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65章 要来暴力的啊?

第1365章 要来暴力的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65章 要来暴力的啊?

    GK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保安在看到严邦的那辆招风惹火的兰博基尼时,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网道闸给打开。

    “你它妈的瞎眼了?本大爷的车你不认识呢!”

    “严总,很抱歉:最近公司严查!非本公司车辆一律不得入内!还望您见谅!”

    “回头老子再收拾你这个瞎眼的东西!”

    严邦懒得下车,更懒得继续去跟这个眼瞎的保安多磨叽什么,狠加油门便直接轰了上去。

    ‘哐啷’一声,道闸愣是被严邦用他那限量版的大牛给撞开了。估计车顶被蹭刮的部分,维修费都要高达上百万的了。

    看到严邦驾车强行闯了道闸,保安立刻给总裁办公室打去了内线电话。

    意料之中的事!接完内线电话的封行朗,便斜目朝沙发上一直坐立不安的巴颂瞄了过去。

    被封行朗叫回来的巴颂,预感着自己这回应该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上次冒充封行朗,当了一回林诺小朋友的亲爹,而且还协助小家伙逃学了好几天……封行朗是时候找自己报仇了!

    可封行朗并没有审问或是斥责巴颂什么,只是让他坐着干等。一直到封行朗接到保安打来的内线。

    “严邦强行闯了GK的道闸!估计三分钟后就会出现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外。你要干的活就是:阻止那个神经病进来!”

    微顿,封行朗悠声问,“还记得怎么砍人吧?”

    “要来暴力的啊?” 巴颂微微一怔,“就说你不在办公室里,也能把严邦给打发走的。”

    “学会顶嘴和质疑了?丛刚平日里也是这么教你的?”

    封行朗冷哼,“我的命令,不是让你质疑的,而是让你立刻去执行的!”

    “知道了封总!”

    巴颂不知道封行朗又在唱哪出。但看这样子,应该是和严邦闹了不少的矛盾。只是奇怪,他们俩明明不是好基友么,怎么会让他用暴力的方式去驱赶严邦呢?

    在巴颂走出办公室门没几秒,严邦便铁青着一张疤痕脸赶到了。

    看到横身在总裁办公室门外的巴颂,严邦疤痕脸变得更加的狰狞恐怖。

    在严邦的地盘打地下黑拳时,严邦跟巴颂交过手。巴颂输得很惨烈。

    不过现在的巴颂,要比当初那个稚气未脱的毛头小伙子成熟上很多;当时巴颂惨败,有没有故意的成分,那就不得而知了;但丛刚却成功的将他安插在了封行朗的身边当近身保镖。

    只不过爱妻心切的封行朗,一般情况下都让巴颂做妻子林雪落的专职司机和保镖。

    “滚开!”

    严邦低厉一声。那满脸的横肉拧得有些凶残,“你它妈的想找死么?!”

    “严总,封总他心情不太好,不想见您!”

    提防着严邦跟封行朗和好如初之后,自己会得罪了严邦,于是巴颂说话就委婉了很多。

    “他心情好不好,还轮不到你一个狗腿子在我面前不停的吠叫!”

    严邦并不知道怎么去尊重别人。即便是封行朗,他也会忽视一种叫‘他人自尊和颜面’的东西。

    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是这般的肆意妄为。

    “严总,我只是个看门的!”

    巴颂知道跟严邦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便索性低姿态的跟严邦坦白,“这是封总的意思!还希望严邦不要为难在下!”

    “拦我者,死!”

    严邦狠气一声,用自己健壮如牛的体魄径直朝清瘦的巴颂狠撞了过去;承受不了严邦的蛮力狠撞,巴颂一个侧闪,避让开了严邦的猛撞。在严邦的手搭上办公室门把手的那一瞬间,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冰冷的刀刃划开了严邦的手背,立刻鲜血直流!

    “严总,封总不想见您!您又何必自寻死路呢!”

    巴颂声音足以让办公室内的封行朗听到。他真的不想砍严邦第二刀。因为真想用暴力阻止严邦,第二刀就得砍中要害部位;而不是像第一刀这样只是警告。

    封行朗听到了巴颂的厉呵声;但依旧无动于衷的用手中的钢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

    巴颂的警告声没能‘打动’总裁办公室里的封行朗,却把Nina给惊吓到了。

    “巴颂!你在干什么?”

    Nina惊叫一声。她看到严邦那只血流不止的手。

    “封总不想见严总;可是严总执意的要闯进去!我只是奉命行事!”

    巴颂在砍严邦时,那是毫不手软。似乎有当初报仇雪恨的怨意夹杂在其中。

    “巴颂,有话好好说!你直接拿刀子砍人,实在太鲁莽了……难道你不知道严总是封总的好友吗?啊……”

    没等Nina把话说完,趁巴颂正分神在听时,严邦左手一记侧勾拳,重重的朝巴颂的下巴狠砸了过去。

    巴颂着实忽略了一点:严邦也是一个格斗和拳击的好手;而且他左手的勾拳打出的力道,要比右手更加的狠厉和迅捷。

    更没想到的是,严邦这么个自负之人,竟然也会用偷袭这损招儿!

    巴颂的反应速度不慢,但还是晚了半拍;严邦的勾拳砸中他右侧的腮帮上,一阵脑浆瞬间位移的眩晕感袭来,眼前一片闪过一两秒的暗黑。

    而严邦早已经趁机进去了总裁办公室。

    在看到进来的人是严邦时,封行朗暗自低嘶:真它妈是个废物!竟然连个神经病都拦不住!白给巴颂那东西这么多天的口粮吃了!

    封行朗对巴颂真的是失望透顶。看来跟他主子丛刚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而严邦那血流不止的手背,却让封行朗眉宇微蹙:看来这个神经病也没捞到什么便宜!

    “哟,严大总裁大驾光临,封某有失远迎!”

    封行朗笑得肆意而邪气,“你这手背怎么搞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多丢你严大总裁的脸呢!”

    这番挖苦又嘲讽的话,封行朗说得是笑意盈盈的。

    他就是能让人爱他到入骨,却又能恨他到牙痒!

    “听说你心情不好,不想见我?”严邦任由手背上的鲜血滴落着。

    “怎么,我不想见你……你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