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82章 他老了也残了

第1382章 他老了也残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82章 他老了也残了

    河屯的右手……

    没有了!

    他残疾了,失去了一条右手手臂!

    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

    河屯半逆着快落的夕阳站着,有着枭雄落寂的凄凉。

    再强的人,都会老去;可河屯却没能老得优雅闲适,而是如此的血腥亦悲壮!

    “义父……义父!”

    房车刚刚停稳,林诺小朋友就迫不及待的钻下车来,朝着夕阳中的河屯奔跑过去。

    河屯半蹲着身体,将冲过来的小家伙稳稳的抱住;头靠着头,脸贴着脸,带劲的不停的蹭亲着小东西,好似怎么也无法完全表达出他对小东西那泛滥成灾的宠爱。

    “十五……你想死义父了!义父这每天呢,都能想你好几遍……想得连觉都睡不好,饭也吃不香!”

    是真的想狠了!河屯用自己温热的唇紧紧的蹭贴着小家伙的额头,“十五想义父了没有?”

    “想!每天都想!”

    小家伙嗅着泛酸的鼻子,“义父,你身体好些了吗?快让十五看看,你伤到哪里了?”

    爷孙二人相拥相蹭了好一会儿,小家伙才想起询问义父河屯的伤势。

    因为逆光和身高差的原因,从房车里奔出来的小家伙并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河屯消失的右臂。

    封行朗是第一个发现了,但他却没有出声。只觉得胸口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使得他无法顺畅的呼吸。

    他一直沉默着!更像是一种默哀!

    后下车的雪落,并没有发现河屯异样的残臂;加之河屯又半蹲着身体,逆在晚霞的红光之中。

    “义父没事儿……义父好着呢!”

    河屯又蹭亲了一下小家伙的脑门,才缓缓的站起身来;并用左手将小家伙勾揽在自己的左侧怀中。

    “阿朗……雪落……你们能来看爸爸,爸爸真的很高兴!溢于言表的,发自内心的高兴!”

    雪落温婉的应声,“爸,对不起哦,我们来晚了……让您想狠诺诺了吧?”

    河屯一边宠溺的抚爱着孙儿小十五的脑袋,一边舐犊情深的看向儿子封行朗;但封行朗的目光却从他的右手衣袖处一扫而过,侧头维持着沉默。

    河屯看到儿子邢朗已经发现了他的残缺的右手手臂。但却没有开口说话。

    “阿朗……谢谢你来看我!”

    也许是太过情难自禁了,河屯竟然主动的走上前来,将相隔三米开外的封行朗紧紧的抱住。

    用他仅剩下的左手手臂,紧紧的抱住了他今生今世唯一的孩子!

    封行朗明明是可以推开河屯的!何况这一刻的河屯,还是一个残缺了一条手臂的迟暮老者。

    可封行朗却提不起一丝将抱着他的河屯给推搡开的力气……

    只能任由河屯紧之又紧的抱拥着自己……用他仅剩的一条手臂!

    “阿朗……谢谢你……我的孩子……谢谢你!”

    河屯不再年青,也不再戾气,更不再健康……他老了,也残了,却多了些人情味!

    儿子和孙子的到来,着实温暖了他这段时间来的悲凉心境!

    “义父……”

    突然间,林诺小朋友大喊一声,“义父,你的右手呢?你的右手哪里去了?”

    林诺小朋友这才发现,正紧紧抱着亲爹封行朗的义父河屯,他的右手衣袖竟然是空的。而且风一吹,就会动。

    里面的手臂呢?

    小家伙奔了过来,用力的捏住了河屯空荡荡的右手衣袖,惊恐万状的大声喊叫:

    “义父……你的右手呢?你的右手哪里去了?你是不是把自己的右手给藏起来了?”

    在小家伙惊恐的询问声中,雪落也看到了河屯那空荡荡的右手衣袖。

    “爸……你的右手?”

    小家伙惊慌失措的开始在河屯的前胸和后背,以及整个腰际摸索起来。

    “义父,你把你的右手藏到哪里去了?十五怎么找不着啊?”

    河屯却慈爱的微微一笑,躬身过来单臂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抱起了身。

    “义父只用一条手臂,也能把我最爱的小十五稳稳的抱起来!”

    摸不到河屯右手手臂的林诺小朋友,似乎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义父,你的右手呢?你的右手哪里去了?”

    小家伙立刻眼泪汪汪了起来,“是不是被人砍掉了?为什么没有接起来?”

    “十五不哭……义父虽然只剩下一只手了,但还是可以抱十五的!”

    河屯安慰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小家伙。想替小家伙擦去泪水,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腾不出另外一只手来。

    “不要!我不要你一只手抱我……我要你用两只手抱我……”

    小家伙突然就任性的大哭大闹了起来,“义父,你快让右手长出来啊!十五要你把右手接起来!”

    “诺诺,不许闹腾你义父……”

    雪落刚想上前来抱走在河屯怀里肆意哭闹的小家伙,却被丈夫拉住了。

    “老八……老十二,你们怎么搞的啊?快把义父的手臂给接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家伙接受不了义父河屯的不完美,还是小家伙不忍心看到年迈的义父失去一条胳膊变成了一个可怜的残疾人;他大吵大闹着,凄厉又倔强的哭闹声,在整个佩特堡的上空盘绕。

    “十五,乖……不哭了!义父的手臂……长不出来了!也接不活了!”

    河屯想亲吻小家伙泪水斑斑的小脸,可小家伙却将他的头给推搡开去。

    “不要!我不要!”

    小家伙任性的哭闹着,“我就要义父的手臂长出来!”

    懂事的小家伙,突然就变得不懂事起来。

    他肆意的大哭大闹着,想通过这样幼稚的方法达成自己的心愿。

    雪落早已失声哽咽,她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将头靠在了丈夫的后背上。

    封行朗只是静静的看着,任性儿子闹腾的河屯。却没有上前来阻止。

    舍不得,也不忍心让才7岁的小东西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却更不想遮遮掩掩。

    “行朗,你……你劝劝诺诺吧……让他别闹了。”

    雪落哽咽着,无法抑制的悲伤,让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用劝!让他哭哭闹闹,反而更好!”

    封行朗拥过哭泣的妻子,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