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83章 别太矫情了

第1383章 别太矫情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83章 别太矫情了

    小家伙已经在河屯怀里哭闹了半个多小时,任由河屯怎么安慰他,他都不肯听;执意的要河屯把失去的手臂给长出来。

    七岁的孩子,或多或少带上了一些稚气的天真:想用这样哭闹的方式去解决明明不可逆的事情!

    有些悲伤,是需要宣泄出来的。7岁的孩子更该如此。

    小家伙很少这么肆无忌惮的哭闹;或许是真的悲伤难过了。

    “乖了十五,义父丢了那条碍事的胳膊,一样可以抱着十五的……”

    河屯一直用左手单臂将哭闹的小家伙紧紧的抱在怀里,用鼻间蹭着他,用额头拱着他。

    “不要……不要……我就要义父的手臂长出来!”

    小家伙匍匐在河屯的右肩膀上,抱着他的残臂嚎啕大哭着;许是哭久了,小家伙的嗓子哑得利害。

    雪落默默的掉着眼泪,想阻止儿子这无休无止的任性哭闹;但丈夫封行朗却一直拉着她的手腕,不让她上前来。

    已经将行李送进房间的邢十四和邢十七,只是默声的在河屯和小十五的身边静杵着。

    他们涉世尚浅,远没有邢八来得圆滑,亦没有邢十二来得体贴。

    他们还不知道如何去处理这样的哀伤,见封行朗阻止着林雪落,他们便也跟着一起沉默的陪伴着。

    “哟喂,这是谁家的小P孩子一直在哭鼻子啊?吵得我都睡不好觉!”

    说话的是邢八。透支着体力和嗓门的邢八。

    邢八的伤势,还不能这般的下地走动;但如果他再不出面打圆场,估计任性又倔强的小东西,能这么吊着义父河屯的脖子哭上整个小时的。

    整个佩特堡已经够悲伤够凄惨的了;而小家伙的哭闹声,更像是扎心的针,惹得河屯和众义子们都跟着难受得很。那种疼,要比他们身上的伤疼上几倍。

    “臭老八……你是怎么照顾我义父的?你把我义父的手臂还回来!!”

    小家伙用泪汪汪的眼睛瞪着缓慢走出来的邢八,一边哽咽一边质问。

    “是八哥失职了!任凭十五弟处置!”

    为了安慰哭闹中的小家伙,邢八将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样一来,小家伙就会转移目标,跟自己闹腾了。

    义父河屯丢了一条胳膊,所有的义子都很难受;他们每个人都愿意用自己的手臂来换回河屯的手臂,可残酷的现实却无法按照他们的意愿而逆转。

    其实河屯丢了右手手臂,邢十二和邢八是最伤心的。因为他们要比其它义兄跟河屯走得更近。跟河屯的感情也就越深。

    “臭老八!你还我义父的手臂!臭老八!”

    正如邢八所预料的那样,小家伙立刻转移了闹腾的对象,从河屯身上挣扎了下来,带着冲天的怒气朝邢八冲撞了过去……

    即便小家伙如何的壮实,也只不过是个才7岁的孩童;可邢八竟然被他撞得七摇八晃的,要不是邢十七动作够快,邢八真会后倒在地面上。

    封行朗这才意识到:邢八果真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诺诺!不许再胡闹了!你义父的手臂,长不出来了!”

    封行朗健步冲了上前,一把捞住用拳头捶打着邢八胸口的儿子;而邢十七一直用双手紧护着邢八的胸膛;但身受重伤的邢八,还是从嘴角溢出了少许的血丝。那是来不及吞咽的上涌血液。

    “不会的!不会的!我义父的手臂一定会重新长出来的!”

    小家伙任性的回吼着亲爹封行朗,“混蛋封行朗,是不是因为你恨我义父,所以你才不希望我义父能重新长出手臂的,对不对?”

    不愿接受这个残忍事实的小家伙,几乎已经进到了走火入魔的病态。

    “你以为是你的乳牙啊?!掉了还能重新长出新的牙齿来?”

    封行朗怼上了胡搅蛮缠的小家伙,“手臂是无法再生的!断了就是断了,永远都不可能再长出新的来!”

    封行朗不愿意小家伙一直沉浸在他可怜的幻想中。

    这不是童话!

    如果用欺骗和隐瞒的方式来维系这个童话,那只会对小家伙造成更大的伤害!

    小家伙怔住了,他仰起头看着怒气冲冲的亲爹封行朗,突然觉得这个亲爹变得好陌生。

    “……封行朗!你好讨厌!”

    小家伙顽劣的大吼大叫,“我恨你!我恨你!你就是不希望我义父能好!”

    “诺诺,别这样……你亲爹说的是事实!”

    雪落蹲身过来,将大喊大叫的儿子拥在了自己的怀中,“妈咪的乖孩子,不闹了……不闹了好吗?你义父没了手臂,我们大家都很难过……”

    “不要……亲儿子不要义父没了手臂!”小家伙再一次嚎啕大哭了起来。

    雪落抱住小家伙泪流满面的小脸,温情的用手替他擦拭着,“那诺诺的意思是不是说:义父失去了一条手臂,你就不爱他了?对吗?是这样的吗?”

    “不是……不是!十五永远都爱义父!永远都爱!”

    小家伙挪步到河屯的身边,紧紧的用双臂抱住了河屯的腰,“义父,十五会一直一直的爱你!”

    “十五……你这是在割义父的心呢!”

    当河屯知道自己的手臂无法接活时,他都没有这么伤感过;可在听到小十五一遍又遍说爱自己时,他却老泪纵横了起来。

    ……

    丰盛的晚餐,小家伙一口也没有吃。只是腻歪在河屯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雪落也没怎么吃,只是默声的静坐着;时不时会朝着河屯的断臂看上一眼。

    前来替河屯输液的医生,被他挥手给赶走了;他只是紧拥着怀里的小十五。

    别说儿子林诺了,就连她这么个成年人也接受不了一代枭雄晚年的悲凉遭遇。

    当年的河屯,是多久的不可一世。而现在的他,不得不面对残缺和疾痛。

    无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老得优雅从容!

    虽然河屯没有表现出太过悲伤的情绪,但雪落看得出来,河屯偶尔也会神情落寂。

    “行了,封林诺!你也闹腾够了吧?”

    封行朗却表现出了好胃口,“亲爹知道你孝心!但意思一下就行了,也别太矫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