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16章 加深的爱情

第1316章 加深的爱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16章 加深的爱情

    虽然感受到Nina目光的犀利,但夏以书还是跟了过去。

    Nina坐在办公桌前,狠厉着目光瞪着夏以书;女人的目光,带上了锋芒,似乎能把眼前的夏以书给活生生的撕了。

    微顿,Nina却只是微微的吁叹,“跟你说实话,我本想狠狠的抽你两耳光,好替我家无恙出可恶气的!想想打了你只会脏了我的手……我还需要留着我一双干净的手去抱我家无恙呢!”

    “Nina,你什么意思?”夏以书淡淡着声音问。

    “我什么意思?怎么,才过了两天,你就贵人多忘事呢?我家无恙胖腿上的掐痕,现在还留着一个淤青印呢!”

    不给夏以书继续装傻的机会,Nina索性揭开她丑陋的假脸,“为了爬上封总的床,你竟然连一个才四五个月大的孩子都能下得去手?你也太狠毒了吧!”

    可没想夏以书也只是冷冷的哼了哼声,“谁说不是呢!你的小种究竟是怎么来的,恐怕也挺为人所不耻的吧!咱们俩,彼此彼此!”

    虽说小无恙跟了严邦姓严,但在夏以书她们看来,依旧深信无恙就是总裁封行朗的私生子!

    被夏以书这么一怼,Nina美艳的脸庞也跟着扭曲了起来。

    “啪!”一记耳光狠狠的抽在夏以书的脸颊上,“老娘跟你不一样!至少老娘有道德底线!”

    “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呵呵,你该不会是想打爱情的旗号吧?”

    夏以书冷生生的在笑,“除了林雪落,你跟我,都是同一类人!你以为替封行朗生了个私生子,他就能给你转正上位了?”

    前面的话,听得Nina挺沉重的;可后面的话,却把Nina给听笑了。

    原来这个傻女人一直认为无恙是封行朗的私生子呢?

    “我都上不了位,你就更加别想了!”

    Nina没有跟夏以书多解释什么;儿子无恙以封行朗私生子的头衔留在GK,是最好不过的。

    “这是你的辞退函!拿着它去财务部可以多领上两个月的薪酬!”

    Nina将辞退信拍在了夏以书的面前。

    “辞退信?呵,你有什么资格辞退我?又凭什么辞退我?”

    夏以书厉声冷斥。Nina所拟的那张裁员名单,她早在几天前就看到过了。正因为那份裁员名单,她才会把自己主动的送去给封行朗……

    自己‘牺牲’了那么大,竟然还要被辞退?夏以书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就凭你掐了封大总裁的私生子!”

    Nina好似在故意气逗炸毛中的夏以书,“你要知道,封大总裁可是个特别惜爱自己子嗣的人!”

    她不是以为无恙是封行朗的私生子么?那就让她这么一直的以为下去吧!

    “我不信!你也没这个资格!”

    夏以书拿起那张辞退信,直接撕了个稀巴烂,然后便夺门而出了。

    目送着恼怒的夏以书离开,Nina心间的一口怨气似乎还堵在心头:严邦那个死东西,怎么能连这个女人都睡呢?他是瞎了眼么?!

    不过也不能完全确定!该不会是封行朗诓自己的吧?

    就刚刚夏以书那嚣张的表现来看:睡她的人八成是封行朗本人才对!

    ……

    夏以书冲进总裁办公室时,雪落正腻歪在封行朗的劲腿上。

    四百万的二期建设资金还没有到位,雪落是软磨了,也硬泡了;但男人就是不肯爽快的拿出来,扬言自己不舒坦,需要雪落的安抚。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安抚这个无赖男人!

    每天哄他吃,逗他玩,配合他睡……分明就是故意在为难她!

    不过夫妻之间的这种情调方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说实在的,雪落也是挺喜欢男人这么缠着她的。相对而言,她是个矜持的女人,也是封行朗这样的主动和逼迫,才会让她更好的深爱这个男人!

    他吻她,她便加深这个吻;

    他爱她,她便加深这个爱!

    雪落觉得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受虐狂!

    只要男人表现出对她的爱意,她便会加倍的迎合他……

    而夏以书的突然闯进来,让雪落着实的吓了一大跳!像个被人抓了奸的惊弓之鸟一样,立刻从封行朗的劲腿上弹开了。

    “以,以书,你,你来上班了?”

    刚刚雪落还在询问封行朗:怎么夏以书都两天没来上班了呢!

    真是个衣冠禽一兽呢!两天前,还跟她热情带火,现在竟然还能无动于衷的抱着自己的老婆亲热?

    自己要不要当面拆穿这个伪装绅士,伪装深情,假装在员工面前秀恩爱的男人?

    夏以书是个聪明的女人。只是想想,但她却没有那么去做!

    “封总,您要辞退我?”

    夏以书直言问出。当着林雪落的面这么问也好,至少她会在表面上顾及她是她的表妹。要真是她怂恿封行朗辞退了自己,看她怎么跟她舅舅夏正阳交待。

    “啊?行朗,你要辞退以书?为什么啊?”雪落惊讶的问。

    封行朗不动声色扬了一下剑眉,“怎么,又跟Nina闹矛盾了?”

    不得不说,封行朗跟Nina主仆二人,是很好的唱双簧的黄金搭档。他们会配合得很默契。

    即便不用事先见面,或事先沟通。

    “……”可恶的女人!竟然恶人先告状了!不就掐了那个小野种一下嘛,又不会少她私生子半块肉。

    “Nina可是GK的总控!连我都不敢惹她的。那些规章制度都是她定的。你跟她闹矛盾,不是自找没趣嘛!”

    封行朗扫了夏以书一眼,便将目光挪开了。

    时隔两天,又距离这么远,他似乎还能从夏以书身上嗅到豹头的味道。

    这个男人是在逃避自己的目光吗?

    夏以书总觉得这一刻的封行朗,好像故意在回避她的盯视!

    真是个薄情的男人!吃干抹净,就不认人了?

    “以书,你跟Nina闹什么矛盾了啊?”

    雪落是彻头彻尾的不知情;她根本不知道两天前的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是奇怪夏以书怎么就跟Nina闹起了矛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