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64章 很憋屈……

第1364章 很憋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64章 很憋屈……

    夏正阳这番对私生子夏以画溺爱之极的话,听得雪落着实的无言以对。

    他眼里和心里,难道就只有他儿子夏以画一个人?!

    也就越发的同情起舅妈温美娟母女四人。

    大女儿离了婚;二女儿因非法打一胎导致了终身不孕;三女儿现在又被人给糟蹋了……

    可舅舅夏正阳的一颗心竟然还只扑在他的私生子夏以画身上!!

    夏以琪的事,雪落也是听夏以书说的。夏以琪自己还以为只是单纯的手术后大出血,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生育能力。

    摊上了夏正阳这么个不负责任的丈夫和父亲,想想就觉得舅妈母女四人可怜又可悲!

    “那,那改天吧。”

    “好!等舅舅把以画照顾好了之后,再打电话给你。”

    雪落黯然的挂断了电话,久久的沉默不语。

    没想到这一耽搁,还真把这件事给耽误了下来!也为后来血腥的哀事埋下了隐患。

    ……

    封行朗在进去总裁办公室之前,顺便来秘书部视察工作。

    其实他是故意的!

    当他看到Nina怀里抱着的小无恙时,他俊眉深蹙了起来:小家伙安然无恙,依旧呆萌可爱;嘴巴里正啜着安抚奶嘴,在看到封行朗时,立刻咿咿呀呀的直扑扑。

    封行朗没有逗留,在Nina转身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已经消失离开了。

    这一刻,封行朗突然滋生起一缕被欺骗的感觉!

    的确如此!

    自己应该是被严邦和Nina合谋给欺骗了!能感觉到,他们应该是达成了某种见不得光的利益。

    一起在诓他封行朗?

    封行朗没有进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安保室。

    一个小时后,封行朗才回到了他的总裁办公室。

    Nina等在他的办公室里。她应该是从小无恙那欢快的反应判断出:那个在玻璃门外一闪而过的身影,应该是总裁大人无疑了。

    “封总,您去哪儿了?”

    “我的行踪,什么时候需要跟你交待了?”

    听得出,封行朗的心情不太明媚。

    “总裁大人,您这是怎么了?又拿我们这些讨饭吃的小职员出气呢?”

    Nina走近过去,刚要抬手给封行朗做减压按一摩,便被封行朗伸手给推开了。

    “Nina,你跟严邦达成什么协议,又或者里应外合的想算计我的公司……都无关紧要!但是,如果你要做出什么坑害我这个人,或是我家庭的事,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封行朗将每一个字眼都说得清晰,他直视着Nina的眼底,深邃如一湾能溺死人的幽潭!

    Nina怔默了一下,“封总,您抬举我了!即便我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更没有那个能耐!”

    知道在狡猾如狐的封行朗面前,要是自己不交待点儿什么,是敷衍不了他的。

    “我只是一个可怜的母亲……我只想跟我的孩子平平静静的生活!”

    “于是,你就答应了严邦一些事?”

    “……是的。”

    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当然就不必说开说破。

    “这孩子带多了,也变得妇人之仁了?真够蠢得可以!”

    封行朗抿了一口咖啡,更深的拥在了大班椅内,微眯起了眼眸。

    “Nina,你觉得离开了我,你能Hold住严邦那个神经病?!”

    “可当时,我别无选择!只要能跟无恙在一起,让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

    “什么样的代价你都愿意?如果是要了你的命呢?你还能跟无恙在一起吗?”

    封行朗低嘶着。满染着被人欺骗和捉弄后的愤怒,“还是你想把无恙一起带进地狱去?!”

    “封总……我错了。”

    良久,Nina才道歉一声。

    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再次端起咖啡浅抿。

    “猜猜看,我配合你造出严无恙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Nina深睨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男人,微微轻颤了一些唇角,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其实我的最终目的,就是想弄死严邦!”

    Nina着实震惊了,“不,不,你不会的!你对严邦……还是有感情的!”

    “感情?什么感情?”

    封行朗厉声冷问,“我对严邦的那点儿兄弟之情,早已经被他的恶劣又变态的行径给透支完了!”

    “可你为了赎回他,不惜割让了GK百分之十的原始股权……”

    “那是严邦能从我这里透支掉的最后一丁点儿兄弟手足之情!你如此的助纣为虐,只会加剧他的死亡!懂吗?白痴!”

    封行朗很少这样谩骂Nina。看来此刻着实是气愤难平了。

    “无恙,无恙他……不能没有爸爸!封总,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Nina从脸颊上滚落的泪水,是真诚的。

    “Nina,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知道进退,为人也圆滑,但又不失你的个性和风范!但现在看来,你已经蠢得无可救药了……”

    封行朗浅吁出一口浊气,“想弄死严邦的人,几乎每天都在排队!无论是早就跟他结仇的河屯,还是不屑下手的丛刚,他们想要严邦的命,都是分分钟的事儿!还有那些申城受过严邦委屈的阿猫阿狗,就不提了!”

    “虽然我保严邦,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留他当个可利用的挡箭牌!但这个挡箭牌现在已经失控了……你说我还有留他的意义和必要吗?”

    封行朗的声音冷冷的,像是要冷到骨子里去一样。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Nina看向大班椅内几乎陌生的封行朗。

    “办法自己去想!”

    封行朗朝杵在他面前的Nina扬了扬手,“出去做事吧!”

    “好的封总!”

    Nina微微提息,调整好姿态后才走了出去。她不想被手下的职员看出她的失魂落魄。

    目送着Nina离开,封行朗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眉心:真它妈够憋屈的!

    那股暴躁之气,依旧堵在心口难以平复。

    电话是打给巴颂的。他被封行朗派去给妻子林雪落当司机,兼职保镖。

    一般情况下,封行朗要找巴颂,干的基本上都是见血的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