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78章 爱人?挚友?

第1378章 爱人?挚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78章 爱人?挚友?

    “平手?”

    丛刚微哼,“即便真打了个平手……那也只能算你输!”

    “为,为什么啊?”

    巴颂不太认同丛刚的这种认定方式。

    凭什么就算他输啊?要不是他悠着了点儿,第二刀砍过去,说不定砍中的就是严邦的脖子了!

    丛刚只是淡淡的斜了争强好胜的巴颂一眼,“你砍伤严邦……封行朗没有跟你闹?”

    “封行朗为什么要跟我闹?人可是他让我砍的!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巴颂的话,让丛刚浅蹙了一下眉头。随之便终止了这个话题。

    “封行朗一家三口的佩特堡之行,准备得怎么样了?”

    丛刚有从藤椅上站起的动作,巴颂立刻迎上前来将他搀扶起身,“你觉得小东西能顺利缠住他亲爹一起过去?”

    “机票是预订好了……但封行朗会不会去,我觉得还是个未知数!正常情况下,那家伙都不会按照常理出牌的。不到最后一刻,都有不确定的变数!”

    跟着封行朗久了,巴颂至少表面上还是了解他的。

    临着窗,丛刚若有若无的淡出一缕笑意,“这一次,我断定他一定会去!他儿子给了他这么好的台阶,他当然会顺着下了!他就是想让别人认为:他本意并不想去!只是被逼无奈得非去不可!”

    “……”巴颂微微皱眉:这封行朗真有Boss说的这么矫情?!

    河屯可是他封行朗的亲爹,他去与不去,都没人会说什么吧?!他非要这么矫情着给谁看呢?

    “封行朗这回会带上你吗?”丛刚又问。

    “应该不会吧……他这次去又不是要干架!”

    丛刚淡淡的扫了巴颂一眼,“你除了干架,还会点儿别的么?”

    “……”巴颂微微一怔,闷闷不快的苦应:“还会开车!我最近都快成林雪落的专职司机了!”

    想起什么来,巴颂目光突然放亮,“对了,我感觉到封行朗最近像是要物色新的近身保镖……Boss,咱们是不是需要再安排一个人过去?”

    巴颂并不是丛刚手下最优秀的;但却是身手方面最差的那个。丛刚能在封行朗身边安排一个,就能顺利的安排第二个。

    “不需要!每个人……都会有他自己想守住的小秘密!更何况封行朗还是那种心高气傲,又矫情戾气的家伙呢!”

    其实丛刚觉得用‘卑鄙无耻’更能形容封行朗!

    “小秘密?封行朗有什么小秘密?”

    巴颂不解的随口一问。这智商,也不奇怪封行朗为什么要着急着物色另一个近身保镖。

    “你想让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中?”丛刚淡淡的叹息一声。

    “哦,Boss您的意思是:封行朗其实已经发现我每天在监视他的行踪……我这是要下岗了吧?”

    不用伺候封行朗一家也好;回来跟着卫康混,至少在行动上不用受拘束。

    “想得美!”

    丛刚冷哼,“能伙同他儿子一起欺骗老师逃课的奇才……封行朗怎么会舍得炒你鱿鱼呢!”

    “……”这什么意思?封行朗这是认可他呢?还是要继续的惩罚他?

    “安心的呆在封行朗的身边吧!他不会为难你的!”

    丛刚看向窗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东西。

    巴颂离开一个小时后,卫康行色匆匆的闯了进来。

    “Boss,老五说:邢二被下了病危通知!河屯已经让人将他接回了佩特堡,应该是放弃了对邢二的治疗,回佩特堡等死。”

    卫康的话,让丛刚久久的沉默不语。

    “河屯向来都是这么的刚愎自用!”

    卫康吐槽着河屯的恶劣行径,“觉得体面的死,比什么都重要!本以为他对邢二会另眼对待,却没想到邢二的命运还是跟其它的义子们一个样!”

    “Boss,您没事儿吧?”

    见丛刚良久的沉默不语,卫康关切一声。

    丛刚微微摇了摇头,低沉应道:“对于邢二来说,体面的死,要比他苟延残喘的继续活着更重要!河屯是懂邢二的!”

    “那Boss您需要赶去佩特堡见邢二最后一面吗?估计他撑不了多久了!”

    微顿,卫康浅叹一声,“我觉得邢二没肯咽下最后一口气,应该是在等着见你最后一面。”

    可丛刚却再次摇头,“邢二现在最不想看到的,恐怕就是我了。”

    那他又在等谁呢?

    爱人?挚友?

    ……

    封行朗在三楼书房里坐下没多久,手机便作响了起来。

    瞄了一眼呼入的人,封行朗俊眉直蹙。低声厉骂了一句,便将手机给拒接了。

    可第二轮作响却接踵而至。封行朗压抑着怒火将手机接通。

    “还没睡呢?”

    是严邦!

    “已经睡了!却被你个神经病给吵醒了!”封行朗低厉一声。

    “这谎说得……”严邦悠哼一声,“有什么烦心事跟我说说呗!别一个人堵在心上,那得多难受啊!”

    “老子最大的烦心事,就是不想见到你这个神经病!”

    怒不可遏的封行朗,再一次将手机给掐断了。

    这回电话到是没打来,却换成了信息:

    【别逼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儿!这人生苦短,用不着太过委屈自己!】

    这都什么跟什么?严邦那个神经病究竟想表达什么?

    想起什么来,封行朗关了书房里的灯,并隐在三楼书房的窗帘后,朝着封家别墅的四周打量了一番。

    隐在昏暗路灯下的四周,一片静谧。

    随之,封行朗便回拨严邦的电话:果不其然,在封家别墅斜对面的拐角处,封行朗看到了手机发出来的微弱光亮。

    这个神经病半夜三更的不睡觉,竟然跑来他家院落外守夜呢?

    难怪他知道封行朗还没睡;而且封行朗在书房里刚坐下没多久,严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朗,准备跟我吐露心声了?我洗耳恭听!”

    手机里,传来了严邦微带满足的悠哼,“最见不得你心里憋着事儿不肯开口!想帮你却无从下手,只能干着急!”

    “严邦,你是知道的: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我一直都在利用你……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