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89章 谁宠成这样的?

第1389章 谁宠成这样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89章 谁宠成这样的?

    “死不瞑目!”

    邢十七压低声音,沉声说道。

    “对,是死不瞑目!”

    小家伙接声嚷嚷,“亲爹,你不要再睡懒觉了……我二哥都要死不瞑目了!”

    或许这一刻,小家伙充当的只不过是个传话筒的角色。他并不是很明白死不瞑目的意思。

    死不瞑目?!

    有这么严重吗?

    非要见他封行朗不可?

    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受欢迎了?一个接一个的要见自己?

    关键他封行朗跟这个邢二也不是很熟啊!

    封行朗推测:伤重的邢二,八成是想在临死之前想感化他,让他原谅曾经罪孽深重的河屯吧!

    有那个必要么?

    封行朗觉得完全没有!如果邢二够聪明,就能悟得出他们一家此次的佩特堡之行了!

    也就犯不着画蛇添足的来劝说他封行朗什么!

    此刻倦意沉沉的封行朗,也不想去见垂死的邢二。他还没有好心情到一大清早的就去听一个垂死之人的唠唠叨叨!关键这个邢二他又不是很熟!

    “行朗……行朗……快醒醒,诺诺在喊你呢!”

    雪落被儿子那戾气的拍门声给扰醒了,她一边推搡着沉睡的丈夫,一边起身想下床。

    “亲爹……快开门!再不开门,我可要让人踹门了……”

    这狠话刚一出口,就被小家伙自己给否定掉了;对付爱睡懒觉的亲爹还行,可房间里还睡着亲亲妈咪呢!万一亲亲妈咪没穿衣服,或是衣服穿得很少,那就很不好了!所以小家伙决定放弃让人踹门这种很粗鲁的事。也就口头上恐吓一下混蛋亲爹而已。

    封行朗一把捞过想起身的女人,朝着门口厉声呵斥,“臭小子,胆儿肥了你!你让人踹一下门试试!”

    “来了,来了,妈咪来开门了。”

    见他们父子俩这一大早就杠上了,雪落连忙开口缓和着这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她知道这大的跟小的,都是一对犯犟的主儿。本意或许只是父子之间耍嘴皮子怼上几句而已,但要是相互激将起来,事态不受控制了,那可就不好了。

    “这小子,就是被你给宠成这样的!”

    “说得你好像比我宠得少一样!咱家诺诺这戾气的底子一直没能纠正过来,还不是因为有你封行朗这么个为虎作伥的混蛋亲爹啊!”

    雪落一边娇斥着丈夫封行朗,一边起身去给门外咋咋呼呼直闹腾的小家伙开门。

    封行朗惆怅的拧了拧自己的眉心:要是把小东西给放进来,想睡个安稳的晨觉怕是不可能了!

    门刚被打开,小家伙便朝着床上赖着的亲爹封行朗直冲过来。

    “亲爹……快起床了……我二哥好像不行了……他说他想见见你!”

    小家伙也不管不顾薄被下的亲爹是不是衣冠不整,又或者没有衣冠,直接奔过来便将被子给掀开了,一气呵成的拖拽下了床,随手丢在了地面上。

    还好,亲爹封行朗穿得很文明。该穿的都穿在身上。看来昨天晚上并没有跟妈咪做不穿衣服的坏事!

    “你二哥不行了,你应该去找医生,找河屯!你来闹腾亲爹,这是一种很不孝顺的行为,懂么?”

    封行朗微眯着困意十足的眼眸说道。即便被小家伙扰了清梦,但他却依旧宠爱的托抱着小家伙半爬在床上的小身子,以防他不小子摔下床去。

    “医生和我义父他们都在呢!我二哥说他非见你不可!不然会死不瞑目的!”

    “我跟你二哥又不是很熟……”

    “也不用很熟的……亲爹,你就起床去见见我二哥呗!”

    小家伙奋力的拖拽着封行朗的一条手臂,小P股因用力而后倾着,差不多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还是没能移动亲爹封行朗分毫。

    “混蛋封行朗,你该减减肥了!都快胖成个球了!”

    因实在是拖不起身亲爹封行朗,小家伙只能不满的直哼哼。

    “行朗,你就去见一下邢二吧!说不定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其实雪落猜测的也是:邢二应该是想化解封行朗和河屯之间的仇恨!

    “我觉得吧……根本没那个必要!”

    封行朗真的不太想一早去听一个将死之人的唠叨。换句话说,他不愿被人逼迫着去接受一些事!

    “有必要的!”

    小家伙松开封行朗的手臂,改上前来抱住他的颈脖,“就当亲儿子求求你了!”

    又心软了不是?

    每当小家伙瞪着一双闪光的星星眼恳求封行朗时,封行朗或多或少都会丢了原则!

    封行朗捏了捏小家伙的脸颊,“行!那亲爹就赏亲儿子这个面子!”

    ……

    封行朗没有洗漱,亦没有打理自己,只用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脸孔,便跟儿子一起走了出去。

    卧室的门外,果然站着怂恿小家伙的邢十七。看来更早之前的那通绅士的叩门声,应该是他无疑了!

    封行朗只是淡淡的扫了邢十七一眼,“带路吧!”

    穿过主体城堡,邢十七领着他们父子来了一幢幽深的副堡里。这里更像是小型的医疗所。

    那刺鼻的消毒药水味儿,闻得封行朗一阵紧一阵的头大。

    走廊的尽头,杵着几个默哀中的义子;连羞于见人的邢十二也来了。足以见得邢二在这群义子中的地位。不过其中有几个生眼。

    “老十二……”

    林诺小朋友立刻丢开亲爹封行朗的手朝邢十二奔了过去;

    邢十二没有回避,而是探手过来撸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做了个嘘声手势。

    小家伙就这么安静的,抬头眼巴巴的仰望着被纱布包裹着脑袋的邢十二。

    搞得这么哀伤?

    难不成邢二已经死了?

    死了更好!那就省事儿了!也不用听他上气接不了下气的唠叨了!

    众义子们给封行朗让出了一条道儿来;搞得封行朗只能赶鸭子上架的走了进去。

    来都已经来了,也不太可能转身就走!但要是邢二半途挂了,那就省事儿了!

    可封行朗想多了……

    “阿朗,你来了?”

    河屯坐在邢二的病床边,正握着他的手。

    而邢二在看到封行朗时,暗沉的眼眸回光返照似的放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