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67章 人家好怕怕……

第1367章 人家好怕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67章 人家好怕怕……

    “那就不矫情了!”

    雪落在男人五官清冽的脸庞上赏了一记响吻,“大大方方的跟老婆孩子一起去佩特堡看河屯呗!”

    不等男人反驳或是拒绝,雪落又撒娇似的蹭昵,“老实跟你交待吧:我跟诺诺已经让莫管家订好了机票哦!就知道我家亲夫是个深明大义的好夫君,好亲爹!”

    知道男人不会好受,雪落再次拱进了丈夫的怀里,用自己的唇瓣勾勒着男人锁骨的轮廓。

    “连你也算计亲夫是么?”

    男人的情愫被女人给勾勒而起,一个反扑便将怀中的女人给锢在了书桌上,“实在是太大胆了!接受亲夫的惩罚吧……”

    “英雄……请原谅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吧!人家好怕怕……”

    雪落娇滴滴的求饶声,就像那情和爱的导火索,瞬间便点燃了男从的全身。

    “怕了?还有更凶狠的……”

    男人开始扯开自己身上睡衣的腰带,“就问林小姑娘你怕不怕……还是又怕又爱?!”

    男人总能把情话说得如此的让人脸红心跳。雪落爱听男人这细细密密的情话,就像被封在了蜜罐子里一样,甜得忘我。

    “不要嘛……你不能对本姑娘这么粗鲁的!本姑娘想回房间里去……”

    雪落轻咬着唇,那俏中带羞的面容,着实的养眼。

    “那就依了林小姑娘,我们起驾回宫!”

    封行朗抱起怀中娇羞的女人,一路吻至了卧室里。

    ……

    御龙城是个什么地方,想必绝大多数在申城居住的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

    这批鲜活的水产是下午四点送来御龙城的,正好能赶上晚餐时用上。雪落便一起跟着货车把水产送来了御龙城。

    讲真,严邦给的价格,比市场零售价还要高出一些。这让雪落很不好意思。她知道严邦不差钱,但这跟变相送钱似的……雪落只有能督促着养殖场将送给御龙城的货物,要精挑细选再细选!

    来都来了,雪落想见上严邦一面,也好给严邦道个谢。

    御龙城的环境,雪落并不熟悉;好在接待的后勤部经理知道雪落是封总的夫人;而封总又是严总的挚友,自然就格外的客气恭谦。

    听封太太说她要当面感谢一下严总,他便领着雪落去生活区见严邦。

    “封太太,我已经给豹爷打过电话了。您先在这里稍等片刻。”

    “谢谢唐经理!您去忙吧,我在这里等着就行!”

    等后勤部的唐经理离开之后,雪落便开始打量起会客厅的布局和格调:延续着御龙城俗气的金碧辉煌。一点也没有居家的温馨感。

    当然,这里也不需要有什么居家的温馨;它要的就是想顾客上帝们有种当大爷当大帝的奢华感!

    豹头进去起居室时,严邦还处于醉生梦死的状态。封行朗的冷漠,着实扎疼了他的心。

    冷不丁的,又想到了Nina那个阴险女人的提议:娶了她?

    想想真够恶心的!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竟然敢张嘴让他娶她?胆儿肥得让严邦萌生起要直接弄死Nina的戾气。

    “邦哥,林雪落想见你。她人已经在会客厅里等着了。”

    “林雪落?”

    严邦喃了一声,瞬间清醒了不少,“她来干什么?”

    说真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严邦,还真有那么点儿小小的忌惮:林雪落会来质问他,为什么要跟她抢封行朗!在一个弱女子面前,他还真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

    “她是跟着养殖场货车一起来送货的!我估计她应该是来感谢你半买半送钱给养殖场的!”

    严邦横了豹头一眼,“这种话不许在林雪落面前说!”

    “知道的邦哥!”

    十分钟后,严邦一身正装出现在了会客厅里。

    “弟妹来了?怎么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我好让厨子准备准备。”

    “不用的严大哥!我刚好送货过来。”

    雪落抿了抿红唇,“特想当面感谢一下您。”

    “举手之劳而已!”严邦礼节性的扬了扬手,“弟妹用不着如此的客套!”

    雪落看到了严邦右手上包扎的沙布,“严大哥,你的手怎么了?受伤了?”

    “哦……没事儿!皮外伤,小意思。”

    严邦不上心的说道。听起来并不想告诉雪落实情。

    门外的豹头接过服务生手里的茶水盘走了进来。

    “豹头,严大哥的手怎么会受伤的啊?”雪落又多问了一声。

    “被二爷让人给砍的呗!”

    其实刚刚豹头已经听到主子严邦只是想敷衍过去;但林雪落又问时,他便顶风说出了事情。

    “啊?被行朗让人给砍的啊?”雪落着实一惊,“严大哥,是真的吗?”

    “闹着玩的。弟妹不用上心!”严邦咧嘴淡淡一笑。

    可雪落却黯然下了神情,“严大哥,对不起啊……行朗他最近心情不好……”

    “阿朗怎么了?”严邦紧声追问。

    雪落长长的叹息一声,“是因为河屯的事。”

    “河屯?河屯怎么了?又想折腾什么幺蛾子?”严邦再问。

    “河屯受伤了,断了一条手臂……也不知道接成功了没有。诺诺这几天闹腾着要去佩特堡看河屯……行朗正头疼着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呢……”

    严邦若有所思。其实内心还是相当释怀的。封行朗并不是真的不想见他,而是因为河屯的事烦了心,所以才会故意跟他对着干。

    “诺小子想去看河屯,那就让他去呗!”

    心情愉悦起来的严邦,瞬间就变得开明许多,“好歹河屯对诺小子还有点儿养育之恩。”

    “关键是行朗跟诺诺打赌赌输了,小家伙缠着行朗要一起去佩特堡看河屯!行朗一边想维护他这个亲爹一言九鼎的光辉形象,一边又不想去看河屯……所以最近就老闹情绪!”

    雪落歉意的再道歉,“严大哥,真的很抱歉……行朗的臭脾气,就是这么的坏!发起怒来,根本就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好在您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

    “弟妹多虑了!”

    严邦笑得格外的心情愉悦,“我真要跟阿朗置气,估计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被他给活活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