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39章 子债父还

第1339章 子债父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39章 子债父还

    正如卫康所说的那样:

    能不能见到丛刚的面儿,完全取决于丛刚的心情!

    如果他想让你见到,你不想见都不行;如果他不想让你见到,就算你把申城掘地三尺,也不可能见得到他!

    他就是能这如此的任性!

    封行朗赶来的时候,老四彦纳瓦静立在门边,一动不动的像个雕塑。只有目光随着封行朗的移动而移动。封行朗进来时,他并没有阻拦。

    二楼的卧室里,丛刚的世界不再静谧。他的闭目休憩被封行朗那带上火苗的横冲直撞给扰了!

    封行朗这个时间点能来,应该是输了!

    输在了他儿子执意的闹腾中!

    “怎么,你还没死呢?”

    封行朗低厉的声音里,压抑着不满和愤怒。

    丛刚静默着。很显然,他并不想跟暴躁中的封行朗说话。这样的封行朗只会跟他胡搅蛮缠。

    “要挟一个才7岁的孩子照顾你?呵,你它妈的还能再卑鄙无耻一点儿么?”

    封行朗低嘶着,每个字眼都染着怒不可遏。

    丛刚微微浅眯开眼眸,淡淡的睨了封行朗一眼,不温不火的悠哼了一句:“那又如何?”

    封行朗最讨厌,甚至于憎恶丛刚这样的说话腔腔:目中无人到让人咬牙切齿!

    怒意横行之下,封行朗一把揪起丛刚睡衣的衣襟,“你它妈究竟想干什么?”

    还没等封行朗的话声落地,他的颈脖间就被人袭击了一记重重的手刀,打得他整条胳膊都颤软了。

    随之,他被老四彦纳瓦将双手反剪在了背后无法动弹。封行朗越是挣扎,彦纳瓦就缠他越紧。

    “丢出去!”

    丛刚淡淡一声。似乎不带任何的恼意,“等你什么时候冷静了,再来求我!”

    一个‘求’字,快把封行朗给气得七窍生烟了。

    “丛刚,你它妈要是敢离间我跟诺诺之间的父子感情,老子一定不会饶过你!”

    丛刚侧过身来,浅浅的扫了蛮力挣扎中的封行朗一眼,齿间嘶喃:“你儿子可比你重情重义多了!你就是个无耻的无赖加混蛋!丢出去!”

    老四彦纳瓦不是卫康,他办事就是这么耿直:Boss让把封行朗丢出去,他还真的用丢的方式将封行朗硬生生的给甩推出了别墅的大门。

    一点儿都不知道察言观色,或是象征性的去执行命令!

    被彦纳瓦怎么丢出去的,封行朗就怎么席地而坐,然后点上了一支烟,慢慢的吞云吐雾。

    烟雾缭绕后的俊脸,一派清肃!

    彦纳瓦读不出坐在草坪上的封行朗究竟在想些什么,但从封行朗的神情来看,应该是已经冷静了下来。

    大概三分钟之后,差不多一支烟的时间,彦纳瓦再次走进了丛刚的卧室。

    “Boss,封行朗说他已经冷静下来了,想跟你谈谈心!”

    彦纳瓦就是这么的耿直一根筋;封行朗怎么说,他就怎么汇报。

    丛刚的眼睑扬了一下,淡声:“嗯,让他进来吧!”

    即便是狼狈不堪的封行朗,也有他特有的个人魅力。即使身穿沾着草屑的西服,依旧挺拔俊逸。

    “老四,你先出去。我跟你家Boss有国家机密要谈!”

    从刚刚彦纳瓦丢自己的架势来看,可见他的情商实属一般;于是封行朗便随意找了个借口支走他。

    “不行!老二说了,让我必须时刻守在Boss的身边!以防封行朗你这个奸诈之徒!”

    这的确是卫康的原话。只是彦纳瓦就这么不加掩饰的说出来,怎么听怎么欠揍。

    “哪个老二啊?裤子里的么?赶紧给我滚出去!”

    在封行朗的催促之下,彦纳瓦在得到Boss的示意之后,才转身离开。

    卧室又静谧了下来。安静得能听到封行朗微带粗重的气息。

    封行朗走近过来,沿着床边坐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丛刚。

    感受到封行朗一直盯视的目光,丛刚微垂下眼眸,将头侧去了一边。

    “伤到哪里了?应该挺严重的吧?不然像你这么好面子的人,也不会老在床上这么躺着!”

    这声关切,听得人格外的暖心;配合上关心的动作,封行伸手来掀丛刚身上的空调被。

    却被丛刚敏捷的扣住了手腕!

    “有话说话!别动我!”

    看得出来,丛刚是在忧心封行朗会乱来。而且还是那种不分场合的乱来。他行动不便,要抵御蛮横又无耻的封行朗,还是有点儿吃劲的。

    “我替我家诺诺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一千万支票聊表心意!”

    封行朗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昨晚就已经准确好的支票递送到丛刚的跟前。

    丛刚连瞄都没瞄一眼,只是浅应一声:“那就先欠着吧!”

    “欠着?什么意思?”

    封行朗觉得丛刚像是话中有话。

    “等你儿子什么时候能够摆脫掉你这个亲爹的纠缠和宠溺,再来还我这个人情也不迟!”

    丛刚说得清悠,但落在封行朗耳际,却字字生坑。

    “丛刚,你想让我儿子一辈子都背负着你人情债?”

    封行朗无法继续冷静下去了,“你还是适可而止吧!不要太过分!”

    “欠债还债,天经地义!你宠着你儿子,不去计较付出和回报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你儿子欠我的,他就必须还我!我没有义务免费为他做这些事!”

    丛刚本意只想通过这件事教育一下林诺小朋友的,现在看来,连小家伙的亲爹也一并给教育了!

    封行朗沉默了。他静静的盯看着丛刚那张刚毅又微显拘束不自然的脸庞。

    良久,封行朗才温声问道:“那你想让我儿子怎么还?给你拖地?洗衣做饭?倒茶叠被?”

    “那你觉得:我要怎么使唤你儿子才合适呢?”丛刚淡声反问。

    “知道你辛苦了……自己还受了伤!”

    封行朗一边说,一边开始脫身上的西服,然后卷起了衬衣的衣袖。

    丛刚下意识的紧拽一下覆盖在身上的空调被,“你想干什么?”

    “子债父还!我儿子还只是个未成年儿童,他欠你的人情,由我替他还!”

    封行朗将两只手臂上的衣袖都卷了起来,“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洗衣做饭?还是沐浴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