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81章 我是你的最爱

第1381章 我是你的最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81章 我是你的最爱

    感动归感动,但这么抱着就不太合适了!

    明明是很单纯的姐弟重逢,可偏偏有人多想;封行朗上前一步,将妻子拉离了邢十四。

    “别勒这么紧!说不定你表弟身体还没能完全康复,二次受伤了就不好了!”

    这也能吃醋?

    “十五,义父让我们来接你。”

    “啊?义父让你来接我们的?可我并没有告诉河屯会来啊?”小家伙怔怔的问。

    其实在看到邢十四时,封行朗也有同样的疑惑:他知道妻儿都没有事先通知河屯他们,商量着要给河屯一个惊喜!可河屯竟然还是知道了他们的行程?!

    难道说,河屯在申城还有眼线?

    “这也许就是你跟义父之间的心灵感应吧!”

    没想到邢十四也是个能扯的家伙。连什么‘心灵感应’都出来了!这世间真有那么玄幻事情么?

    反正封行朗是不相信的!他更愿意去相信:河屯在申城一直安插了什么眼线,才会对他们的行程了如指掌。

    “真的吗?义父好棒哦!”

    小家伙到是挺好糊弄的。有人来接,正合他意。

    “十五,这是你十七哥。”

    邢十四将一起过来接驾的邢十七介绍给小家伙认识。

    封行朗是认识邢十七的。在营救侄女封团团的时候,他甚至于跟邢十七同吃同住了好几天。一个心机不太重,但相当听河屯命令的义子。

    小家伙瞪大着眼睛盯看着邢十四身后的邢十七,“他都排到十七了……他应该叫我十五哥才对!”

    “……”这任性的较真儿!

    “诺诺,你十七哥比你年龄大很多哦,当然是你叫他哥哥了!要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叫他老十七。就跟叫你十二哥一样。”

    让一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儿叫小家伙哥哥,实在是强人所难。善良的雪落总会这么的善解人意。

    可林诺小朋友并不想跟这个新来的邢十七套近乎!

    而邢十七也没有主动搭讪,只是接过了封行朗身边的行李箱。

    “表舅,我义父的身体怎么样了?”小家伙担心的问。

    “等见到义父……你就知道了。”

    邢十四的神情是黯然的。想必河屯的状况并不是很好。

    “干嘛这么保密啊?真讨厌!”小家伙不满的嘟哝一声。

    并不是邢十四想保密;而是他实在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便只能沉默了。

    这小型的房车,封行朗一家三口坐得还算舒适。

    邢十四带来了垫饥的肉类小食和水果;饿了的林诺小朋友大快朵颐着。

    而封行朗却一直神情凝重着。

    雪落拿了一块烤肠切片喂到封行朗的唇边,“行朗,吃点儿东西吧。我知道飞机上的牛排没合你胃口!”

    “就是!”

    小家伙将嘴巴里塞得半满,跟着口齿不清的嘟哝一声,“空姐还算漂亮了,但她们做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跟义父家的厨子简直不能比的!”

    封行朗咬过妻子喂过来的烤肠切片,淡出一丝乏力的笑意:“嗯,是不错!”

    “行朗,你怎么了?”

    雪落贴在丈夫的耳际轻声问。因为她看得出丈夫是在强颜欢笑。

    是不是又不想面对河屯了?

    其实并非如此!面不面对河屯,对封行朗来说,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太过情绪激烈了。更多的是一种被岁月蹉跎后的淡然。即便依旧无法从内心深处真正的释怀和原谅!

    刚刚邢十四那细微的表情让封行朗意识到:河屯的身体状况,并不容乐观。以至于邢十四才会对小家伙支支吾吾的有所保留。

    哪怕是河屯伤得很重,但只要是经过治疗可以积极康复的,那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只不过是河屯自己要吃些苦头罢了!

    “对了表舅,老八他们怎么样了?”

    嘴巴得空的小家伙,这才追问起了邢八他们的状况,“还有我十二哥?”

    “八哥伤得有点儿重,估计康复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老十二他……”

    “他怎么了?”

    小家伙紧张得从座椅上蹦哒了起来,“是要死了吗?”

    “死到是不会……只是,只是会有点儿难看。”

    “难看?怎么个难看法儿?是不是被毁容了?”

    小家伙还是相当在乎邢十二的。在佩特堡的五年,他几乎跟邢十二缠在一起度过的。

    “差不多吧!他的脸被流弹和爆炸碎片弄伤了,估计后期要做一些整容之类的手术。”

    “那还好……”

    小家伙又坐了回去,“伤疤是男生的勋章哦!我们男生也不用长得太帅的!”

    “对了,还有我二哥呢?他怎么样了?”

    小家伙最后才想到了邢二。他跟邢二接触得并不多。因为义父河屯很看中邢二,而其它义子们也对邢二马首是瞻,所以小家伙并不是很喜欢位高权重的邢二。

    但邢二却相当的喜欢这个小十五弟!

    “二哥他……应该是活不久了!义父已经让我们替二哥准备后事了!”

    邢十四说得很平静。并没有太多的伤感。或许河屯的义子,都十分看淡生与死。

    “二哥他……他真的要死了?”

    小家伙嗅了嗅发酸的鼻子,“他那么酷,那么凶……竟然要死了……”

    或许小家伙想表达的是:像邢二那样坚韧又凶狠之人,竟然也会面临死亡!

    邢二是强者!但强者也免不了会有一死!

    封行朗抱过伤感的儿子,将他的小脸埋在他的怀里。

    无需开口安慰什么,亲爹温暖而有力的怀抱,就是对小家伙最大的安慰。

    距离佩特堡越来越近……可以隐隐约约从山林的缝隙之间看到佩特堡大体的轮廓线。笼罩着一层薄薄雾气的古典建筑群,在夕阳的衬托下,更显神秘。

    “十五……十五……邢诺……”

    “亲爹你听:好像是义父在喊我呢!”

    小家伙侧耳细听着,趴在窗口向佩特堡的方向张望,“亲爹你快看,是义父……真的是义父!”

    “义父……义父……”

    小家伙朝等在夕阳下的河屯用力的挥动着小手,“你最爱的十五在这里……在这里!”

    封行朗也看到了沐浴在夕阳下河屯……

    还有那空荡荡的右手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