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87章 少喜欢你一点儿

第1387章 少喜欢你一点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87章 少喜欢你一点儿

    邢十二的声音很低沉。稍带着微微的口齿不清。

    “怎么样,看来你的面子真没亲爹的面子大呢!”

    把小东西逗得炸毛,也好过他伤心的抹泪;早知道小家伙会哭闹成这样,封行朗也许会真的会取消此次的佩特堡之行。

    “封行朗,你心眼太坏了!”小家伙又嗷嗷的叫了起来。

    “是邢十二自己说只想见我一个人的……又关亲爹什么事啊?封林诺,你能不能再蛮不讲理点儿?亲爹好无辜的!”

    封行朗朝走廊口的妻子瞄了一眼,雪落立刻会意的赶上前来。

    “诺诺乖了,跟妈咪一起去看看你义父输好液了没有。”

    雪落将咋咋呼呼的小东西抱了起来。

    邢十二好不容易才把门给打开的,雪落可不想丈夫的努力前功尽弃。

    “封行朗,你不要凶老十二哦!不然我跟妈咪都不要理你了!”

    被妈咪抱离的林诺小朋友,还不放心的恐吓一声。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邢十二立在窗边。应该不是在看窗外的景致,因为厚实窗帘紧紧的关闭着,几乎连光都透不进来。

    “把门关上!”

    邢十二低沉一声。单薄的身姿穿在宽松的睡衣里,看起来有些空洞洞的。

    封行朗这才意识到:邢十二也不过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儿!却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和折磨!

    估计他是真把河屯当成他自己的亲爹在伺候了!比亲儿子还亲儿子!

    封行朗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他走近过去,将侧头避开他的邢十二轻轻的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这样的无声动作,真的能让别人感动死!

    不似煽情,更胜煽情!暖心得让人受不了!

    其实,封行朗并不喜欢煽情。这样的动作,只不过是他的经验之举。

    当初在陪伴烧伤的封立昕时,他大多时候也是这般静默无声的拥抱着封立昕,让他默默的感受他的关爱!

    而并非言语上的嘘寒问暖!

    邢十二的身体在颤动,哆嗦得有些把持不住。他一直侧着头,不让封行朗看到他左侧半面脸颊。

    但封行朗能感觉到:邢十二应该是哭了。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样。

    其实邢十二那左侧的半边脸颊包裹在纱布中,封行朗根本就看不到他的伤情。但从后脑勺来看,他左侧的头皮应该被掀去了一块。

    “多帅的小伙子啊……这回怕是真要破相了!”

    封行朗调侃上邢十二一声,却没想被他拥在怀中的邢十二哭得更为颤抖。

    “逗你玩呢!”

    封行朗轻拍了一下邢十二的肩膀,“我哥烧伤面积那么大,现在不是也恢复得好好的?!”

    一边浅劝安慰,封行朗一边温和的掰过邢十二一直躲避的左侧半边脸颊。

    “别动,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除了医生之外,封行朗是邢十二第一个坦诚相见的人。也不知道封行朗用了什么样的魔力,邢十二竟然会如此的信任他。

    “嗯,你这烧伤的面积虽然不大,但伤口却挺深的。如果要彻底治愈加修复,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到一年。我明天就让老莫联系麻省总医院的烧伤科专家,越早治疗越好!”

    微顿,封行朗又冷幽默的调侃上一句,“这年头,肤浅的人多了,外貌协会的人就跟着多了!”

    封行朗幽深的眼眸里,没有同情和怜悯,亦没有嘲讽和挖苦,传导给邢十二一种莫名的力量感。

    “封行朗,谢谢你……”邢十二喃了一声。

    “你这么客气,我会过意不去的!我家诺诺可在佩特堡里扰了你整整五年时间呢!还说,当初要不是你替我止血缝合伤口,我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

    热的煽情跟冷的幽默并驾齐驱,“没想到这风水轮流转,竟然也轮到我帮上你邢十二一回!”

    “封行朗……你,你真是个好人!”

    邢十二不再抵触封行朗仔细的检查着他的伤口;应该是很有经验了,封行朗知道用什么样的力道和动作,不会弄疼邢十二。

    “别!这年头,说‘一个人是好人’,那就等于是在骂人!”

    封行朗悠哼一声,“我最不想当的,就是好人!”

    邢十二左侧的唇瓣有点儿上翻,影响了他的吐词,“封行朗,只有你才配当我义父的亲儿子!”

    这一说,到是让封行朗真的动气了!

    “那也得我愿意!”封行朗冷生生的扯了一下唇角,“而事实上,我觉得那是我的耻辱!”

    “……那你还来看我义父?”

    邢十二的心情似乎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因为封行朗不仅带给他希望,而且还奉献上了满满的关心。

    其实邢十二虽说已经有二十多岁了,或许是生活圈和交际圈过窄的缘故,他更像一个没长大的大男孩儿一样,哄哄就行。

    “没办法啊,要不来小东西跟我没日没夜的闹啊!整天就是‘义父’、‘老十二’的,烦得我头都大了!”

    封行朗给自己找台阶下的同时,也不忘暖了一下邢十二的心。

    “这小子……真没白疼他!”邢十二舒心的说道,“还知道惦记我这个十二哥!”

    微顿,邢十二又哑着声音紧张的问,“我的脸,真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吗?”

    “放心,即便整成阿凡达,都不会有问题的!”

    邢十二微怔了一下,“阿凡达……是谁?”

    “……”封行朗唇角微抽了一下:这孩子都被河屯给关傻了!连正常的交际和娱乐生活都如此陌生。

    “改天告诉你!”

    封行朗轻拍了一下邢十二只受了些刮伤的右脸:“一会我找下老莫,让他快邮一些舒痕胶和抚疮乳过来。都是老莫找过中医亲手调制的,缓解烧烫伤效果特别好!我哥现在还用着呢!偶尔我也抹点儿!”

    后面的话,完全是为了安慰邢十二。让他不至于太过不安和沮丧。

    “封行朗,谢谢你。”邢十二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你真要感激我,就让我家诺诺少喜欢你一点儿!”

    封行朗温情一笑,那模样绅士又幽默。扑面而来的个人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