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97章 够你美得冒泡

第1397章 够你美得冒泡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97章 够你美得冒泡

    邢八的这番话,听得封行朗一阵惆怅。

    说自己捡到丛刚算是捡到宝了……可又冷嘲热讽的说自己驾驭不了丛刚,别想丛刚的心思?

    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儿得而复失的怅然!

    “亲爹,你又在跟老八瞎聊什么呢?妈咪喊你回去睡觉觉啦!”

    小家伙打着哈欠走进来的。他没留在啰嗦的河屯那边,亦没有留在矫情的邢十二那边,回去妈咪的房间没有看到亲爹封行朗,便一路找了过来。

    “像这种能够独占你妈咪的美事,你会白白浪费掉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知子莫若父。按照常理,小家伙应该把门给反锁上,再把他这个亲爹关在门外才对。

    “亲爹,我发现你特别喜欢跟老八瞎聊耶!我义父所有的义子中,你最喜欢老八的,对不对?”

    小家伙纯属好奇:亲爹究竟会跟老八聊什么。而且来的这几天,他每天都会来邢八这里。

    “那是必须的!”

    封行朗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没有反驳或是遮遮掩掩。

    到不是什么特别的喜欢。只是觉得邢八是性情中人,也合他封行朗的味口。关键邢八对他还有过救命之恩。所以好感自然也就会更进一些。

    被邢太子这么一认可,邢八似乎有些受宠若惊。因为他并没有想过要跟封行朗走得过近,亦没有刻意的去讨好这位太子爷。到是义父河屯会让他常去儿子和孙子那边走动走动。

    “亲爹,你为什么最喜欢老八啊?老八没有老十二帅,身手还没有老十二好!”小家伙不解的问。

    “这个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封行朗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拎起身来,让他坐在自己的劲腿上,“至少吧,老八比老十二会聊天!”

    “我也觉得呢!”

    小家伙微微叹息一声,“不过我还是最喜欢老十二了!”

    “你这么说,八哥听着多伤心呢!”邢八假装凄叹一声。

    “我有亲爹喜欢你,够你美得冒泡了!”小家伙撅着嘴巴哼声。

    “……”邢八唇角微抽。

    ……

    袁朵朵昏睡了六个多小时,直到下午她才艰难的睁开自己犹如千斤重的眼皮。

    白老爷子和秦医生守在她的床边。

    “朵朵,你可算是醒了,都把爷爷给担心坏了!”

    白老爷子守着昏睡中的袁朵朵,连午饭都没吃上一口,就喝了几口养生的茶水。

    “豆豆……芽芽……”

    醒来的袁朵朵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两个孩子,“爷爷,豆豆和芽芽呢?”

    袁朵朵一边询问,一边起身光着脚就下了床。

    “豆豆和芽芽正在午睡!有千浓照顾着她们呢!”

    一提水千浓,袁朵朵整个人再次的狂躁了起来,“不……不,不能让她照顾豆豆和芽芽!不可以!”

    袁朵朵一边自言自语的碎喃,一边神情紧张的朝卧室门口冲了过去。

    “朵朵!”老爷子厉呵了一声。

    秦医生立刻将情绪狂躁的袁朵朵拦住了,“少奶奶,你冷静点儿!”

    “朵朵,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难道你连爷爷都不肯说么?有什么事,爷爷会替你做主的!你这么鲁鲁莽莽的要带走豆豆和芽芽,会把她们吓坏的!”

    白老爷子缓了几缓,才能继续接下来的话,“豆豆和芽芽刚刚哭了好久……她们真是吓坏了!别说豆豆和芽芽了,朵朵你今天早晨的模样,连爷爷都被你吓到了!”

    袁朵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跟个疯子一样?

    想起什么来,袁朵朵跌跌撞撞的朝化妆台走了过去:镜子里的女人,额头上包扎着层叠的纱布;身上的病号服已经被家仆换掉了,脸上的血污也清洗干净;但袁朵朵还能是隐隐约约嗅到那汗水混杂着血污的腥味儿。

    袁朵朵脑海里映出了两个女儿见到自己时惊恐万状的大哭模样……早晨自己从医院跑回白家来的模样,一定是可怕极了!

    “爷爷,豆豆和芽芽没事吧?”

    “没事儿了……有千浓哄着她们呢!”

    又是那个水千浓!

    该她做的,她全做了;不该她做的,她也做了!她是想代替她这个亲生妈妈吗?

    “朵朵,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跟白默昨天晚上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一早……”

    白老爷子一阵急火攻心的咳嗽。

    提及白默,袁朵朵能想到的,就只剩他的那句绝情之话了:跟我斗,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噗通一声,袁朵朵跪在了白老爷子的面前。

    “爷爷,我想要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求您了……把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给我吧!”

    袁朵朵跪在白老爷子的轮椅边,泪流满面的哀求着。

    白老爷子静静的看着袁朵朵那张泪水横流的苍白脸庞,长长的叹了口混沌之气。

    “朵朵,你跟默小子……真要走到这一步吗?”

    “爷爷……我什么都不要,就只要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求求您成全了我吧!”

    “朵朵,你真的想好了吗?还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你跟默儿之间,真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白老爷子的心,是真的被扎疼了。但他也预感到,这样的疼迟早都会来的。

    原本孙子白默跟袁朵朵之间的感情,就如履薄冰;现在终于到了不离不行的地步。

    “爷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要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求您成全我吧!求求您了!”

    袁朵朵抱着白老爷子的双腿,泣不成声。

    见袁朵朵心意已决,白老爷子一阵心疼无声。

    “别哭了……起来吧!”

    白老爷子抚着袁朵朵的头,长长的吁叹一声,“既然你们非离不可,那爷爷这次就不再阻拦你们了!这长痛不如短痛……就是苦了豆豆和芽芽那两个年幼的孩子!”

    “爷爷,我只要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袁朵朵又是一声泣诉。她脑子里现在就只有她的两个女儿。

    “你想一下子要了两个孩子……怕是难呢!”

    白老爷子又是一声哀叹,“白默那小子犟着呢,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你争夺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