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89章 万人迷的儿子

第1289章 万人迷的儿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89章 万人迷的儿子

    早起的封立昕是眼睛泛红,哈欠连天。

    这一晚,他可是被封行朗折腾得够呛;而封行朗却睡得四平八稳。

    “亲爹……亲爹……”

    封立昕刚喝上一口牛奶,便听到侄儿林诺欢快的叫声。

    回来得这么早?

    本没有这么早的,而是被早归的白默给‘轰’回来的。

    寻思着自己亲了大白白的两个心肝宝贝,还睡在她们房间一晚上,林诺小朋友很识时务的溜之大吉。

    “大伯早安。”

    “诺诺,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

    没等封立昕把话问完,小家伙便屁颠屁颠的跑上楼找他亲爹去了。

    “papa……”

    封小公主撒娇的偎依过来,腻歪在封立昕怀里亲昵,“papa有没有想团团?”

    “当然想了!”

    封立昕在女儿的额头上亲了又亲,“团团可是papa的心肝宝贝!”

    “papa,诺诺哥哥都不喜欢团团了……”

    小可爱有些委屈,蔫蔫的皱着小眉头。

    “怎么了,团团又惹诺诺哥哥生气了?”

    两个孩子闹矛盾,封立昕一般都会先从自己的孩子身上找原因。

    “团团没有!昨天晚上,诺诺哥哥亲了豆豆妹妹,又亲了芽芽妹妹……都没有亲团团!诺诺哥哥都不爱团团了!”

    原来小东西这一路闷闷不乐,是因为昨晚诺诺哥哥亲了豆豆和芽芽,而没有亲她。

    “团团,这女孩的吻,是相当相当重要的!不能顺便给别人乱亲!”

    封立昕开导着不高兴的女儿,“也不能给诺诺哥哥那个混小子亲,知道吗?”

    “为什么啊?”

    小可爱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封立昕,“团团愿意给诺诺哥哥亲!”

    “女孩子的吻,是要长大了给自己心爱男生的!所以在小的时候,不能给别人乱亲走了!”

    “诺诺哥哥就是团团心爱的男生!团团喜欢诺诺哥哥!”

    封团团的话,让雪落有些哭笑不得。是既欣慰又头疼!自家儿子可真是个小万人迷呢!

    “papa不是说过了吗,团团是不可以喜欢诺诺哥哥的!因为你们是兄妹关系!”

    “那团团不要跟诺诺哥哥当兄妹了!”

    “那可不行!事实已经如此,容不得你改变!”

    似乎,封立昕也有那么点儿小顾虑:担心女儿会像她妈咪蓝悠悠那样对感情执着!这两个孩子情投意合还成,万一诺诺将来有了他自己喜欢的女孩儿,那受苦受疼的还是女儿团团!

    “妈咪……妈咪……”

    林诺小朋友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从楼上奔了下来,“我要跟你汇报:混蛋亲爹昨晚又没有回来!估计趁我们不在家,又去外面泡女人去了!”

    小家伙一连用上了两个‘又’字!说得亲爹封行朗好像经常这么干似的!

    “啊?行朗昨晚没回来?”

    雪落下意识的问了一声。其实也不奇怪,白默不也是一大早才回的么!

    “诺诺,可不许抹黑你亲爹!你去大伯房间里看看,会有惊喜的!”

    “呃?亲爹昨晚跟大伯睡的?”

    小家伙哼问一声,便撒腿又朝二楼奔了过去。

    封立昕揉了揉昏沉沉的眉心,“昨晚行朗没吃晚饭就回了!可是闹腾了我一晚上!”

    “啊?怎么回来的那么早?该不会是又跟严邦和白默他们扛起来了吧?”

    只有这样的可能了。因为雪落离开公司的时候,严邦还抱着小无恙等在办公室里呢。

    “应该是!”

    封立昕微微叹息,“估计是行朗觉得阿邦用城南的那块地换回了御龙城,亏吃大了,怒其不争!”

    雪落默了几秒,“其实吃不吃亏的,只要严邦觉得值就行!”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严邦对御龙城有感情,他觉得值才是最重要的!”

    封立昕跟着附和一声,“也不能一味的用金钱去衡量一件东西!”

    话声刚落,封立昕就不自控的打了个哈欠,看来真的是缺觉了。

    雪落坏坏一笑,“哈哈……昨晚被你宝贝弟弟折腾坏了吧?”

    “……”

    ……

    从昨晚封行朗离开了御龙城之后,严邦也没闲着。

    三下五除二便把白默给灌趴下了;他便带着小无恙和封行朗的毛发,去了一家专业的医学鉴定机构。

    几个小时之后,严邦的怀疑得到了证实:那个小东西果然不是封行朗的亲种!

    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把封行朗给诓了,而且还让封行朗乐滋滋的喜当爹!

    打给封行朗的电话一直没能拨通,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封行朗被一个女人欺骗了,要比自己被欺骗更让严邦愤怒!

    关键是这个女人还是严邦所憎恶的!

    无法抑制的怒火,一直烧到了严邦的身体之外;他跟豹头一起,主仆两一前一后驶车朝Nina所居住的小区呼啸而来!

    很明显,严邦是来兴师问罪的。

    他到想知道:那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有怎么胆子敢欺骗封行朗!而且还有一个野孩子把封行朗耍得团团转!

    一想到封行朗那么宠着那个小东西,严邦就越发的怒意横生。

    恨不得直接把Nina那个心机女给掐死!

    才清晨四五点左右,大部分的居民还处于正酣睡的时分。

    这一回,怒不可遏的严邦,连门铃都没按,直接让豹头用液压工具破门。

    警铃乍响,可严邦却充耳不闻。让豹头继续用液压器破门。

    Nina听到了乍响的报警声,等她起床打开了房间的门时,严邦跟豹头已经闯了进来。

    “严邦?你又来干什么?难道封行朗没警告过你:不许再来打扰我们母子的生活吗?”

    面对凶神恶煞的严邦,Nina也只有把封行朗搬出了压制他的暴戾之气。

    不提封行朗还好,一提及封行朗,严邦整个人都怒不可遏了。

    “为什么欺骗封行朗?谁给了你这熊心豹子胆?”

    严邦一把揪过Nina的睡衣,用上了几乎要将她举离地面的力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听不明白!”

    隐隐约约间,Nina似乎预料到严邦为何前来兴师问罪。

    “啪哒”一声,一大叠医学鉴定报告拍砸在了Nina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