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57章 淡薄的夫妻感情

第1357章 淡薄的夫妻感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57章 淡薄的夫妻感情

    豆豆和芽芽被白家的早教老师水千浓领去给白老爷子问晚安了。

    自从水千浓来到白家,一改两个小公主往日的一些习惯,每天都会领着她们主动的去给曾爷爷白林枫问早安和晚安。

    像这种尊老敬老的行为,白老爷子自然是喜欢得紧!

    关键是他还能单独的跟两个小宝贝相处一时半时的,每每这个时候,老爷子便格外的神清气爽。

    那种越活越年轻的祝福,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迈的白老爷子是越来越疲乏于日常的活动。

    “朵朵,你怎么不跟着豆豆和芽芽一起去给老爷子问晚安啊?”

    雪落埋怨起袁朵朵一声,“都快被那个水千浓完全占去风头了!”

    袁朵朵低垂下眼眸,浅浅的叹息一声,“雪落,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现在在这个家里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以前,还有豆豆和芽芽缠着我讨抱卖乖,可现在她们都去缠那个水千浓了!”

    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雪落,你知道吗,每当看着那个水千浓领着我的两个女儿跟我挥手道别的时候,我别提心里有多难受了!”

    同样都是身为妈咪的女人,雪落当然能够理解此时此刻袁朵朵的伤感。

    要是看到诺诺跟某个女人比跟自己还亲,雪落觉得自己要么会疯掉,要么会把自己的孩子带离得远远的!她不会给任何动机不纯的女人亲近自己孩子的机会!

    “朵朵,依我看,你还是别出去上班了!就呆在家里守着豆豆和芽芽过日子!陪伴她们成长!”

    “哪有那么容易啊!”

    袁朵朵仰头滞看着水晶灯,“我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当初可是我自己吵吵闹闹的非要出去上班刷存在感……现在又要缩回来陪伴豆豆和芽芽的成长?你说白默他会怎么想我?”

    “你的女儿们都快被别的女人抢走了,你还管白默那二愣子怎么想呢!”

    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都这个时候了,雪落理解不了袁朵朵竟然还要去顾及白默的感受。让她早把自己的孩子夺回到自己身边了!

    有一点雪落的态度要比袁朵朵明确多了:抛弃一切,她林雪落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

    也就有了当初:即便要离开封行朗,她也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确保肚子里孩子的平安!

    虽然雪落爱惨了那个男人!朝思暮想得骨头都疼!

    “雪落,你说白默他找水千浓来白家……究竟是想达到什么目的啊?你说,他会不会是想先让这个水千浓跟豆豆和芽芽熟识,然后再把我一脚从白家给踹出去啊?现在白家上上下下,包括老爷子,都对这个水千浓喜欢得很!我觉得我在这个家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甚至于碍事碍眼的人!真的雪落……我真的好害怕!”

    袁朵朵匍匐在雪落的后背上,低声呜呜咽咽了起来。

    “瞧你这点儿出息?!还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袁小强吗?”

    雪落扯过纸巾来递给哭泣中的袁朵朵,“好歹你也是个正牌皇后,能不这么怂吗?”

    “正牌皇后?”袁朵朵冷冷的苦笑了一下,“可我怎么觉得我比冷宫里的妃子还惨呢!”

    提及冷宫这个茬儿,雪落便想起了一些事儿。

    “对了朵朵,你跟白默他……睡到一起了没有啊?”

    雪落问得委婉,但袁朵朵一听就能懂。

    袁朵朵哀意的摇了摇头,“说了估计也没人相信:自从我嫁给白默之后,两个人就从来没有做过……做过夫妻之实的事!所以我才觉得:白默应该是真的很讨厌我的!”

    “豆豆和芽芽都快18个岁了……还真的不正常呢!”

    雪落也跟着袁朵朵叹息一声,“应该不是白默那方面不行啊……不然豆豆和芽芽哪来的呢?!”

    “豆豆和芽芽,是被酒精给催化出来的!”袁朵朵又是一声苦笑。

    “酒精……催化?”雪落喃喃自语着,“那就来个酒精催化!”

    雪落紧紧的抓住了袁朵朵的双臂,“趁那个水千浓殷勤万分的在给你带着豆豆和芽芽,你就抓住这个机会,让白默再来一次酒精催化!!”

    “啊?你,你该不会是……是想让我把白默灌醉了,然后行,行苟且之事吧?”

    袁朵朵瞪大着双眼,实在不相信这会是温婉的林雪落所想出的馊主意。

    要知道在学校时,只有她袁朵朵豪情万丈的份儿;而林雪落则是个小家碧玉型的乖乖女。

    “我就是这个意思!”雪落肯定一声。

    “真要这么做吗?会不会太……太下賤了点?我,我……我不是那种女人的!”

    “什么下賤啊?这叫夫妻情调!”

    好吧,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自家的男人越带越……荤!

    “再说了,你可是白默明媒正娶的妻子,这妻子跟丈夫弄出点儿小情调,也是理所当然的!改善夫妻生活,增进夫妻感情!”

    “可,可白默他……他会不会把我往不好的方面去想啊?”

    袁朵朵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撸不直了。总觉得这样的行为太过大胆放肆了。

    “如果白默还是不肯碰你,又或者是相敬如宾,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不行;要么,就是他外面有女人了!”

    其实袁朵朵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毕竟夜莊是那种风花雪月的地方,一个男人横行其间,难免会湿掉自己的鞋。有好几次,袁朵朵在白默的衬衣衣领上都有发现女人的口红印。

    问他他也不解释。顶多就一句,“你要是不放心,大可以跟着我一起去夜莊啊!”

    “我现在是特别特别的六神无主!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捉摸不定!就说我家豆豆和芽芽吧……以为她们会成为我私有的贴心小棉袄,可她们现在也背叛了我,整天Momo老师的喊着转着!”

    袁朵朵淡淡的幽叹一声,“雪落,真是谢谢你……每次我心烦意乱的时候,你都会来陪我。”

    雪落回眸瞪了袁朵机一眼,“袁小强,你现在客套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