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52章 至死都要爱

第1352章 至死都要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52章 至死都要爱

    这个封立昕在搞什么鬼?

    非得神神秘秘的约他一个人单独谈事?竟然连他宝贝弟弟封行朗也要回避!

    要是让封行朗误会什么了,那就说不清了!

    虽说严邦有一百个不乐意,但看在跟封家两兄弟的交情上,还是单独会见了封立昕。

    “封家老大,你找我有什么机密大事儿呢?”

    严邦进来包间的时候,封立昕已经在包间里等上了半个多小时。他向来是个有耐心且好脾气的人。

    “怎么,我就不能单独约你聊聊?你别忘了,我们俩个可是早于行朗之前就认识了的呢!”

    “那是……旧相识嘛!”

    严邦大大咧咧的在封立昕对面坐下,“不知道你今晚找我有何指示呢?”

    “不敢当!来,我先敬你一杯!”

    封立昕先给严邦斟了酒,又给自己倒上。

    “你还真要敬我酒呢?就你那酒量,我能灌醉你十回!”

    严邦诙谐的哼笑,“行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别我才尝了个酒味儿,你就自己喝趴下了!”

    严邦的酒量那真不是吹嘘的。曾经封行朗跟白默两人轮番上阵的想灌醉严邦,最后却让严邦把他们两个给灌趴下了。要知道严邦喝的可是烈酒威士忌,而封行朗和白默只是喝红酒。

    其实封立昕今晚并不是来跟严邦拼酒的。就封立昕的酒量,严邦能灌醉他十个。

    封立昕放下了酒杯,坐正了身姿,并深嗅了一口气,才缓缓的开启了今晚约见严邦的目的话题。

    “阿邦,外面传闻,你对行朗他有……有那种有别于兄弟朋友友谊的……那种感情……”

    虽说封立昕来赴约之前就做出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在面对严邦时,出口还是支支吾吾了。

    “你就直接说:我喜欢你弟弟封行朗不就得了!拐那么大弯子干什么?又不是外人!”

    听得实在累人,严邦索性将封立昕支支吾吾想表达的部分直言不讳的说出来。

    “阿邦……你知道行朗他,他是有家室的人。”

    封立昕开始了他的絮叨式的好言相劝,“他有老婆,有孩子……”

    “是封行朗让你来劝我的?”

    严邦打断了封立昕的絮叨。问完之后,淡定且从容的将封立昕给他斟的酒一饮而尽。

    “当然不是!行朗怎么可能将这种事说给我听呢!再说了,他一直拿你当兄弟看……”

    “那就是林雪落啰?”严邦接着追问。

    “也不是!雪落她温婉善良,根本就不会想到你对行朗的感情会是……”

    封立昕顿了一下,改变了说话的方式,“她一直认为你跟行朗情同手足,是生死相交的好兄弟!”

    “那你今天来是几个意思?”

    严邦瞄了封立昕一眼,开始自斟自饮。

    “阿邦,刚刚我也说过了,行朗他有了家室,有老婆有孩子……”

    “我又没阻止他娶老婆生孩子!也没碰过他,或把他给睡了!你瞎着急个什么劲儿呢?”

    严邦有些不理解封立昕的意欲何为:是要让他离开封行朗吗?

    想都不要想的!任何人来劝他都不管用的!根本没的商量!

    “阿邦,你不能再放任这种感情继续下去了……对你,对行朗,对雪落、对诺诺,还有小无恙,都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封立昕,你磨磨唧唧的究竟想说什么?”

    严邦有些恼火。加之封立昕的吐词又不清晰,听起来着实的费劲儿。

    “我想让你跟行朗……保持一定的距离!”封立昕很认真的说道。

    “一定的距离?是多少?一米?还是两米?又或者三米五米?”

    严邦咧嘴一笑,“封家老大,我看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呢!虽然我喜欢你弟弟封行朗,但又不会真的把他给怎么着!他娶他的老婆,生他的孩子,完全自由啊!”

    “阿邦,话虽这么说……但你要是执意的放任自己的情感,总会有爆发的那一天。会破坏到行朗好不容易才有的家庭!”

    封立昕微微吁气,“我也是为你着想!不希望看到你跟行朗闹僵……”

    “那你想我怎么做?”

    严邦稍稍前倾着上身,直视着封立昕的眼底,“我就是喜欢封行朗!到死都改不了,那该怎么办呢?”

    “阿邦!”

    封立昕提高了嗓门,“别再执迷不悟了!你再这样下去,会失去行朗的!”

    “失去?呵呵……”

    严邦冷笑一声,“那我什么时候得到过的啊?”

    “严邦!你跟行朗是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醒醒吧,别再执着一件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的事情!”

    能把好脾气的封立昕惹怒,还真是一件少见的事。

    冷冷的笑意在严邦疤痕满布的横脸上堆积,然后皮笑肉不笑的慢慢扩散开来。

    “老子一直在忍,一直在忍……即便想得心都疼了,都没有真正的侵犯过他封行朗!你它妈还要我怎样?!”

    严邦那狰狞的面容,着实让封立昕给惊愕到了。

    他真的没有想到严邦对弟弟封行朗的感情会如此之深!根本不像闹着玩的意思!

    可严邦越是这样,封立昕就越难受,也越担忧。

    “阿邦……你别这样……你从行朗身上,不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老子从来没想过要跟封行朗索取什么!就是单纯的每天想看他一眼两眼,以解相思之苦……这它妈的也犯法啊?!”

    严邦的咆哮如雷,震颤着封立昕的耳膜。

    一个濒临着魔的可怜人!

    封立昕突然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蓝悠悠……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可怜人呢!

    即便蓝悠悠已经死了,可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的心里!

    他只会转移这样惨烈又卑微的感情,更深的疼爱他们共同的女儿团团……

    沉寂了良久,只听到严邦自斟自饮的喝酒声。

    “阿邦……别伤害雪落!她是个善良的好女人!而且行朗爱她如命!”

    封立昕一个仰脖喝尽了杯中的红酒。像是被严邦感染了,他也开始自斟自饮起来。

    时隔多年,好不容易能有上这么一个机会,能如此豪迈的畅饮一回。

    “如果我真想伤害林雪落,你觉得她能活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