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44章 信任危机

第1344章 信任危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44章 信任危机

    封行朗回到封家时,早已经过了饭点。

    “无恙没事儿吧?”

    等在客厅里的雪落迎了上前,“一会儿等你吃完晚饭,我还是让巴颂陪我去一趟儿童医院吧。”

    “不用了!医生已经给小东西做过细致检查了,只是皮肤表层的磕碰伤。”

    疲惫不堪的在客厅沙发上坐下,看到妻子放心不下的神情,封行朗又补充上一句,“你还是先把你家封小爷照顾好吧!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看无恙!”

    丈夫这么说,雪落便顺从的点了点头。毕竟今晚丈夫和儿子的情绪都有些糟糕。

    “那我去给你热饭菜。”

    转身的雪落,却被男人的劲臂勾了过去,“陪我坐着!饭菜安婶会热的!”

    “怎么了?”

    雪落抱住了男人蹭过来的脸颊,“把无恙弄摔了,心里挺愧疚的吧?”

    “没有……小家伙皮实着呢!那么点儿高度,摔不伤他的!”

    封行朗更紧的拥住了怀中的女人,“雪落,诺诺生病的时候……你是不是格外期盼我这个丈夫,这个父亲能在你们母子的身边守候着?”

    说愧疚,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儿;但更深的愧疚,是自己的儿子缺失了五年的父爱。

    雪落似乎知道丈夫是触景伤情了,便暖意的微微一笑,“诺诺小时候也挺皮实的,很少生病!即便有个摔伤磕伤的,邢十二他们也会将诺诺照顾得很好!”

    浅浅的叹息一声,“就是挺心疼咱家诺诺的懂事:受了伤,他从不会主动跟我这个妈咪说!他舍不得我掉眼泪!再后来,无论是诺诺受伤,还是我们母子被关小黑屋,我都不会哭!因为只有我坚强了,儿子才能更坚强!”

    “真的很对不起……”

    雪落被男人更紧的搂在怀里,倾听着男人嘶哑的喃喃声,眼角便泛红了。

    “行朗,答应我,别再追思过去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向往更美好的未来。你加倍的爱妻子宠儿子,我也加倍的爱你爱诺诺!”

    雪落轻轻拍抚着丈夫的肩膀,将头深埋在他颈脖间的感觉真好。

    感受着他的呼吸,深嗅着他的味道。自己这是有多爱这个男人呢……

    饭后的封行朗,在按摩浴缸里泡着澡。

    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林诺小朋友穿着睡衣站在了浴缸边上。

    “怎么了亲儿子?这么晚了,还不去睡?”

    封行朗探手过来,轻轻抚捏了一下儿子那婴儿肥的小脸,“想亲爹陪你一起睡呢?”

    “亲爹,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认认真真的回答我,不能说谎的,好吗?”

    “问吧!亲爹答应你不说谎。”

    从水中探起精健的上身,在小家伙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样的亲昵,会让小家伙更放松。

    因为封行朗能猜到儿子会问他什么问题!

    “亲爹,你真有好好照顾大毛虫吗?”

    小家伙盯看着亲爹封行朗的眼,“还是你逼着大毛虫让他说你有好好照顾他?”

    “亲爹当然有好好照顾大毛虫了!你也不想想大毛虫是什么人,他会受亲爹的威胁?”

    封行朗的台词,早在小家伙推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或许更早,早到在丛刚别墅外抽烟时,就已经打好了草稿。

    “可大毛虫受了伤……也许打不过你呢?”

    知父莫若子啊!

    小家伙总觉得高高在上,而且脾气又臭的亲爹,不会有那么好的耐心和爱心去照顾好受伤的大毛虫!

    “大毛虫受了伤,但那个呆头呆脑的彦纳瓦,还有那个虫什么来着,都比你亲爹强很多馓……即便亲爹想用武力制服大毛虫,他们也不肯呢!于是,亲爹只能伺候大毛虫吃喝拉撒啰!”

    封行朗用上了轻松幽默的口吻,想让父子之间的谈话变得轻松愉快一些。

    “信你了!”

    小家伙扁扁嘴巴,最终还是在口头上相信了自己的混蛋亲爹。

    “乖儿子,只要你明天乖乖的去上学,不让你妈咪担心难过,亲爹答应你这个周末会带着你一起去看大毛虫!我们还可以带上各自挑选的礼物给他!”

    在儿子面前,封行朗总会格外的有耐心,而且好脾气,“嗯……买什么礼物呢?对了,大毛虫非常非常喜欢……”

    封行朗故意拉长着声音,等着儿子诺诺接他的话。

    “快说,大毛虫喜欢什么?”

    正如封行朗预料的那样,小家伙果然释怀了不少,兴致勃勃的追问起来。

    “大毛虫非常非常喜欢兰花!周六我们就去花鸟虫鱼市场,选几盆好看的兰花送过去给他!受伤的大毛虫看到那些赏心悦目的兰花,伤情一定会好得更快一些的!”

    “好!就这么定了!我们周六一早就去选兰花给大毛虫送过去!亲儿子要自己选!”

    一场父子之间的信任危机,被封行朗用超过的智商化解了。

    第二天一早,小家伙吃完早餐,便乖乖的坐上了封家的保姆车。

    “放心吧妈咪,亲儿子今天会乖乖在学校里做学问的!”

    或许小家伙这一刻唯一的期盼就是:希望周六赶紧的到来!

    目送着保姆车驶离,雪落微瞪了丈夫一眼,“又跟儿子撒什么谎了?竟然把儿子安抚得服服贴贴的?”

    “哪有……”

    封行朗喃了一声,揽过了妻子的腰,“连你也不相信亲夫?”

    “相信你才怪!你就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

    雪落也没有追问什么,“行了,我们一起去儿童医院看望小无恙吧!Nina姐肯定担心得一晚上都没睡好!你也真是的,才6个多月大的孩子,你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放沙发上随便让他滚来滚去吗?”

    ……

    城南儿童医院的病房里。

    严无恙小朋友还在酣睡,Nina果然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病床边。

    昨晚被封行朗叫过来的Wendy,则睡在一旁的陪护床上。

    “封总……封太太……”

    雪落做了个嘘声手势,叫停客套的Nina。

    “Nina姐,无恙怎么样了?”

    “医生刚来检查过,说没什么大碍。可以明早提前出院了。”

    Nina的作答,封行朗听到了;可他的目光却落在一旁散放的餐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