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33章 父子干架

第1333章 父子干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33章 父子干架

    在封行朗赶来之前,林诺小朋友跟丛刚还是谈笑风生的。

    该聊的都聊得差不多了,总不能坐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于是林诺小朋友便自己发挥了起来。

    “大毛虫,你这么酷,一定没有什么糗事吧?我讲讲我的糗事给你听好不好?”

    糗事?自己有糗事吗?

    冷不丁跃入丛刚脑海的,既不是被人追砍到奄奄一息,亦不是那地狱般的历练,而是……而是……

    昏暗的阳光房里,那挥之不去的脸庞,那卑鄙无耻的言行,那下三滥的手段……

    真不知道这世间怎么会有封行朗那种人的!

    “嗯,好。你讲着,大毛一边眯着休息,一边听。”

    丛刚微眯起了眼眸,将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扇门给关关的关闭上。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不去想,不去思。可那些画面还是不自控的在他脑海里肆无忌惮的跳跃着。

    “我很小的时候,义父天天都逼着我骑马射击……有一天,我好累好累,一点儿也不想起床,可又不敢不起床,因为如果我不听我义父的话,我义父就会把我妈咪关进小黑屋里……可我又实在太累了,而且身体也不舒服……大毛虫,你猜我想到什么主意了?”

    小家伙眨动着邪气的大眼睛,希冀的盯看着丛刚,等着他的下文。

    一个四五岁孩子能想到的办法?

    装病?画蛇添足!因为他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而且那样只会连累他妈咪林雪落!

    “该不会是偷偷摸摸的对你义父下手了吧?”

    “嗯!我好不容易抓到一只蟑螂,然后裹在我义父每天都会吃的培根烤肠卷里……”

    “被你义父发现了?”

    “唉,”小家伙长长的叹息一声,“那只小强没被我打得全死,结果我义父还没吃,它就从培根卷里面自己给爬出来了……”

    “挨打了?”

    小家伙点点头,“P股差点儿被打开花了!还害得我妈咪被关了一个晚上的小黑屋!”

    “恨你义父吗?”

    小家伙先是点了点头,却又直摇头,“也不恨了!就是讨厌我义父老拿我妈咪威胁我!”

    微顿,小家伙撅了撅嘴,“其实我义父很疼我的……有一次马儿受惊,看着就要跨不过去那个大坑了,我义父本来可以跳下马的,可为了保护我,被摔断了好几根骨头呢。”

    听得出来,小家伙对河屯的感情很深。

    ……

    封行朗赶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客厅里挥汗如雨在拖地的亲儿子封林诺。

    这种巧合,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

    在丛刚接到老五的汇报说封行朗赶来了他这里,他便立刻让小家伙去楼下客厅里清理地毯。

    很明显,丛刚是故意想让封行朗看到他自己的亲儿子在他这里是如何的被‘虐待’!

    “诺诺,你在这里干什么?”

    看到正吃劲儿拖拽着吸尘器的儿子,封行朗整个人都心疼得直打颤。

    “亲爹?你,你怎么来了?”

    吸尘器被老五将功率调到了最大,这样可以掩盖封行朗进来的脚步声。

    在看到突然空降到自己眼前的亲爹时,小家伙也是实实的愣怔住了。

    “我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封行朗冲上前来,一把夺过小家伙手里的吸尘器,“而且又在干些什么?拖地吗?”

    被亲爹逮了个正着,林诺小朋友有些发窘和害怕,随之演变成了恼羞成怒。

    “不要你管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儿!”

    既然解释不了,小家伙也不想解释,便嚷嚷的开始叫板亲爹的关心。

    “我是你亲爹!我不管你,谁管你!”

    封行朗将夺来的吸尘器粗暴的丢开,长臂探过来直接将小家伙拎离了地面,“说!你来这里干什么?谁让你来这里的?”

    “都说了,不要你管!是我自己要来这里的!你管不着!我也不想被你管!”

    小家伙奋力的挣扎着。原本还想打算联合开明的亲爹一起忽悠妈咪的,现在看来,亲爹要比妈咪还不好对付。

    见儿子咋咋呼呼如同一只炸毛的小兽,封行朗知道自己强问也问不出个什么来,便勒紧小家伙朝楼上走去。

    “丛刚……丛刚!赶紧给老子死出来!”

    这一定是丛刚教唆的。也只有丛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让巴颂冒充他这个亲爹,从学校里把小东西带来这里。

    在封行朗看来,丛刚虽说平常就是这般桀骜不驯,但他还不至于伤害他封行朗的孩子!而现在,他丛刚又在干什么?真要犯上作乱么?

    “混蛋封行朗,你不要这么大声的嚷嚷了!大毛虫受伤了,他需要休息!有什么事儿,我们回家再说啦!”

    林诺小朋友最担心的就是:蛮不讲理的亲爹会因为自己的逃学而连累上受伤养病的大毛虫!

    一听儿子说丛刚在休息,整个人更为戾气。

    “狗东西,谁借你的狗胆儿敢绑架我儿子?你它妈这是要找死么?”

    封行朗的骂骂咧咧声,从楼梯口传了进来;丛刚一直微眯着眼眸,无视着封行朗的叫嚷。

    封行朗这样的撒野,丛刚已经司空见惯了!由他怎么闹,反正消耗的是他自己的精力!

    “大毛虫没有绑架我了!是我自己要过来照顾大毛虫的!混蛋封行朗,你不要再瞎胡闹的啦!”

    小家伙急声阻止着亲爹的又骂又吼,他真的不想因为自己而牵连到受伤的大毛虫。

    封行朗进来二楼的卧室时,房间里的床上已经没有了丛刚的人影,而那些输液的仪器架子等还在。也就在说丛刚是刚刚才离开这里的。

    “丛刚,快给老子滚出来!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藏来藏去,你它妈不嫌丢人呢!”

    又玩消失?封行朗对丛刚的这种动不动就‘遁人’的行为,实在是深恶痛绝。但又奈何不得!

    “丛刚,你再它妈躲躲藏藏的,信不信老子放把火把你的鬼宅给烧了?”

    小家伙急得嗷嗷直叫:“封行朗,你实在太讨厌了!都说了是我自己要来这里的,跟大毛虫无关,你为什么还要责怪大毛虫呢?你太不讲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