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90章 方式不到位

第1290章 方式不到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90章 方式不到位

    Nina捡拾起那些医学鉴定报告,当她翻看到最后一张时,便一下子跌坐在了地板上。

    她所担心的,所心焦的,所忧愁的,最终还是发生了。

    也许糊弄严邦本人并不难;但Nina糊弄的对象是封行朗,严邦当然会格外上心!

    要比他自己的事更上心!

    “你胆子挺大的啊,竟然敢欺骗封行朗,让他傻乐呵的喜当爹?”

    严邦一把卡掐住Nina的下巴,将她的脸掰正过来直视他的眼底:

    “说!为什么欺骗封行朗?欺骗封行朗的代价,你承受得起么?”

    严邦那怒不可遏的狰狞模样,宛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

    “把你生下的小野种说成是封行朗的孩子?真它妈亏你想得出来!”

    似乎欺骗了封行朗,要比直接欺骗他本人还来得大逆不道、罪不可赦!

    Nina哑住了。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严邦解释。

    没了‘封行朗私生子’的免死金牌,她跟儿子无恙都会有危险。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怎么逃离这里!她担心严邦在失控的情绪下,会对她们母子不利。

    她返回房间拿手机打给封行朗求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保姆在听到响动之后,给封行朗打电话了。

    “你它妈的这是在找死!知道么?”

    愤怒中的严邦,甩手就是一记耳光,把Nina的整个人都抽歪了过去。

    “谁借你的胆子?竟然敢欺骗封行朗?嗯?”

    ‘吭啷啷……’

    暴怒中的严邦,高台上的瓶瓶罐罐一股脑横扫在了地面上。

    “哇啊……”刺耳的摔砸声,把睡梦中的小无恙给惊醒了。

    又没妈咪陪哄在身边,小家伙发出了惊恐不安的啼哭声。

    糟糕!无恙醒了!

    “豹头,把那个小野种抱出来!”严邦低吼一声。

    “好的邦哥!”

    听命的豹头立刻朝婴儿啼哭的房间直奔过去。

    “不……不!别碰我的孩子!别碰我的孩子!”

    那一刻的Nina是惊慌的。而这样恐惧的惊慌,让她失去了该有的冷静和睿智。

    她冲上去前想拖拽住进房间里的豹头,却被身后的严邦一把抓住,将她整个人掀甩在地。

    嗷嗷啼哭的小无恙,被豹头粗鲁的抱了出来。

    “竟然敢用一个野种来欺骗封行朗?呵,你它妈的胆子真够大的呢!”

    严邦上前来,直接卡住小无恙的后颈,将他给拎了起来。就像逮兔子猫类的擒法。

    不太舒服的揪法,使得小家伙的四肢不安的在空中挥动挣扎着。哭声就更大了!

    “无恙……无恙……”

    “敢再乱扑乱叫,老子就送你跟你的小野种一起上西天!”

    冲上前来的Nina,被豹头手中的枪抵在了原地。

    Nina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因为任何的疏忽,以严邦的暴戾,都有可能让才四个月大的无恙命丧当场。

    “严邦,我没有欺骗封行朗!”

    Nina开始为儿子的性命而辩驳,“以封行朗的睿智,又岂是我一个女流之辈能欺骗得了的?!你太低估封行朗了!”

    “你什么意思?”

    严邦走近一步,用脚踩在了Nina想起身来抱小无恙的一侧肩膀上。

    “你是说:封行朗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面对严邦的逼问,Nina有些犹豫不决。严邦之所以暴怒,是因为他认为是她欺骗了封行朗;是不是说,如果自己没有欺骗封行朗,儿子无恙就会躲过这一劫?

    “他当然知道!”

    Nina暗自深呼吸,“你都能想到给无恙跟封行朗做亲子鉴定;封行朗那么小心谨慎的人,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做呢?”

    这番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以封行朗精明睿智,又怎么会被一个女人给欺骗了呢?!

    他严邦能想到的,封行朗一定会早早的想到!

    “可封行朗一直认为这个孩子是他的私生子!”严邦低厉的逼问。

    “你有听他亲口承认吗?”

    Nina迎上严邦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他只说过,他会当无恙的干爹!就从来没有承认过无恙是他的私生子!是你自己在一厢情愿的认为!”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是封行朗在故意的欺骗我啰?”

    严邦似乎想起:对于这个孩子的身世,封行朗的表态一直模棱两可。

    “那是他跟你之间的私事,与我无关!也与无恙无关!”

    严邦撤去了踩在她肩膀的脚,Nina立刻爬起身来,想去夺回严邦手里拎着的小无恙。

    小无恙的哭声渐小,她很担心儿子会出事。

    就在Nina的手触碰到小无恙时,严邦又将小家伙给举离。

    “这孩子究竟是谁的?”

    沉思几秒之后,严邦才问出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如果封行朗没有被欺骗,那就意味着封行朗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份;在知道这个孩子身份前提下,还能对这个孩子宠爱有佳,那就说明这个孩子的身份不简单!

    这才算是问到正题上了!

    可严邦的这一问,着实把Nina给吓住了。

    如果让严邦知道这个孩子是他自己的,他会不会……Nina不敢往下想!暴戾中的严邦,压根不能用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去揣测;什么虎毒不食子在严邦的面前,完全是可以改写的。

    “你想要的答案:是我没有欺骗封行朗就行了!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Nina不敢拿无恙的生命冒险;她清楚的知道:严邦不知情,要比知情来得好!

    “不说是么?”

    严邦冷哼一声,瞄了一眼哭得脸色泛红的小无恙,“看来,是我的问话方式不到位!”

    小家伙的胳膊有些弱,似乎支撑不了全身的重量;严邦便揪住了小家伙的一条腿,将他倒拎在手上。

    “豹头,把窗户打开!”

    沁凉的晨风吹入,却没能消减屋子里的紧张气息。

    “无恙……无恙……”

    预感到情况不秒,Nina嘶吼一声冲了上来,却被豹头给控制了。

    严邦拎着小无恙的一条腿,将小家伙整个身体都送出了窗外。

    “我数三个数!如果你还是不肯说,那就直接楼下去替你儿子收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