人应该是熟人才对。

    河屯默哀了足有十分钟时间。似乎时间也跟着他一起静默了。

    然后还没等灵柩下葬,他便转身朝小十五走了过来。

    “十五,累了吧?走,义父抱你回去!”

    河屯躬身过来,用单臂便将小家伙从地面上托抱而起。

    “义父,十五不累……”

    小家伙回头朝缓缓下放的灵柩看过去,“二哥还没有下葬呢……我想再等一会儿。”

    “不用等了!这里风大,十五要是着凉了,会把义父心疼坏的!”

    河屯抱着小家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邢十二习惯性的紧随其后。

    这河屯和儿子都离开了,封行朗似乎也没有必要继续留下。他跟邢二,也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几面之缘。能来给他出殡,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一段距离之后,河屯放缓了步伐。应该是在等身后的封行朗。

    “阿朗,航线已经让人申请好了,你们明天就坐专机回申城吧。”

    封行朗没有应答河屯的话。他来佩特堡,并不是看在他河屯的面子上。也就无心接受河屯的任何关心,搞得他跟他之间很熟一样。

    “十五,回去了可要多听你妈咪的话:好好学习,做个有学问的栋梁之才!”

    见亲儿子不搭理自己,河屯便逮着亲孙子继续唠叨。

    “义父,你好烦的啦!”小家伙努了努嘴巴,“你还是多想想怎么把自己的手臂给长出来吧!”

    微顿,小家伙长长的叹息一声,“要是义父的手臂能像小壁虎的尾巴那样,断了还能再长出来……那就好了!十五也不用担心你怎么吃饭饭,怎么穿衣服,穿裤子……还有系鞋带什么的了!”

    小家伙人虽小,可操的心却不少!

    “放心吧,义父有的是人伺候!”河屯亲了亲小家伙的脸颊。

    “那义父拉臭臭擦屁屁怎么办?难道也要让老十二他们帮忙?”

    “……”这个话题,还真够有味儿的。

    “要十五实在放心不下义父的话……那就把十五带回家照顾吧!好不好?”

    河屯故意逗耍着小家伙。

    小家伙微怔了一下,随后才机灵的作答,“义父,十五还是觉得你留在佩特堡里养着伤会更好!这里地方又大,风景又好,伺候的人还多,厨子又很会做饭……反正比又小又闹的封家好一百倍啦!”

    “真有这么好吗?那十五是不是很乐意留下跟义父一起生活啰?”河屯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