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304章 因为你没用

第1304章 因为你没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04章 因为你没用

    翌日清晨,安婶刚把别墅客厅里门打开没一会儿,林诺小朋友就打着哈欠从门外走了进来。

    而且还光着一双小脚丫子!

    “诺诺?你……你这一大清早的,在哪里啊?”安婶惊讶的问。

    “安奶奶早安。我出门尿尿的!”

    这个理由,无疑是最简单最有效的。

    “出门尿尿?你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吗?”安婶下意识的往客厅门外张望了几眼。

    “我出去给花花草草施肥的了!”

    小家伙哼应一声后,便朝楼梯口奔了过去,“安奶奶,我上楼再睡一小小会儿,辛苦你给我们做早点了!一会儿再见哦!”

    很明显,小东西昨晚是没睡好;跟大毛虫通完电话后本是要爬回来的,但又跟巴颂聊了一会儿理想,但在他那里睡下了。可哪会知道巴颂的睡品竟然……

    一般情况下,封家最晚起床的那个人都会是封行朗;可今天却换成了林诺小朋友。

    被妈咪温柔亲醒的小家伙,揉着一双惺忪的睡眼下楼来了。

    “亲儿子,昨晚干什么去了?一副没睡饱的样子?”

    封行朗捞进经过自己身边的小家伙,勾在怀里狠狠的啜亲了一口。

    小家伙斜了亲爹封行朗一眼,小怨气的哼声,“还不是因为你没用,亲儿子才会亲自出马!”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蹙:“亲爹怎么没用了?你又亲自出什么马了?”

    小家伙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挥了挥自己的小手扭下亲爹封行朗的劲腿。

    “算了,不跟你说了!你只要记得多爱老婆孩子就行了!”

    其实小家伙想说:要不是看在妈咪和我都不能没有你的份儿上,我才不会去求又高冷又傲慢又无理的大毛虫办事儿呢!

    封行朗难免会多想:这小东西是不是抓住了什么自己不爱老婆和孩子的把柄了?

    想到这些天,自己纵容和放任Nina和小无恙待在他的总裁办公室里,还的确是怠慢老婆和孩子的表现。不过小东西说他亲自出马?又是怎么回事儿?

    “亲儿子,亲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希望亲儿子多多包涵,并严厉的指出来!亲爹也好及时的纠正!”

    封行朗低姿态的试探着儿子的小心思,总觉得小家伙最近几天像是藏着什么心思不肯说出来。

    “懒得跟你说!要靠你自己自觉,知不知道!”

    小家伙爬上了自己的专门儿童座椅,开始咕嘟咕嘟的喝起了牛奶。

    “诺诺,怎么了?怎么一早就跟你亲爹扛上了?”

    雪落走过来轻斥着蛮横的儿子,“你亲爹可是你长辈,你说话这么横声横气的,就是忤逆不孝顺!懂吗?”

    “妈咪,你现在什么事都偏心封行朗,都不跟亲儿子亲了!”

    小家伙怨意的直哼哼,“以后封行朗要是欺负你了,你可别找亲儿子来哭鼻子就行!”

    “……”这心眼儿,也够小够自私的!

    ……

    封行朗静坐在大班椅上,目光微滞的看着落地窗前时不时被舞动起来的窗帘。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严邦准点而来。这几日,他每天都会打着来看儿子无恙的旗号,跟封行朗共进午餐。

    而Nina刚好又不在。

    严邦走近过来,在睡着的小无恙脸上轻弹了一下,寻思着:造出这个小东西似乎也没那么糟糕,至少可以用他来每天接近封行朗。

    睡梦中的小家伙以为有人在亲他,蠕动了一下小嘴巴后,继续的酣睡。

    封行朗侧过头来,扫了严邦一眼,淡声:“你这么离不开你儿子,就把他带回御龙城养着!”

    “想得美!你坑了我,造出这个小东西来,想往我那里一丢就完事么?没那么便宜的事儿!”

    严邦走近过来,坐在了封行朗跟前的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行朗那张俊逸慵懒的脸庞。

    “既然你不想承当起当亲爹的责任,那就不要再来打扰无恙母子了!”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你就当这个孩子从来没有存在过!”

    “那可不行!”

    严邦悠哼一声,“好比说我们俩都情投意合了这么多年,藕断也得丝连!”

    这比喻……

    “让你联系老楚,进展得怎么样了?”

    这才是封行朗沉思入神的原因。

    “老楚说他放心不下他女儿,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申城!”

    严邦扯了一下嘴角,“这老家伙八成是在敷衍老子!他就是不想继续替我们卖命了!”

    严邦的话,听得封行朗一阵神情黯然。

    老楚这一环节,还是相当重要的;他是联系衙门的纽带。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好比开通了一条绿色通道,而封行朗跟严邦之所以能在申城混得风生水起,老楚的作用至关重要。

    现在老楚隐退了,虽说他跟严邦也能继续玩,但阻力会多上很多!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靠在大班椅里垂目沉思。

    “别皱着张脸了!要不我派人去把他给揪回来?”

    严邦探来一只大手,轻轻的在封行朗的下巴一抚而过;也不敢停留太久,怕惹毛封行朗吃不了兜着走。

    “心都野在外面了,把人揪回来又有什么用呢!”

    封行朗燥意的打开烟盒,按下火机刚要点上指间的烟,却又盖上了火机盖儿。

    因为四个月大的小无恙还在婴儿车里睡着。

    封行朗意识到这一点,可严邦却没有意识到。等他将手上点好的烟送至封行朗的唇边时,得来的却是封行朗的一记白眼。

    “那还不简单,我们可以把老楚的女儿弄回申城……”

    “放P!”

    封行朗低厉一声,“老楚的女儿动不得!老楚能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这个猪头三把牢底坐穿!”

    “那怎么办?重要找一个替代品?”

    “哪有那么容易!老楚可是红色世家的,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个与他身份相近的?”

    “总会有办法的!”

    严邦轻拍了一下封行朗的脸颊,“别皱着张脸了,先吃饭吧!”

    “吃吃吃,你它妈就知道吃!”

    封行朗戾气的谩骂,“你说你现在除了吃,还能有点儿其它作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