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56章 别装高尚了!

第1356章 别装高尚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56章 别装高尚了!

    “哇……好凉爽哦!”

    褪去了白天的燥热,山林里的晚风还是沁凉无比的。连月光也变得分外皎洁。

    小家伙爬上了护栏,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着凉爽的夜风。

    “小心点儿,别摔下去!”

    封行朗关切的提醒着爬上护栏的儿子,“快下来吧!露台里面一样的凉爽!”

    “亲爹,你说那片墓地里,会不会有Vampire(吸血鬼)?”

    因为好奇,似乎小家伙对吸血鬼还挺感兴趣的。尤其是晚上来丛刚这里时,好奇心就更重了。

    “也许有吧。”

    封行朗悠哼一声,“乖儿子,你一个小毛孩子老提那种恐怖的东西干什么啊?要真有吸血鬼,估计你会吓到尿裤子了吧!”

    “才不会呢!要真有Vampire,我就把它抓回来养着!”

    “养一只吸血鬼?儿子,你这都什么奇葩的嗜好啊!”

    封行朗还真接受不了儿子的兴趣爱好。虽说他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但对于那种阴森恐怖的东西,封行朗还是敬而远之的。

    “亲爹,你跟我去墓地抓一只Vampire好不好?”

    这河屯养大的孩子,果然是天不怕地不怕呢。又或者小家伙还小,好奇心要远大于恐惧心理。

    “……”封行朗唇角微颤了一下,“关于吸血鬼,那只不过是一种传说!又没人真的见过什么Vampire!再说了,你舍得把大毛虫一个人留下吹冷风呢?”

    “我没关系的。你还是去陪你儿子抓吸血鬼吧!我正好也想看看Vampire长什么样儿!”

    丛刚不给封行朗推脫的机会。因为他知道封行朗不太喜欢墓地那种阴森森的地方。

    “亲爹,亲爹,快陪我去嘛!说不定真能抓一只Vampire回来呢!也让大毛虫开开眼界。”

    被丛刚这么一起哄,小家伙就更来劲儿了。

    “他们都在地底下睡觉觉呢!你去他们的地盘打扰他们休息……不太好吧?”

    封行朗委婉的拒绝着儿子那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的请求。

    “才不是这样的呢!Vampire都是白天在地底下睡觉觉,晚上出来活动的!亲爹你都Out了,连这点儿常识都不知道!”

    小家伙任性起来,真不是一般的难缠。

    “要不你跟卫康他们去吧。正好亲爹陪大毛虫说说话。”

    封行朗瞄到了在楼下晃动的卫康和彦纳瓦。好像正从一辆厢式货车里卸着什么。

    “好!”

    没想到小家伙竟然一口就应达了,转身便屁颠屁颠的朝楼下跑去,“亲爹,你要把大毛虫照顾好了哦!亲儿子肯定能抓个Vampire回来看你们瞧瞧!”

    “小心点儿!墓地阴气太重,别自己下地走,让他们抱着你!”

    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成人都畏惧的东西,小家伙竟然会乐呵呵的去寻找。

    小家伙已经不是第一次那眼前的那片墓地里寻找Vampire。上回丛刚已经带着他找过一回了。

    其实只要看透生与死,以及生命的起源与消失,就不会畏惧什么死人之说了。就像植物一样,从土壤里长出来,然后又回归到土壤里去。万物生生不息着。

    目送着儿子坐在彦纳瓦的肩膀上欢快的去找吸血鬼,封行朗才悠悠的开了口。

    “那两盆兰花……你究竟更喜欢那一盆?”

    丛刚微微一怔,应该是没想到封行朗竟然还会重新问他一回。

    “不是已经说过了,我喜欢那盆蝴蝶兰!”

    丛刚好脾气的又应了封行朗一声。

    似乎还有那么点儿小顾忌:担心封行朗会趁他儿子不在,对他乱来!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肤浅的人!”

    “是不是喜欢你随随便便选的那盆杂一交失败的墨兰,就不肤浅了?”

    丛刚看向封行朗;封行朗正好也在盯视着他。

    “其实你明知道墨兰是我选的,却故意说喜欢蝴蝶兰逗我儿子开心……对吧?”

    “你想多了,我就是更喜欢那盆蝴蝶兰!”

    丛刚侧过头去,追寻彦纳瓦跟小家伙的身影。小家伙手里挥动着荧光棒,在漆黑一片的墓地时,格外的引人注目。

    “丛刚,就因为你这种口是心非的选择,老子却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丛刚没接话。估计是觉得封行朗在无理取闹的耍矫情。

    “知道小家伙让我答应他什么吗?”

    见丛刚没开口回应,封行朗便自问自答,“如果我输了,小家伙让我答应他一起去佩特堡看河屯!”

    封行朗盯向直视着远方的丛刚,“你害我输了……所以你得负责!”

    “如果你不愿意去,没人能逼得了你!别找这样幼稚的借口!太矫情!”

    “……”这个狗东西!怎么话从他嘴里说出口时,便如此的刺耳呢!

    “看来,你是不打算负责了?”封行朗冷声问。

    丛刚侧过头来,淡淡的扫了封行朗一眼,“封行朗,有一点儿你必须清楚:即便是受了伤的我,要对付你,也是绰绰有余的!”

    要这么说,就真不友好了!

    完全是挑衅的行为!

    “就不能跟老子好好说话?”

    封行朗也没太过恼火。要说干架,他还真干不过丛刚。关键目的性不一样:一个只是强身健体;一个却是能要人性命的必杀技。虽说封行朗知道丛刚不会用在他身上。

    “那你想我怎么……负责?”

    丛刚淡声问,“跟你儿子改口说:我喜欢的是那盆墨兰?那种违心的话,我说不出口!”

    丛刚将封行朗有可能想说的话,提前给堵了回去。

    “丛刚,在我面前,你就别装高尚了!”

    封行朗悠哼一声,贴近半躺着的丛刚,“其实你去墨西哥城,只是为了报答邢二的恩情!顺便答应我儿子救了一下河屯……仅此而已!”

    丛刚没有着急反驳封行朗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封行朗的眼眸里像是浸透着星辰一样,借着月光,温润得像是在流动的星河。

    “我不高尚!但也没你这么猥琐!封行朗,你聪明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