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96章 又帅回来了

第1396章 又帅回来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96章 又帅回来了

    河屯刚毅的老脸沉了沉:看来林雪落这个儿媳妇对他是颇有微词呢!

    “嗯,你妈咪说得没错:这小孩子家的,就得多上学,多做学问!”

    但河屯在小家伙面前还是认可了儿媳妇林雪落的说法,“义父也希望十五呢平安此生!不要像义父这样终日打打杀杀的,太血腥暴戾了!”

    河屯轻抚着小家伙的后脑勺,满眸都是浓得化不开的宠溺。

    想到儿媳妇林雪落不能再生育,河屯不由得一阵长长的惋叹,“要是你亲爹和你妈咪能给你生个弟弟或是妹妹就圆满了!”

    “为什么非要生弟弟或妹妹呢?”

    小家伙傲娇的嘟着嘴,“就十五一个人不好吗?也没觉得你们特别的疼我啊!”

    “……”

    这还要怎么疼,怎么宠啊?再宠怕是要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

    “义父哪里不疼你了?”

    河屯用脸颊去蹭拱小家伙的,“这每天只要一闲下来,满脑子都想着你这个小东西!”

    “还要等闲下来才想起我啊?”

    小家伙不满的哼哼,“也就一般般喜欢我嘛!”

    “臭小子……你怎么就这么讨义父喜欢呢!”河屯又一次的蹭亲着小家伙的脸颊。

    被亲得有些不耐烦的小家伙,便从河屯的臂弯里挣扎起身。

    “义父,我要去看看老十二了。”

    “这就走了?不陪义父多躺会儿么?”

    “老十二被毁了容,心情不太好,我过去安慰安慰他!”

    也就不奇怪这佩特堡上上下下都喜欢这个小东西了。

    小家伙执意的叩了好一会儿门,邢十二才慢腾腾的将门给打了开来。

    “你怎么来了?不用去陪义父么?”

    “我来陪你说说话,解解闷儿!”不等邢十二作答,小家伙就直接钻了进去。

    邢十二脑袋上的纱布是刚刚新换的,加上一身白衣,到是很有那么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老十二,你不用太在意的!男人脸上有伤疤,是很光荣的事啦!”

    小家伙到是挺会安慰人的。或许他根本就没把毁容当回事儿。

    “要是被毁容的是你亲爹,你在不在意啊?”

    邢十二又走到了试衣镜前仔仔细细、重重复复的观察着脸上的伤情。看得出,他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对了十五,你大伯,就是那个封立昕,他现在脸上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啊?看上去会有特别明显的疤痕么?还有他的面部活动和肌肉走向,会不会受到一定的限制?”

    邢十二一连问了小家伙很多的问题。专业的或非专业的。

    “当然没有啦!我大伯现在又帅回来了!而且还谈了个新女朋友哦!很幸福的!”

    邢十二默了一下:他见过封立昕几回。不过表面上看起来,封立昕跟常人无疑。但有没有什么表面看不出的异样,那就得问封立昕本人了。

    “十五,要是十二哥变丑了,你还会最爱十二哥么?”

    “那是必须的!”

    “得了吧!你就知道哄我开心!老十四现在可成了你表舅,比我们辈分都大呢!”

    邢十二有些不满的嘟哝一声,即便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也免不了这般的幼稚。或多或少受到这单一生活环境的影响。

    “叫老十四表舅,那都是看在我妈咪的面子上啦!其实十五还是最爱老十二你的啦!”

    小家伙蹦哒过来,撒娇的抱住了邢十二的大长腿。

    “信你了!”

    邢十二拍抚着小家伙的小脑袋,顿时悦色了不少。

    ……

    一般情况下,雪落大部分时候都只会呆在自己的房间或是书房里。

    即便是已经洗漱上庥睡觉,她都会把衣服穿得严严实实。

    毕竟佩特堡里都是男人,雪落会刻意的去注意这些细节,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这也是一个女人在一群男人之间的生存之道。

    晚餐过后,儿子林诺去陪河屯了;而封行朗则去看望依旧无法正常下地走动的邢八。

    封行朗进来时,一个护工正给邢八擦拭着身体。

    看到封行朗之后,邢八难免会有些局促,便叫停了护工,并把他给支了出去。

    封行朗在床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温淡着目光打量着面容苍白到无血色的邢八。

    “河屯……真值得你们这么愚忠?一个个伤的伤,死的死?”

    总而言之,封行朗并没有发现河屯身上有多少的闪光点,也就疑惑着邢八他们竟然也会如此的忠诚。

    邢八睨了封行朗一眼:看来这邢太子今晚是闲着了!

    明天是邢二出殡的日子,除了几个受重伤的义子和河屯,其他人都在忙碌。

    “邢太子,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接手我义父的班子?”

    邢八的话,让封行朗的嘴角狠实的冷勾了一下,“邢老八,你这就大逆不道了!”

    封行朗半打趣半冷幽默的说道,“你义父这还没有死呢,你就来不及认新主子了?”

    可邢八却凄凉的笑着摇头,“其实我二哥的死,我义父心里挺难受的……”

    “我还真没看出来河屯哪里难受了!”封行朗冷哼。

    “是你们一家人的到来,化解了我义父内心深处的悲意!”

    邢八微微的吁出一口浊气,意味深长的浅声叹息:“以为一切会越来越好,却没想到世事难料!想让我义父安享晚年,怕是难呢!”

    “有你们这群义子前簇后拥,你义父的晚年,应该不会寂寞的!”

    封行朗并没能完全领悟邢八的意思;又或者他是在试探着推测和揣摩。

    邢八只是淡淡的干笑了一下,并没有回应封行朗的话。

    “对了,丛刚的事……你知道多少?”

    或许,这才是封行朗今晚来找邢八的目的。

    邢八面容一紧,“我二哥跟你提到丛刚了?”

    “没有……”封行朗不动声色,“你不是说我捡到丛刚算是捡到宝了么?我就想问问丛刚宝在哪里!”

    “最了解丛刚的,就是我二哥了!可惜我二哥现在已经死了。”

    “……”这不等于白问了?!

    “不过你也驾驭不了丛刚的,就别想他的心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