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63章 漫长的不消停

第1363章 漫长的不消停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63章 漫长的不消停

    “亲爹,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小家伙回头瞄了一眼坐在衣帽间皮墩上默不作声的亲爹封行朗。并没有觉得亲爹因为他如此的勤快而兴高采烈。

    于是,小家伙又追问上一声:“亲爹,你该不会是想耍赖皮吧?你可是答应了亲儿子要一起飞去佩特堡看望我义父他们的哦!亲爹,你必须在亲儿子面前一言九鼎的!”

    小家伙的逼问,到是真把封行朗给问住了。

    想在儿子面前维护他这个亲爹的光辉形象;可又不想履行承诺去佩特堡看望河屯!

    办法总会想出来的……

    “亲儿子,你都给亲爹收拾了些什么行李啊?”

    这是封行朗惯用的伎俩:转移话题。

    “亲儿子给亲爹收拾了三件衬衣,三件短裤和三件长裤,还有亲爹耍帅的领带哦。”

    “那鞋呢?”

    见小东西被自己带歪了,封行朗便继续的追问着。

    “鞋子穿在脚上不就行了?!对了,还要带三双袜子……还是七双吧!正好一天一双!亲爹的脚实在是太臭了,没人会帮你洗臭袜子的!除了可怜的妈咪和可怜的安奶奶!”

    小家伙又钻进了衣帽间,开始替亲爹找寻干净的娃子。

    看到小家伙铁了心会去佩特堡看望河屯,封行朗的眉宇再一次的沉敛起来。

    看来,自己是回避不了了!

    什么有工作要忙,身体不舒服,都糊弄不了日渐懂事的小东西了!

    他的孩子长高了,也长大了……也更懂事了!

    封行朗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衣帽间忙碌的小身影,眸光中一片慈爱。

    有时候他也挺羡慕儿子封林诺的,会有如此之多的人宠爱着他,呵护着他!或许唯一的遗憾,就是缺少了他这个亲生父亲的五年陪伴。

    “诺诺,别找了……过来让亲爹抱抱!”

    泛滥的父爱上涌,封行朗逮住了正往行李箱里塞袜子的林诺小朋友,将他紧紧的拥抱在怀里,又蹭又亲!没完没了的再蹭再亲!

    “亲爹,不要再亲了……你的胡子扎得亲儿子的脸好疼的!”

    小家伙揉了揉被封行朗蹭得有些泛红的小脸蛋儿,“再说了,亲儿子都是大孩子了,你老这么肆无忌惮的亲我,也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的?你是我的孩子,永远都是……亲爹我想怎么亲自己的孩子,就怎么亲自己的孩子!别人管不着,你也管不着!”

    封行朗再次勒紧怀里挣扎中的小家伙,胡乱的是又是一通好蹭好亲。

    为了能把混蛋亲爹骗去佩特堡看望义父,自己只能乖乖的忍着了!

    ……

    雪落纠结了一晚上:究竟要不要把真相告诉还被蒙在鼓里的夏以书!

    原本是想让丈夫封行朗当这个恶人的,却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比恶人还要残忍。他竟然选择了任由夏以书继续做她的黄粱美梦!

    难道真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雪落知道:如果哪一天夏以书知道了事实的真相,肯定会牵连到丈夫封行朗的!而且她这个表姐只会跟着遭殃!到时候,自己是不是还要装着不知情?

    就目前的情形看来,舅舅舅妈应该都不知道夏以书已经怀有身孕的事。要不然,舅妈肯定不会这么安静淡定。她那么看中自己的三个女儿,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怀上一个不明不白的孩子呢!

    女儿夏以书被豹头给糟蹋了,夏家本就吃的是哑巴亏;因为那是他们自己的女儿咎由自取!

    夏以书也算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受到了惩罚,并付出了代价!

    可现在,夏以书肚子里竟然有了她自己的犯错罪证……其实也是豹头趁火打劫的罪证!

    思前想后,雪落还是觉得:先把夏以书的怀孕一事告诉舅舅夏正阳!

    之后究竟要怎么定夺,那也是夏家关起门来的事儿,也免得夏以书闹到GK风投去自取其辱的好!

    其实雪落考虑最多的,还是夏以书肚子里才两个月的身孕。

    如果夏以书不想要,现在决定去留还来得及!要是继续隐瞒下去,等到肚子四五个月,或是七八个月时,要想做掉,那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还有一点,就是夏以书一直认为肚子里怀的是封行朗的孩子;要是她只是因为这个原因非要生下来……那又会是漫长的不消停!

    是约见一下舅舅夏正阳呢?还只是打个电话告之他呢?

    出于对舅舅的尊重,雪落决定跟夏正阳见了面再说。

    地点当然不会选择在夏家。雪落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在这个节骨眼去夏家捅娄子。

    指不定舅妈会不会拿刀砍她呢!一想到舅妈拿刀砍夏以画的情景,雪落就心有余悸。

    “舅……”拉长声音的眷眷呼唤。

    雪落从小就被夏正阳领回夏家了。虽说他这个舅舅当得不太称职,但雪落还是挺依赖夏正阳这个唯一的亲人。偶尔顾及到雪落,夏正阳也会表现一下他对雪落这个外甥女的关爱;每每这个时候,雪落便会感动得泪眼朦胧。

    “怎么了雪落?声音怎么低低的?找舅舅有事儿?还是想舅舅了?”

    夏正阳温和着声音问道。听起来,应该已经从女儿夏以书被豹头给糟蹋了的事件中翻篇了。

    其实女儿被一个痞子给糟蹋了,做为父亲的夏正阳也挺愤怒的。

    他一直盘算着想给豹头一个教训,可最近十来天,豹头一直躲避在御龙城里不敢出来。

    其实夏正阳真是看低豹头了。这些天他不出御龙城,是因为要看守着情绪失控的严邦,而并非忌怕他夏正阳。在这之前,夏正阳买通的一帮人已经出过一次手了,只是刚进御龙城,就被里面的内保给打了出来。豹头在得知闹事的是夏正阳时,也没追究。

    “舅,我想跟您见个面。您今天什么时候有空啊?”

    “今天啊……”夏正阳寻思了几秒,“今天我还要去趟星河城看你表弟!以画他最近不好好吃饭,说是胃疼得利害……我带个医生过去看看他。以画这孩子,就是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