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87章 一生都是赚的

第1287章 一生都是赚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87章 一生都是赚的

    不仅仅是严邦,有时候就连河屯,也难逃被丛刚作弄的厄运!

    辛亏丛刚并没有取河屯而代之的心,要不然,又得有一场好斗了。

    也只是暂时没有!

    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萌生那样的想法,也不是没有可能!

    少了两个孩子闹腾的封家,一派宁静悠清。

    封行朗只让安婶煮了碗面将就着填肚子。

    两个孩子不在,封立昕和莫管家他们吃得也清淡。没做重口味的菜。

    洗漱好的封立昕刚要入睡,听到楼下的响动之后,便披上睡衣走下楼来。

    “呵,封大总裁也有落魄到没人请吃晚餐的地步?”

    封行朗跟严邦和白默他们去御龙城聚餐,封立昕是知道的;不过看自己的宝贝弟弟吃面吃得如此的狼吞虎咽,八成这聚餐应该是没能聚成!

    封行朗抬眸睨了封立昕一眼,没吭声应答什么,而是继续埋头吃他的面。

    封立昕坐了过去,将手搭放在封行朗的后背上,感受着他的健康和精壮。

    封行朗的秉性,封立昕还是了解的。

    有时候憋着气时,便不爱搭理人。只是闷声闷气的做自己的事。

    封立昕安静且耐心的等待着封行朗主动开口。

    “封立昕,如果你能重新选择一次……你还会舍命救我吗?”

    封行朗顿住了手中的筷子,侧头淡淡的询问上一声。

    这个问题……

    “肯定不会!太疼了!”

    封立昕不假思索的说道。有些泛白的面容上,含着微微的笑意,“一次就够够的了!”

    “什么时候学着幽默了?”

    封行朗深睨着封立昕那张依旧能看清疤痕的面容。

    封立昕淡淡的笑了笑,揽过封行朗的肩膀,“有你这个弟弟,哥这一生都是赚的!”

    封行朗的鼻间瞬间就泛起了酸意,他往嘴里塞了一筷子面,以平静这样的涩感。

    安婶将一小碟子牛肉切片送到二少爷封行朗的面碗边。她知道二少爷向来无肉不下饭的。

    “老子真希望当时死的是严邦那个杂碎!”

    几片牛肉入口之后,封行朗的言语便换成了另外一种狠厉的话锋。

    “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人家严邦跟我们非亲非故,能冒死赶过去救我们两兄弟,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每次听到封立昕述说严邦的好,封行朗都不爱听;便将一片牛肉塞去了封立昕的嘴巴里。

    封立昕不怎么吃肉类食品,偶尔被封行朗强塞这么一块两块肉,他也能勉强的吃了。大部分的时候,安婶都会把肉类剁碎加在他的营养羹里。

    封立昕的牙齿虽然看起来挺健康白净的,但咀嚼功能似乎退化了不少;加上他平日里不爱吃硬东西,就习惯成自然的只爱喝些汤汤水水。

    “严邦又怎么惹你了?”

    “他没惹我……是我看他不顺眼!”

    封行朗喝了一口面碗里的汤,“而且是越来越不顺眼!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假话!”

    封立昕自然是不信的,“你那么希望他死,为什么在知道他还活着的时候,倾自己所有的去赎他?”

    “情理上过不去啊!大家都知道严邦是因为我而受难的!如果我不去赎他,别人会怎么想我?尤其是白默那个二愣子,不埋怨死我才怪!”

    封行朗悠哼一声,将碟子里的牛肉片吃了个干净。

    “那个叫无恙的孩子,是阿邦的吧?”封立昕温声问。

    封行朗没有开口应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封立昕浅吁出一口浊气,“其实吧,我受的灾难,也算是自己的桃花劫了!而你,是河屯情仇下的牺牲品!最无辜的,就是阿邦了!无缘无故的就被牵扯进来……”

    “我对他个杂碎已经够好的了!可他却不知足!得寸进尺!”

    封行朗紧抿着自己的薄唇,俊脸上一片愠怒之色。

    封立昕侧头朝安婶的卧室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淡淡道:“需要我去找阿邦谈谈吗?”

    “谈什么?”封行朗哼声问。

    “就谈他的‘不知足’和‘得寸进尺’!”

    “封大少,你就别跟着添乱了!我自己能解决!”

    “真能解决?”

    封行朗斜了封立昕一眼,“封立昕,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非也!”

    封立昕淡淡的叹息,“重情重义,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软肋!前功不能抵后过,你不能纵容让阿邦透支他的‘前功’!”

    封行朗赏了封立昕一记冷眼,“那你还老在我耳边念叨他的‘前功’?”

    “没你想得那么沉重!”

    封立昕轻轻的拍了拍封行朗的肩膀,“阿邦是性情中人!有些事情跟他讲明白的说清楚了,也就好了!但你不方便开口,我却可以!”

    “那你说来听听!我替你参考一下!”

    封立昕却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上楼好好休息!”

    “今晚我跟你睡!”

    “……”

    每次封行朗提出要跟他睡,封立昕都会紧张;因为封行朗会对他动手动脚。

    “自己睡去!”

    封立昕微斥一声,“你打呼噜我睡不着!”

    “睡不着,那就不用睡!我们还可以做点儿别的事儿!”

    封立昕是拒绝不了封行朗的。即便他反锁上了门,封行朗还是可以爬窗的。整个封家,所有的窗户他小时候都爬过。

    “不想女人么?”

    被封行朗勒紧在臂膀里,封立昕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

    “不想!”

    “这蓝悠悠死了,你还真的看破红尘,灭情灭念了?”

    “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我的事不用你问!”

    蓝悠悠这个名字,是封立昕不想提起的,却又无法忘却的。

    “莫冉冉……真的不错!你可以尝试着先睡了她,然后再谈情说爱!”

    “……”封立昕奋力的推开了紧箍着他的封行朗,“我没你这么贱!”

    封行朗默了声,不再多管闲事。

    两分钟之后,原本已经裹在被子里的封立昕,发出了惊慌的叫声。

    “封行朗,你乱……乱摸个什么劲儿啊!”

    “这就是你不想亲近莫冉冉的原因?”

    “都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还真以为我想管你的破事呢!我就摸着好玩而已!”

    “封行朗!你这个痞子!流一氓!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