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30章 跳跃的色彩

第1330章 跳跃的色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30章 跳跃的色彩

    “大毛虫……大毛虫!我来了!”

    一个多小时后,林诺小朋友成功的赶来了丛刚的这幢有些欧式兼古风气息的复古别墅。

    听到林诺小朋友的呼唤声,刚输液的丛刚微微抬动了一下上半身想坐起;一旁的老五立刻躬身上前来想托住了他的后背,却被丛刚用目光制止住了。

    “你先出去。”

    “好。”老五应声而退。

    丛刚并不好亲近。或许除了卫康之外,他很少会让其它手下近到他的身边。他向来喜欢独来独往。

    但卫康有事被耽误在了墨西哥城,要两天之后才能赶回来。他便叮嘱一路护送的老五来服侍受伤的Boss丛刚,直至他赶回申城。

    丛刚勉强还能生活自理;即便客观上不能,他也会主观上逼迫自己能!

    他不习惯别人参与他的私生活,给人的感觉,就像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非人类一样的生存着。

    用封行朗的话说:就是死在这里都没人会发现!

    除了卫康,其它手下都不太了解Boss丛刚的秉性,只觉得Boss不太容易亲近。但为人还算随和,还带上了那么点儿神秘莫测的诡异。

    林诺小朋友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丛五;整个别墅里空荡荡的,烟灰的色调看起来挺幽沉。

    原本客厅里还点缀着那些花花草草的盆栽,现在都被清理到三楼的花房去了。空荡荡的客厅就显得有些怪异。似乎随时就能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个怪兽来!

    因为来过一次,小家伙便直接朝二楼的主卧室奔了过来。

    “大毛虫,真抱歉,我来晚了一会儿!刚刚跟老师请假费了点儿时间!”

    小家伙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到床上插着针头正输液中的丛刚,伸出去的小手又缩了回来。

    丛刚微眯着眼眸静看着小家伙那张酷似某人的小脸,淡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你到是挺守信用的!”

    不像某人,除了耍诈,就是耍无赖。空头支票张嘴就来,连打草稿都不用的。

    “那当然了!大毛虫为了救我义父和二哥他们都受伤了,我来照顾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家伙盯看着丛刚手背上的那些针头和输液管,在他没有扎针的皮肤上用小手抚了抚。

    “大毛虫,你疼不疼?”

    “嗯……有那么一点儿。”

    丛刚嗯应一声。这点儿疼对他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有这么个小不点陪着他说说话,似乎这时间过得也不那么乏味了。

    丛刚是个相当耐得住寂寞的人。

    大部分的时候,他的人生就只是他一个人!

    沉寂无声的人生, 贯一穿着漫长的白天或黑夜。

    死寂的,不起一丝波澜!

    而封行朗,或许是丛刚这死寂人生中,唯一一缕跳跃的色彩!

    “我帮你……吹吹!”

    话一出口,林诺小朋友便觉得自己幼稚得可以。跟傻团团一样的幼稚可笑。但这一刻,他真的很想减轻丛刚被扎针的疼痛,便惯性的脱口而出了。

    因为想不出其它行之有效的办法,小家伙便选择了这个看似幼稚的行为:他撅起嘴巴,在丛刚扎针的手背上轻轻的吹了两下。

    “其实也没有什么作用的……”小家伙有一点儿小尴尬。

    丛刚淡淡的又笑了,“有用……舒服多了!”

    “真的吗?那我再给你吹吹!”

    于是,林诺小朋友又撅起嘴巴用力的连吹了好几下。毕竟还是个孩子。

    认真吹完之后,小家伙似乎才发现了什么,“大毛虫,你安慰我的是不是?其实这种办法,除了看起来幼稚,其它一点儿作用也没有的!”

    看着小东西黯然下去的小眼神儿,丛刚本想出言安慰,可冷不丁的意识到:自己叫来小东西是为了教育,怎么还煽情上了?

    不应该有的感情!

    “大毛虫,我可以帮你做什么吗?”

    小家伙环看着四周,有些疑惑的问:“大毛虫,你的那些手下呢?怎么一个人都见不着?他们是不是偷懒去了?”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

    丛刚淡淡一声,问:“那你会做些什么?”

    来都已经来了,必须找点儿事情给小东西做才更有意义。

    “我什么都会!”小家伙信心满满。

    “什么都会呢?嗯,很好!那就先用吸尘器把别墅里清理一遍吧!”

    丛刚选一个7岁孩子应该能够完成的家务。

    “好!我现在就去!”

    小家伙刚刚蹦下床,又转过头来询问,“对了大毛虫,如果你要尿尿,记得喊我哦!”

    “……”丛刚嘴角微勾了一下,“怎么,就你这么小的个儿,还想扶我去洗手间?”

    “不用那么麻烦的!你受了伤,也不方便起身……我可以给你拿个矿泉水瓶子!”

    “……”

    这邪气的小思想,跟他亲爹如出一辙呢!

    ……

    Nina办公室隔壁的健身房隔出一间婴儿房,虽然也有简易的洗手间,但要给拉完臭臭的小无恙洗澡澡,还是不太方便的。便只能借用封大总裁的休息室。

    洗过澡澡的严无恙小朋友格外的精神,朝着埋头工作的封行朗嗷嗷的打鸣着。

    “无恙,你怎么这么喜欢你干爹呢?看来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这严邦生的儿子……”

    Nina打趣的话语,在封行朗的盯视中哑然了下去。

    快六个多月的小家伙,已经可以很方便的竖抱;他一直朝封行朗的方向前倾着身体,挥动着小手,嗷嗷的直哼哼,急切的等待着封行朗张开双臂来抱他。

    封行朗没有去逗小家伙,也没有张开双臂抱过小家伙,只是静静的盯看着Nina母子。

    “我这么圈养着你们母子……怎么觉得心头愧疚得很呢?总觉得有些对不住自己的老婆孩子!”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敛沉了一些,“Nina,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有点儿怠慢自己的妻儿,而太过偏袒你跟无恙了?”

    “行,我们母子秒闪!”

    Nina没等封行朗继续说下去,便抱紧嗷嗷直哼哼的小无恙,快速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