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14章 自己酿的苦酒

第1314章 自己酿的苦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14章 自己酿的苦酒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的清晨。

    床是好床;好到像是有了生命力,会主动的束住封行朗的四肢,不愿醒来,亦不愿起身。

    映入眼帘的奢华洛世奇水晶灯,已经很好的说明了封行朗现在所在的地方。

    自己怎么会在御龙城里醒来?

    昨晚的记忆,凌乱成了碎片。不想费神去拼凑。

    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舒服丝滑的睡衣,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有且仅有一件。

    封行朗剑眉微蹙,意识迅速的回归:感觉自己除了头痛欲裂之外,身上其它的部分,还是完好的。

    量他个神经病也没那狗胆敢动他!

    一阵疲软袭来,封行朗起身的动作微微踉跄了一下。

    “醒了?你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沉的!”

    严邦走了进来,将手上的早餐托盘放在了吧台上,“估计昨晚把你丢申江里,都不会醒!”

    封行朗眯眼看向严邦,“我怎么会在你这里?”

    “那就说来话长了!”

    严邦的笑意有些玩味,“封行朗,真没想到你也有浪的时候……”

    严邦的话,让封行朗的眉宇顿时敛起,“昨晚发生什么了?你怎么我了?”

    “我哪儿敢怎么你啊!是你差点儿就把我给那什么了!”

    严邦咧嘴一笑,“好在我这人还有一定的克制力!要不然……”

    严邦话说一半就顿住了,因为他看到封行朗此时此刻的面容,像是快要吃人了。

    “要不然会怎么样?”封行朗厉声问。

    “跟你开玩笑呢!”

    严邦摊了一下手,“过来吃早餐吧。我让厨子特地给你做的营养餐:提神醒脑,养胃护肾的!”

    封行朗不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在自己出了办公室门,下去地下停车场之后。

    残存的记忆就是:自己每走一步,血液都似要沸腾了一样。好在一直有严邦跟在他的身后。

    后来,却怎么也找不到车钥匙,也开不了那该死的车门……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还有耳际那久久挥之不去的交响曲。

    昨晚的严邦,累并快乐着;亦痛并快乐着!

    在他的兰博基尼里发生了些什么事儿,或许只有他严邦一个人知道了;被生物药剂吞噬掉自我的封行朗,是那样的让人又爱又恨;而亢奋之后的反噬,则把严邦累成一条狗。

    其实那五分之一的加料咖啡,并没有那么夸张的效果;封行朗如此的放飞自我,应该还跟这些日子所堆积的一系列压抑情绪和事件有关。在综合作用下,便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昨晚,我没做什么有损我总裁大人颜面的过格事吧?”

    脑海里,还残留着一些太过放飞自我的画面。

    “放心!我一直维护着你封大总裁的光辉形象!就飙了一会儿车,洗了几次澡!替你穿了三回衣服!仅此而已!”

    严邦一边轻描淡写,一边替封行朗盛好了养生羹汤。

    “……”封行朗久久的沉默不语。

    “你里面的衣服可是你自己脫掉的!你可别赖我!我替你穿了三回,才勉强把睡衣穿上……”

    严邦收起了这个话题,改声道:“当初我就提醒过你:那个女人动机不纯!还好她是对你下手,要是她选择对林雪落下手,你就等着后悔吧!”

    ……

    封行朗回到GK风投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Wendy和后勤部将他休息室里的所有生活日用品,包括可移动的家具全部丢了出去。再让清洁公司彻彻底底的清洗杀菌消毒。

    Nina进来的时候,后勤部正在清除休息室里最后一部分的物件,包括那张总裁大人一直很喜欢的沙发床。她得来有些晚了,因为今天早晨要去给小无恙打预防针。

    瞄了一眼空荡荡的休息室,Nina似乎明白了点儿什么。

    “封总,您一早如此的严肃,难道说昨晚人家小姑娘伺候得不好?”

    封行朗抬眸横了Nina一眼,“昨晚的事儿,你还知道多少?”

    “别误会!我只是猜测而已!总裁大人您想怎么逍遥快乐,我也没资格过问的。”

    Nina的柳眉微拧,“不过那个蛇蝎心肠的狠毒女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即便她爬上了你总裁大人的床,也阻止不了我替我家无恙讨要公道!”

    封行朗敛起眉宇沉声问,“夏以书怎么无恙了?”

    “她昨晚为了把我支走,竟然对无恙下狠手!把我家无恙的小胖腿上掐了一大片的淤青!”

    Nina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像真要把夏以书给活活的撕了,“她为什么今天没来上班?您准她的假?”

    封行朗淡哼一声,“无恙的公道,他亲爹已经替他讨要回来了!你用不着如此的愤怒!”

    “什么?严邦他……他把夏以书怎么了?打了?还是废了?”Nina惊诧的问。

    “为什么不是睡了呢?!”封行朗抬眸睨了Nina一眼。

    “……”Nina默了。

    “怎么,吃醋了?”封行朗笑问。

    严邦睡了夏以书?还是有那种可能的!

    把她们母子支走之后,夏以书便返回总裁办公室跟总裁大人各种调;然后严邦就赶了过来,代替封行朗把夏以书给睡了?

    从逻辑上来讲,这种可能还是说得过去的!

    夏以书是在清晨的时候,才拖挪着几乎快散架的身体离开GK风投的。

    封行朗已经不在了,休息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感觉了一下身体的某处,夏以书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看来,这个世界上真没有不偷腥的男人!

    表面上装着一副正人君子,时邪时正的模样,可做起那种事来,简直像个牲口一样!

    就不能温柔一点儿么?

    夏以书几乎快站起身来。她从沙发床上艰难的爬起身,跌跌撞撞的朝洗手间走进;感觉自己像是被碾压了一次又一次,已经无法活动了。

    镜子里的女人,破败不堪;感觉像是被人活生生的吞咽一回。

    自己是继续留下呢?还是先生离开?

    因为总裁大人留在她身上的痕迹,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衡量利弊之后,夏以书选择了先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