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54章 会着凉的!

第1354章 会着凉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54章 会着凉的!

    “你大可以试试!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刀快!”

    丛刚浅眸扫了封行朗一眼,淡淡的轻哼一声。那眸中若有若无的藐视,看着就让人齿间发痒。

    可丛刚这样的威胁和恐吓,对封行朗来说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于是,封行朗索性将自己的一张俊脸横呈在丛刚的面前,近得几乎贴上了丛刚的鼻尖。

    “来啊!拿刀砍我啊!朝我脖子上砍!不砍你就是孙子!”

    “……无赖!”

    丛刚条件反射的将头侧向一边,不去直面封行朗那张痞气的俊脸。

    “量你也没这狗胆!”

    封行朗这才倨傲的坐回了小板床上,继续吃他的意面。

    而亲爹封行朗这样作死的动作,着实把吃面的林诺小朋友给吓愕了。

    可结果竟然会是如此的有惊无险?

    大毛虫竟然也拿厚脸皮的亲爹没辙呢!

    封行朗又吃了一口意面,似乎才想起什么;于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丛刚身上的空调薄被整个的掀开了。

    “你把刀藏在哪里?”

    封行朗上上下下扫视着丛刚的身体,好在丛刚没有什么赤身睡的恶习;但冷不丁的被人掀去了被子,还是有些尴尬的。尤其掀他被子的人还是封行朗这个无赖货色。

    “……”丛刚下意识的去遮掩自己的身体,“封行朗,你干什么?”

    “你睡个觉,养个伤,竟然还要藏着把刀?你说你活得累不累啊?”

    “要你管!把被子给我!”丛刚觉得自己尴尬得快说不出话了。

    “亲爹,你好讨厌!你这么掀被子,大毛虫会着凉的!”

    小家伙踮起脚从亲爹的手上夺来了薄被,然后小心翼翼的给丛刚盖好。

    “大毛虫,请原谅我混蛋亲爹吧,他老是喜欢做这种幼稚的恶作剧。我也拿他没办法!”

    “……”

    吃完晚饭,小家伙觉得亲爹封行朗似乎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亲爹,你不用回去哄你的女人么?”

    小家伙提醒着赖在小板床上慵懒横躺着的亲爹,“正好趁我不在,你跟你女人可以愉快的过二人世界啦!”

    “今晚,我们父子俩就属于大毛虫了!任他差遣使唤!”

    这话说得……如此的正义凛然、重情重义!

    可事实却是:妻子林雪落带着莫冉冉和小团团一起去了白公馆,自己回去也是孤家寡人;还不如赖在丛刚这里陪着自己的亲儿子!

    顺带消遣一下丛刚解闷儿!

    “啊?亲爹,今晚你也要留在大毛虫这里过夜吗?”

    惊愕的不单单是林诺小朋友,一旁沉默是金的丛刚也有些按捺不住了。

    “嗯!大毛虫他需要我!”

    封行朗自己给自己找的台阶,是又大又宽阔。

    “我一点儿也不需要!请你马上离开我这里!”

    微顿,丛刚又不留情面的低厉一声,“难道你想被彦纳瓦再丢出去一回么?”

    而封行朗只是悠悠的斜了丛刚一眼,“老子就喜欢看你这种: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丛刚后面想说的话,被封行朗硬生生的给呛了回去。

    “亲爹,你不要这么嚣张好不好?”

    连林诺小朋友都看不下去了,“这里可是大毛虫的家!”

    手机的作响,打断了父子俩的对峙。电话是雪落打来的。

    “是妈咪的电话……”

    小家伙把小脑袋挤到了亲爹封行朗拿着手机的臂弯里,“我来接!”

    “妈咪,是不是想亲亲儿子了?”小家伙卖萌的开声。

    “诺诺?你跟你亲爹回家了?怎么没留在大毛虫那里照顾他啊?”

    “我跟亲爹都在大毛虫家呢!原本大毛虫只想留我一个人的,可亲爹老赖着不肯走!而且态度还十分的嚣张,真拿他没办法!”

    小家伙叹息一声,“妈咪,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吃饭,乖乖睡觉哦……”

    “妈咪在朵朵阿姨家呢!今晚不回去了!”

    “妈咪,你怎么又去大朵朵家了?难道大朵朵又跟大白白干架了?”

    好吧,这白默跟袁朵朵三天两头的或冷战或热战,连小家伙都看出门道了。

    “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啊!让你亲爹接电话!”

    “哦……”

    小家伙一边乖巧的应声,却一边将手机按上了免提后,才送至亲爹封行朗的嘴边。

    “给你!妈咪的电话!”

    “行朗,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封行朗拉长着声音,“想亲夫了?”

    “想什么想啊!白默实在是太过分了!”

    刚刚餐桌上的一切,让雪落都觉得难受,就别说当事人袁朵朵了。

    “白默那家伙怎么你了?”封行朗坐直了上身紧声问。

    “他到是没有怎么我,是把朵朵给气得够呛!”

    听妻子这么一说,封行朗又慵懒的躺了回去,懒散的哼声问:“又怎么了?”

    “行朗,你不知道白默有多过分:竟然弄了个早教老师回来!而且还左一声‘千浓’,右一声‘千浓’的叫着!我听了都堵心,就别说朵朵了!”

    “唉……这袁朵朵也太难伺候了吧?她闹上闹下的要出去赚钱,白默由她去了;可两个呀呀学语的孩子总需要有人照顾吧?好不容易请回了个尽心尽职的早教老师……呵,她袁朵朵又不乐意了!”

    在妻子跟袁朵朵的电话煲里,封行朗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大概的缘由。

    “我没说请早教老师不行啊……只是白默对那个早教老师的态度,实在是太过暧眛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真心对自己女儿们好的老师,多关心了一点儿,多照顾了一点儿,这就成爱昧了?再说了,要不是袁朵朵自己作着要出去上班,狠心的丢下两个嗷嗷待哺的女儿,白默能急着去找回一个早教老师回来照顾他的两个小情人么?”

    “封行朗!你到底偏向哪边啊?”雪落有些怒了。

    “我哪边都没有偏袒,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没法儿跟你沟通了!”

    刚要挂电话,雪落又叮嘱一声,“跟诺诺一起把丛刚照顾好!别又像个大爷似的等着别人来伺候你们父子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