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66章 娶了我!

第1366章 娶了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66章 娶了我!

    看着严邦那张顽固不化到让人厌恶的脸,封行朗真的很累心。

    还有严邦手背上一直往下蜿蜒汇聚,再顺着指尖滴落的红色血液,都让封行朗越发的堵心。

    “你不想见我,我哪敢有意见……我只是想知道你不想见我的原因!”

    “原因?”封行朗冷淡的勾了一下唇角,“你明知道的!又何必多此一问呢!这样只会让人感觉你蠢!”

    “要是你真不想见我,吭个声就行了,犯不着让两条狗来拦我的路!”

    严邦是容许封行朗时不时不想见他的;他也没指望着封行朗每次都能对他和颜悦色。

    但被两个卑劣的下手拦住了去路,实在是让他愤怒难忍。在严邦看来,这些低等的下人,都不配跟他平起平坐的讲话或沟通。尤其是阻止他来见封行朗。

    “还有脸说别人是狗?我看你自己连狗都不如!”

    封行朗嗤声冷哼,“滚出去吧!别把我的地儿给弄脏了!老子不喜欢血腥味儿!”

    “我真那么讨厌我?”严邦冷生生的笑了笑。

    “何止讨厌……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把你给灭口了!你解脱,我也解脫!”

    封行朗浅瞟了严邦一声,“严邦,你真让我厌恶透了!明知道我跟你不是同一类人,却非在逼迫我去做我深恶痛绝的事……你这么践踏着我的自尊,又于心何忍呢?”

    “有这么严重么?”

    严邦竟然咧嘴笑了起来,“你咬人,我还不能正当防卫了?”

    “……”封行朗的唇角微蠕了一下,“滚出去!老子不想看到你这张肮脏的脸!”

    “不想看,也看了这么多年了……”

    严邦无赖的哼笑,“也没把你给恶心死啊!”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严邦那血流不止的手背上,淡声:“我休息室有药箱,自己把伤口处理一下!我闻着头疼!然后你怎么进来的,就怎么滚出去!”

    严邦知道封行朗的确不太喜欢血腥味儿,以及各种刺激性的味道;便顺了封行朗的意,先进去休息室把手背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

    可等严邦出来的时候,封行朗已经不在办公室里了。应该是刚离开不久的,严邦便疾步转身去追。

    可Nina去堵住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同时也拦住了严邦的去路。

    “封行朗去哪儿了?让你给我留话了?”

    在作答严邦的问话之前,Nina把办公室的门关了个严实。然后才缓缓的开了口:

    “严邦,娶了我吧!”

    Nina的神情很平静。丝毫没有神经错乱的冲动。

    “……”可严邦眼中的厌弃,却是显而易见的,“什么?娶你?你它妈吃错药了吧?!”

    “严邦,你只有娶了我,才能跟封行朗光明正大的交往!要不然,早晚有一天,你跟封行朗的事会东窗事发。”

    Nina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她自己万万也没想到:会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刚刚严邦血流不止的手背,着实刺激到了Nina的脑垂体。

    她想挽救严邦;想让严邦能够活得更久一些。

    “已经晚了!已经东窗事发了!”

    严邦蔑视的哼声冷笑,“十几天前,封立昕已经来找过我了,并让我离他弟弟封行朗远点儿!”

    “严邦,如果你再任由事态这样毫无控制的恶化下去,一旦传进了林雪落的耳朵里,你离死也就不远了!封行朗对林雪落有多深爱,那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封行朗必须在他妻儿面前维护他这个丈夫和父亲的光辉形象!如果他的形象受损,又或者你对他的妻儿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你觉得你还能久活于世吗?更别说光明正大的跟封行朗交往了!”

    Nina那通长篇累牍的剖析,严邦应该是听进去了。但他看向Nina的神情,依旧是蔑视的。

    “要让我娶你这么个恶心东西……还不如死了算了!”

    无论Nina的话有多么的在理,但要让严邦娶了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简直是要他的命。

    “我恶不恶心,并不重要!我的作用,只不过是个掩人耳目的挡箭牌!”

    Nina深深的吸进一口气息,“换句话说:有妻有子的严邦,完全是个正常的男人了!无论是来GK看望自己的妻儿;还是领着妻儿去封家作客;又或者是把封行朗约去御龙城,都不会再有人说三道四了!”

    见严邦很认真的在听,Nina又补充上一句,“至少在林雪落和她儿子面前,能蒙混过关!”

    “你真是个歹毒又可恨的怪物!”

    严邦丢下这句恶语之后,便一把推开Nina,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等严邦开着那辆车顶被蹭刮严重的兰博基尼驶离GK风投时,言出必行的把那个拦他的保安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

    封家三楼的书房里还亮着灯。

    封行朗微闭着双眸休憩着。那浅蹙的眉宇似乎出卖了主人此刻的心事重重。

    一个柔若无骨的悠香之体送抱过来,像只慵懒的波斯猫似的,匍匐在了封行朗的胸膛上。

    “想心思呢?瞧你这眉头皱的!”

    雪落探出手来,轻抚着丈夫蹙起的眉头;想将他的烦恼给一并抹平。

    封行朗抓住了女人的手,送至唇边温情的亲了又亲。

    “林小姑娘,给你个机会猜猜:亲夫在是愁什么?”

    “应该是在愁:如何在封林诺小朋友面前维护好自己这个亲爹一言九鼎的光辉形象;而且还又不用答应他一起去佩特堡看望河屯!”

    “知夫莫若爱妻你啊!”

    封行朗赏了女人一记深吻,“林小姑娘可以接着想想,亲夫要如何的见招拆招!”

    “就知道你拉不下面子……要不这样吧:”

    雪落坐直起来,“我跟诺诺先去佩特堡,然后你乘下个航班飞过去。理由就是:来找老婆孩子!怎么样?这样的理由,够光明正大吧?”

    “那不还是得去?”

    封行朗捏了捏眉心,“既然一样要去,还矫那个情干什么呢……只会让小家伙看不起我这个亲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