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70章 恶心化了

第1370章 恶心化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70章 恶心化了

    “总之,袁朵朵你必须给我立刻、马上过来!别让我瞧不起你!”

    雪落低厉一声,不等袁朵朵作答便把电话给挂了。然后静坐在沙发上,久久的默怔着。

    在御龙城的停车场,封立昕看到了封行朗的雷克萨斯。在一群豪车里更显低调而内敛。

    曾几何时,封行朗还是个戾气跋扈的主儿;而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有妻有子的平常生活。

    可树欲静,风却时不时的咋起,吹来燥意和烦恼!

    “咚咚……”

    封立昕用手指轻叩了两下雷克萨斯紧闭的车窗玻璃;其实封行朗早看到了封立昕,只是没有主动下车去迎。

    “你来干什么?”

    封行朗问得有些燥意。似乎并不想在御龙城里看到封立昕。

    “跟你一样!来吃免费的大餐!顺便把冉冉和团团接回去。”

    见封行朗只是放下了车窗并没有下车,封立昕索性匍匐在了开启的车窗上。

    “怎么了?看起来你挺纠结啊!”

    封立昕的声音压得很低,低到只会让封行朗听到,“无颜面对自己的妻儿?”

    封行朗侧头狠瞪了封立昕一眼,“说什么呢?我有什么可无颜面对的?老子既没有沾花,也没有惹草!可是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老婆孩子的!”

    不爽被封立昕这么质问,封行朗随即怒了回去:

    “哪像你啊:一颗心都放在了死人身上;却还要去招惹人家无辜的莫冉冉!让她给你带女儿,给你作理疗,给了人家希望,却又不肯给人家你的心!封立昕,我发现你真它妈自私自利!”

    “……”不得不佩服封行朗这敏锐的思维能力。封立昕竟然无言以对了。

    “臭小子,还能不能跟哥好好说话了!”

    封立昕苦下了一张泛着不自然白皙的脸庞,“就你小子话多事多!”

    封立昕找严邦谈过话,封行朗是知道的。至于谈话的内容,封行朗不用问也能猜得到。

    严邦十天没去GK风投找他,应该就是封立昕找他交谈后的效果!

    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好死不死的送上门去给严邦那家伙虐;从而让他灭掉的情愫又得以死灰复燃!

    “我就问你:如果我要灭掉严邦,你会给他通风报信吗?”

    “会!当然会!”

    封立昕不假思索的应道。

    “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

    封行朗调侃了封立昕一句,“还说你只爱我!”

    可封立昕的面容却是凝重的,“怎么,已经严重到这个程度了?严邦不是说:他不会干涉你的自由,更不会破坏你跟雪落……”

    “那个神经病竟然跟你说这些?呵呵,”封行朗嗤声冷哼,“真它妈够脑残的!”

    “阿朗,严邦这个病呢……估计这辈子也改不掉了!只要他不得寸进尺,你就无视他的存在好了!他从你身上得不到任何回馈,久而久之,就会自己主动放弃的!”

    封立昕这种冷处理,还算是个可行的办法之一。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封行朗淡淡勾了一抹笑意,“就是闹着玩而已!别当真了!有些事,越描只会越黑!”

    封立昕会意的点了点头,“哥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微顿,封立昕回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凑近封行朗的耳际耳语一声,“虽然哥不同意你把严邦给弄死,但是弄……”

    这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

    提及这个茬儿,封行朗到是想到严邦之前就有过一回这样的经历。

    一次不管用,难不成那个狗东西还想来第二次?!

    ……

    Nina的保姆车被拦在他御龙城的入口处。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儿。

    一个管事的朝她的车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保姆模样的人。

    “您好女士,严总有交待:把严无恙交给我就行了!”

    果不其然,严邦想方设法的不想让她进去。他要的只是严无恙。

    或许他并非真想要严无恙,只是想在林雪落面前有个交待罢了。

    好在Nina早有准备。在离御龙城还有五分钟车程时,她就事先给林雪落打了电话,让她出来接她和无恙。即便严邦不乐意,也会给林雪落面子。

    雪落也挺聪明的。

    知道自己人轻言微,也许说不动内保,她便把正跟四个孩子玩躲猫猫的白默一起给叫下了楼。

    因为整个御龙城的人都应该认识默太子爷的!有他在身边狐假虎威,事情自然就简单了许多。

    “白默,帮个忙……跟嫂子一起下楼去接一下你大嫂子!”

    “大嫂子?呵,封老二又弄了一个小妾呢?嫂子,你可真够大度的!”

    白默似乎又觉得不太对劲儿,“不对啊,不应该你是大嫂,小妾排二嫂么?”

    他本能的以为:林雪落口中的嫂子,应该是封行朗的小情人才对!

    “不是啦!是你大嫂子!你邦哥的女人!”

    “啊?我邦哥有女人了?”

    白默震惊得能吞下一枚鸡蛋,“什么时候有的啊?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是无恙的亲妈啦!”

    雪落一边解释,一边催促着白默一起下楼。

    “无恙的亲妈……”

    白默陷入了深思,“无恙不是朗哥的私生子么?他亲妈怎么成了邦哥的女人啊?这封老二竟然让邦哥捡他的破烂……”

    这什么跟什么啊?!都扯到爪哇国去了!

    “白默,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无恙可是严大哥的亲生儿子!我家行朗才是无辜的背锅侠!”

    “……”

    这一会儿说无恙是邦哥亲生的,一会儿又说无恙是封老二亲生的,真不知道该信谁了!

    “一会儿再跟你解释!我们先下楼接无恙和Nina姐!”

    奔出来的雪落和白默,看到聊得正欢的封家两兄弟。

    “雪落?你们俩去哪儿呢?”

    车外先看到雪落和白默的封立昕提声问道。

    雪落没肯声,并不是她不想搭理封立昕;而是不想搭理刚刚在电话里凶她的男人!

    “去接我大嫂子!封老二私生子的亲妈!我邦哥的女人!”

    这关系,愣是被白默给复杂恶心化了!

    封立昕半天都没缓过来,“白默那小子刚刚说去接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