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41章 不配合是么?

第1341章 不配合是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41章 不配合是么?

    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个道理封行朗很懂!

    只有丛刚的话,才能安慰自家快着魔的儿子。

    “大毛虫,你的伤有没有好些了?”小家伙不安的问。

    “好多了!”

    “都怪我混蛋亲爹,他锁着我不肯让我去照顾你……大毛虫,真的很抱歉啦,承诺要照顾你的,可我都没有做到!”

    小家伙嗅着鼻子,声音染上了泣意,“大毛虫,你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丛刚还没来得及开口,嘴巴便被封行朗给捂住了;

    然后是封行朗提示性的口型,“说心意你领了……让他好好上学!”

    被人这么操控着像个传话筒式的提线木偶,丛刚当然不乐意。于是他索性闭上了嘴巴,任由封行朗在一旁乱用口型使唤着。

    “大毛虫……大毛虫……你怎么不说话啊?”

    手机里,传来小家伙急切的询问声。

    丛刚再不接话,很有可能会穿帮;但他板着一张打死不都肯再开口的脸,实在是讨人生厌。

    “诺诺,我要扶大毛虫去一趟洗手间……等一会儿再打给你!”

    “不要动大毛虫!他身上还有伤呢!左腿不能走路的……亲爹,你给大毛虫拿个矿泉水瓶呗!那样大毛虫就不要起床了!”

    “……”

    “……行行行,亲爹给他去拿,一会儿再打给你!”

    封行朗匆忙的将电话给挂了;然后厉眸瞪向丛刚,鼻间呼哧着粗气。

    “不配合是么?”

    丛刚一直默不作声。

    封行朗温淡下自己的口吻,“丛刚,你对我有什么成见,或是不满,我们日后再议!行么?”

    丛刚依旧寂静无声。他索性闭上了眼眸,任由封行朗在他耳际聒噪。

    “丛刚,你的辛苦和付出,我跟诺诺都很感激你!至于你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或是想达到什么样的要求,你完全可以从我身上获得!但是现在,麻烦你,也请求你,替我安慰一下我的孩子……别让人这么小就受困在成年人的人情债里!”

    微顿,封行朗轻吁出一口浊气,“诺诺还是个孩子,请你放过他!”

    这番感性的话从封行朗的口中说出,而且还说得如此的‘低三下四’,让丛刚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突然间,丛刚感觉自己的行为实在可笑:人家的孩子,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教育?

    小东西有那么多的人宠着他,爱着他,他最不缺乏的,就是别人的关爱!

    自己这又是在做什么呢?仇人?恶人?

    总之,在封行朗的心目中,自己从来都不会是个好人。只会是一条不太听话的狗!

    “好,我放过他!但下不为例!”

    丛刚微微吁气,“管好你自己的孩子,别让他有事没事的就来麻烦我!在我这里,你们父子俩永远得不到免费的午餐!要我付出了,我就必须索要回等价的回报!”

    是不是口是心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丛刚的这番话,封行朗竟然听出了悲壮之意。

    电话再次打通。

    小家伙几乎是秒接的。看来他一直守着手机,等待亲爹再打过来。

    “亲爹,大毛虫上完洗手间了吗?”

    “封林诺,是我。丛刚。”

    “大毛虫……你还好吗?”小家伙似乎感觉到丛刚语气的格外严肃。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再来我这里了!卫康回来了,他会把我照顾好的。听你亲爹的话,乖乖去上学!别去做一个小孩子能力范围之外的事儿!你拯救不了所有人!以后请求别人做事的时候,要三思而后行!欠了别人的人情,终究是要还的!有能力,那就自己去做;没能力,就要学会舍取!舍取,是一种精神;取,是一种领悟。舍,更是一种智慧!”

    丛刚的这番话,更像是说给封行朗听的。因为才7岁大的林诺小朋友,肯定听不懂这些。

    相反,封行朗刚好是一个不知道如何去舍取的人!

    又或者说,封行朗是贪婪的。贪婪到任何东西他都想握在自己的手中!

    当然,也可以说封行朗这是一种感情用事的重情重义!与好与坏,想必他自己心中是有定义的!

    “……”小家伙像是听愣住了,默不作声。估计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丛刚的这番有深刻含义的话。

    “诺诺,你好好上学,大毛虫要休息了!挂了!”

    不等小家伙应答什么,丛刚便将电话给挂断了。然后将手机丢在了床沿边上。

    “你的目的达到了,可以离开了!”

    丛刚半侧过身去闭目休憩。不再搭理封行朗,像是要把他的世界重新关闭起来。

    突然之间,如愿以偿的封行朗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情绪低沉的丛刚了。

    于是,他像个父亲安慰闹脾气的孩子一样,附身过去,在丛刚的侧脸上亲了一下。

    “午安!你好好休息养伤!我改天再来看你!”

    等封行朗拿上手机走出卧室时,他才发现自己左侧肩膀上的衬衣,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鲜红的血迹当然不是封行朗的,而是左肩受伤的丛刚的。刚刚的挣扎,让丛刚的肩膀二次受伤。

    封行朗停住了脚步,转身朝二楼的卧室走去;却被楼梯口的老四彦纳瓦拦住下了去路。

    “我家Boss已经休息了!不希望任何打扰!你回去吧!”

    封行朗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好照顾你家主子……他伤得不轻。”

    “我会的!你回吧!”

    彦纳瓦再一次的下了逐客令。从他坚定的口气来看,这应该也是丛刚的意思:他不想再见到封行朗!

    自己这是赢了么?

    怎么有种胜之不武的感觉?

    其实,每一次不都是这样:丛刚从来都不会从他封行朗身上捞到任何的好处;而最终受伤的,只会是他丛刚!哪怕他搭上了他自己的生命,结果也一样如此!

    心间莫名而生的疼意,让封行朗有些烦躁。他依身在车身上,一支烟接一支烟的抽着。

    半小时后,等封行朗抽完最后一支烟,才驾车朝山下一路呼啸疾驰。

    一辆钛金色的兰博基尼拦在盘山山路的出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