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74章 缓和冷漠

第1374章 缓和冷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74章 缓和冷漠

    袁朵朵受不了白默对水千浓如此的殷勤!

    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儿!

    他又把她这个妻子的颜面往哪里放?

    因为内心性格卑微,袁朵朵还是挺要面子的。可这一刻,她显然是伤心到了。

    她实在受不了了,便站起了身……

    “朵朵,你要去哪里啊?”雪落连忙拉住了袁朵朵的手。

    “我出去透透气!”

    袁朵朵甩开了雪落的手,半掩着面容奔了出去。

    “朵朵……朵朵……”雪落连忙追了出去。

    其他人都怔住了,默声的行着注目礼。包括豆豆和芽芽。

    “贱内太任性了!扫了大家的兴,真够抱歉的。”

    白默没心没肺的说道,“不用管她,大家继续开怀畅饮!”

    封行朗微微扬动了一下眉宇,“袁小强的‘任性’,一定不是被你宠出来的,而是气出来的!”

    “我女人的任性,那才真是被我给宠出来的!”

    一个宠,一个气,着实的一针见血!

    封行朗起了身,“亲儿子,亲爹去找你亲妈回来吃饭!你要多吃点儿,也别太欺负别人!”

    鉴于林诺小朋友自带的戾气,这一点封行朗还是相当放心的。满屋子的人,应该都只是他欺负的对象。小东西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白默只是轻描淡写的睨了起身出门的封行朗一眼,并没有跟上。

    妻子在封行朗眼里是块宝;到他白默这里就成了可有可无的小野草了。

    “妈咪……”豆豆和芽芽一直朝门口张望着。

    “不用管妈咪了,你们吃你们的!乖!”

    白默倾身过来,在两个女儿的小脸颊上各亲了一下。那满满的父爱,是溢于言表的。

    或许这一刻,白默完全忽视了孕育这两个漂亮女儿的母亲袁朵朵!她遭受了多大的辛苦,才将两个女儿平安的生了下来。

    “朵朵……朵朵,你慢点儿!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袁朵朵那高频率的步伐,把追在她身后的雪落着实累得够呛。

    “雪落,你不用管我,你快进去吃吧,我没事儿的!”

    “你都……都被白默那个无情无义的家伙气成这样了,还说……还说没事儿?”

    雪落累得是气喘吁吁,见袁朵朵停下步伐,便靠在扶手上急喘着粗气。

    “都是我自取其辱的!”

    袁朵朵仰着头,努力的不让眼眶里那晶莹剔透的东西滚落下来。

    “哟,这就认怂了?”

    嘲讽的声音传来,“我看你还是别叫袁小强了,自己叫袁软蛋好了!”

    封行朗那又讽刺又挖苦的腔腔,听着着实的让人牙痒痒。

    “封行朗!你太过分了!”

    雪落怒瞪着缓步走来的丈夫,“朵朵都伤心成这样了,你还嘲笑她?!”

    “不趁机嘲笑她,难不成要我跟你一样,陪她一起痛哭流涕?关键是你躲在这里哭鼻子,白默那賤货也看不到啊!这种白哭的无用功,连我家诺诺都不会做的!”

    “封行朗,我讨厌你把自己的嘲笑建立在朵朵的伤心之上!”

    “那请问林小姑娘有解决的办法了没有?”

    封行朗走近过来,在妻子的耳际吹了一口气,“还是只会陪她在这里一起怨怒哭泣?”

    “……”雪落抿了抿自己的唇,“难不成你有什么好办法了?”

    雪落知道自家男人的脑子好用。便激将的反问一声。

    “当然有!不过亲夫不想告诉你听……”

    封行朗探手过来,温情的轻捏着妻子那小敏感的耳垂,“担心你用在亲夫身上……那亲夫可真就成了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了!”

    “那你的意思是……需要我回避啰?”雪落打开了男人捏她耳垂的手。

    “怎么,难不成你不放心我跟袁朵朵独处?”

    封行朗朝包间方向瞄了一眼,“对了,我刚刚出来的时候,发现你儿子正把盘子里的西兰花丢给团团吃呢……”

    “臭小子,又敢不吃蔬菜!!”

    雪落浅厉一声,便立刻朝包间奔了过去。

    等妻子离开之后,封行朗才斜目朝袁朵朵睨瞟了过来。那模样稍带上了蔑视。

    “让你看笑话了。”袁朵朵自嘲一声。

    “笑话天天有得看……但你这么憋屈的画面,还是很少见的!”

    封行朗跟袁朵朵之间,有过长达三四年之久的,且不为人知的独处。那时候的封行朗,大多数只是酒气熏天的状态。扰她不说,还扰邻!

    “袁朵朵,你说那时候……你怎么敢开门的?就不怕我酒后乱X吗?”封行朗悠声问。

    “有什么好怕的!知道你看不中我的!再说了,本姑娘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你要真敢对我乱来,我就拿刀砍你!”

    袁朵朵淡叹一声,“关键是我不开门,你就会扰到邻居!你这个没有公德心的家伙!”

    微顿,又是一声哼叹,“其实吧,当时我也挺感动你对林雪落的一片深情的!觉得深情的男人……应该都不会是坏人!”

    “你还真感性!”封行朗撩唇一笑。

    松开衬衣的袖扣,封行朗的面容冷凝了起来。

    “袁朵朵,豆豆和芽芽现在正处于幼儿阶段的可塑期!谁跟她们亲近,她们就会跟谁亲;相反的,则会越来越疏远……难道你想让你自己在她们心目中只剩下‘妈咪’这个称呼?!”

    “当然不是……”

    “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豆豆和芽芽现在的成长,很需要你这个亲妈的陪伴。难道你的事业真比陪伴自己的女儿们更重要?我想未必吧!”

    封行朗的话,让袁朵朵低垂下了头。久久的沉默不语。

    “说说你的想法嘛!这样我才能对症下药!”

    刚刚没吃几口,又说了这么多话,立了这么久的站姿,封行朗真有些乏力了。

    “其实……其实我……我……我……”

    “别我我我的,爽快点儿!”

    封行朗催促一声。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袁朵朵就属于那种需要强行撬开才能吃到的核桃。

    深嗅一口气,袁朵朵决定爽快的吐露内心。

    或许是因为曾经的封行朗,也在袁朵朵面前怂过,失魂过,也落魄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