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69章 女主人的姿态

第1369章 女主人的姿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69章 女主人的姿态

    “封行朗,你儿子毛还没长齐呢,就惦记人家闺女了?”

    雪落格格一笑,“我跟诺诺在严大哥的御龙城里呢!你下班了赶紧过来……对了,顺便把Nina姐和无恙一起带来呗!”

    “什么?你在御龙城?你去御龙城干什么?”

    刚刚还你侬我侬的话风,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赶紧带诺诺回封家!就现在!立刻!马上!”

    “行朗,你吓到我了!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雪落不满的哼声,“严大哥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宴请大家一起聚餐,顺便帮你解解压……你干嘛又吼又叫的啊?”

    严邦一直静默的听着。从林雪落的言语中,他猜得到手机那头的封行朗会是怎么样的声色俱厉。

    “还解压个P啊!赶紧的带着诺诺回去!我让巴颂去接你们!”

    “不用!别让巴颂来,你也别来!我跟诺诺会自己回去!挂了!”

    不等手机那头的封行朗再度的咆哮,雪落便直接将手机给挂断了。

    “怎么,阿朗还气着呢?”严邦淡问一声。

    “放心吧严大哥,保准行朗半个小时内就会赶到!他那点儿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啊!”

    雪落完全没把丈夫封行朗在电话里的那通莫名其妙的发怒放在心上。即便在封家,他也时不时咆哮这么一下两下的,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看着林雪落依旧心情愉悦的去跟诺诺和团团玩耍去了,严邦的浓眉浅浅蹙起:难道不可一世的封行朗,真会屈尊于林雪落这个弱女人的‘摆布’?

    招之即来!挥之不去!

    也不知道封行朗这个大爷赶过来时,又要怎么跟自己闹腾发飙了!

    邀请封立昕的电话,是莫冉冉打去的;在她说出聚餐的地点是在严邦的御龙城时,封立昕只是稍稍的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他并没有多问莫冉冉什么,但既然莫冉冉和女儿封团团已经去了,他就一定会去。

    先赶到的,竟然是白默。

    让雪落惊讶又愤怒的是:白默竟然带着水千浓和豆豆和芽芽一起过来赴宴的!

    水千浓左手牵着豆豆,又手牵着芽芽,很礼貌且乖巧的跟大家打着招呼。

    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这算怎么一回事儿?袁朵朵呢?

    拜托,袁朵朵才是他白默光明正大的妻子好不好!

    “白默……朵朵呢?”

    雪落本以为这聚餐会增进袁朵朵和丈夫女儿独处的感情,却没想到白默竟然把水千浓给带来了,而把袁朵朵给丢在家里了?

    “你的好闺蜜,她正忙着实现她的人生理想和价值呢!”

    白默淡而凉意的悠哼一声,“她怎么有空来这种场合浪费时间呢?!”

    “朵朵没来?那你打过她电话没有啊?”雪落有些染怒。

    “打与不打,都是那个样儿吧!她的事业心很强的!什么女儿们了,我这个丈夫了,以及九十多岁高龄的爷爷了,统统靠边站!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她为事业而奋斗终身!”

    这话说得……不但够呛够讽,而且还冷到骨子里了。

    “白默,你怎么能这样说朵朵呢?朵朵可是你的妻子啊!”

    雪落替袁朵朵鸣起了不平,“女人也不一定非要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不好吗?”

    “好啊!相当的好啊!我非常非常的支持袁朵朵出去工作!实现理想,实现价值!非常的励志!简直就是女人们要学习的楷模!”

    “……”说真的,雪落真的无言以对白默这番冷嘲热讽的话。

    出去工作,是袁朵朵自己选择的;豆豆和芽芽没人照顾,白默也就只能请早教老师回来。

    可是……可是,为什么白默说的这番话,怎么听怎么怪怪的呢!

    他明显就是在强烈不满袁朵朵的所作所为啊!

    “大白白……”

    林诺小朋友蹦哒了过来,像是弹力十足的小炮弹似的跃进了白默的怀里。

    “哟喂……诺小子,你怎么又双叒叕重了……大白白都快抱不动你了!”

    “大白白,那你怎么光长帅,不长力气啊!”

    小家伙这夸人的话,还是蛮动听的。

    “是不是被你最爱的亲亲妈咪接来这里的啊?你小子好幸福呢……”

    白默叹息了一声,“你妈就应该学学你朵朵姨,把你丢给保姆多好啊!”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

    雪落大概知道白默为什么会对袁朵朵如此的冷情冷意了。再这样下去,他们夫妻俩可真要‘相敬如宾’了!又或者被那个水千浓后来者居上!

    “大白白,你太坏了!我妈咪那么爱我,怎么可能把我丢给保姆呢!”

    小家伙的话,更让白默听着堵心了。自家女儿们怎么就摊上了袁朵朵这么个冷血无情的亲妈呢!

    估计当初,袁朵朵也不是太想生下她们的吧!

    那跟他躲猫猫似的藏来藏去,又算怎么回事儿?

    总而言之,女人的心,就它妈的海底针,怎么也猜不透的!

    雪落想说什么,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寻思片刻之后,她闪到隔壁的休息室里给袁朵朵打电话。

    “朵朵,你在哪儿呢?真想把丈夫和女儿们让给别的女人啊?”

    雪落急切的质问声,让原本就情绪低落的朵朵更为黯然神伤。

    “我在上班啊。怎么了雪落?白默他又怎么了?”

    “袁朵朵,你还上个毛线的班啊?!今晚大家在御龙城里聚餐,白默竟然把水千浓给带来了。豆豆和芽芽被她牵在手里……简直就可以代替你这个亲妈了!”

    手机那头,是良久的沉默。

    “朵朵,你说话啊!”雪落有些怒其不争,“你还是赶紧的过来吧!”

    “雪落……我还是不过去了吧……去了又会忍白默不高兴。”

    袁朵朵的声音嗡嗡嘤嘤得比蚊子叫高不了多少。

    “你管他高不高兴呢!至少在大家面前,你得维护你白太太的地位!还有豆豆和芽芽亲妈的身份!”

    雪落不知道袁朵朵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畏首畏尾、患得患失。

    是潜移默化?还是不再看好她跟白默之间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