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47章 别样的温情

第1347章 别样的温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47章 别样的温情

    被儿子这么一激,似乎也提起了封行朗的兴趣。

    他也挺想知道:丛刚那个故作神秘的家伙,究竟会喜欢哪一盆兰花!

    “那我们赌点儿什么呢?”

    封行朗侧头瞄了一眼兴致勃勃中的小家伙。

    “如果大毛虫喜欢我的蝴蝶花,那就是你输了!你要是输了,就必须跟我一起去佩特堡看望我义父!”

    本以为小家伙会抓耳挠腮的想这么老半天,却没想小东西竟然脱口而出。

    这个赌注……似乎有些出乎封行朗的意料!他是真的没想到儿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没有却打击小东西对河屯的一片孝心,封行朗的唇角只是微勾了一下。

    “但如果丛刚喜欢我的墨兰呢?那岂不是你输掉了?”

    “嗯……那样就是我输!我输了……我就听你的!你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小家伙到是挺上路子的,输就是输,赢就是赢;认赌服输。

    “那个嘛……亲爹暂时还没想到!”

    封行朗是真没想到有什么要让小家伙必须要去做的。他并不喜欢强迫自己的孩子去做一些不喜欢的事。即便有时候小家伙犯了一些原则性的错误,封行朗能闭一只眼的,他就会闭一会眼。

    “要是我输了,我就好好学习,好好听妈咪的话!”

    小家伙帮着亲爹封行朗提出了条件,“力争做一个乖儿子,怎么样?”

    “好好学习,好好听话,这都是你应该做的好么?这也能成为条件?”

    封行朗悠哼一声,“就先欠着吧!等亲爹什么时候想好了,再给你讨要!”

    “说得你好像会赢似的……”小家伙直嘟哝,“亲爹,你肯定会输掉的!就等着瞧吧!”

    ……

    不得不佩服,丛刚有着一具比钢铁还强硬的身体。

    才几天的时间,他已经能够起身了。

    其实并不能说是‘能够’,而是丛刚逼迫着自己必须要站起来。

    如果换成了封某人,估计会赖在床上十天半个月,甚至于三五月也有可能。他习惯于别人把他当成大爷一样的伺候。

    而这世间,既然有人愿意去当大爷,就有人愿意去伺候大爷。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Boss,封行朗父子来了。”

    “他们又来干什么?”丛刚眉头微蹙,“就说我不在!”

    “他们父子俩,一人抱着一盆兰花……看起来挺傻的!”

    这卫康办差事,要比那个木头木脑的老四彦纳瓦强多了。很显然,他觉得Boss不见一下傻傻的封行朗父子,似乎有点儿可惜了。

    其实卫康想让Boss散散他那太过压抑和沉闷的心境。

    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能在丛刚一平如水的生活中激起一丝丝的波澜。

    这便是卫康想达到的目的!

    换个通俗点儿的说法,就是让Boss找点儿乐子,逗逗封行朗父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可他真是想少了!

    这谁逗谁,还真的不一定呢!

    “大毛虫……大毛虫……我来看你了!”

    小家伙抱着他给丛刚选择的那盆蝴蝶兰,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彦纳瓦在没接到拒绝的口令之前,他默认了封行朗父子的闯入。

    或许他是觉得:各抱着一盆兰花的父子俩,应该不像是来闹事的!

    一盆兰花,加上陶瓷的花盆,稍有点儿沉手;如果要抱着它跑上楼去,对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还是有点儿吃力的。

    想起什么来,小家伙又从楼梯上折了回来,将手里的兰花交给了亲爹封行朗。

    “亲爹,两盆花你一起抱着吧!这样大毛虫就看不出谁是谁选的了!对你来说,也公平一点儿!亲儿子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

    果然是他封行朗亲生的种啊!那小心思,不是一般般的敏锐且睿智。

    看着小家伙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封行朗到是真乐了,“还想让亲爹我输得心服口服?你还嫩了那么一点点儿!”

    “哼!谁比谁嫩还不一定呢!”

    小家伙投来一个藐视的小眼神,便匆匆忙忙的一个人先跑上楼去。

    “大毛虫……大毛虫,我来看你了!”

    小家伙一口气奔进了二楼的卧室;刚刚还站着的丛刚,已经在床上躺好了。

    “大毛虫,我来看你了……”

    小家伙依到床边,倾身过去抱住丛刚的颈脖,在他的脸颊上很响亮的亲了一口,“大毛虫早安!”

    真的是亲父子呢,都喜欢这么随随便便的就亲别人一口。这小的也就算了,这大的……

    其实能让小家伙主动亲上一口的人为数不多!

    小家伙很会挑人的。在他看来:应该是一种荣幸才对!

    “大毛虫,你好些了没有?”

    小家伙用额头贴着丛刚的额头,一种温情得让人心生暖意的安抚。

    “嗯,好多了。”丛刚应了一句。声音有些泛哑。

    然后,他便看到了左右手各拿着一盆兰花的封行朗;正柔和着目光朝他这边看过来。

    对!那目光,可以称得上‘柔和’两个字!应该是在看他自己的孩子!

    “大毛虫,你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小家伙朝亲爹封行朗直招手,“亲爹你快点儿,快把花花拿来给大毛虫看!”

    在小家伙的指挥下,封行朗将那两盆兰花放在了丛刚的床头。

    “大毛虫,你喜不喜欢?”小家伙兴冲冲的问。

    丛刚微微颔首,“嗯,喜欢。”

    真喜欢,还是假喜欢,还真看不出来;但这么说,也算是给他们父子俩一点儿面子。

    “大毛虫,那你更喜欢哪一盆呢?”

    小家伙很认真的在问。而且还有那么点儿小紧张的期待着丛刚的答案。

    因为如果他赢了,他就可以实现第二个愿望,带上亲爹一起飞去佩特堡看受伤的义父和邢老八他们。

    “咳咳!”

    坐在木椅上的封行朗发出了两声轻咳。

    不知道是喉咙做痒呢?还在提醒某人,或是警示某人。

    机智的林诺小朋友当然不会让混蛋亲爹威胁到大毛虫,立刻奔上前来紧紧捂住亲爹封行朗的嘴巴。

    “混蛋亲爹,你作弊!不许开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