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86章 更年期啊你!

第1286章 更年期啊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86章 更年期啊你!

    封行朗一直等到Nina回公司接走了小无恙,他才跟严邦一起动身去了御龙城。

    原本封行朗此行的目的,是要让严邦体验一下‘成王败寇’的挫折教育,可等封行朗赶来这里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御龙城里灯火通明。

    “严总,二爷……”

    连安保的称呼,一如既往的恭谦敬意。

    “今晚你包下了整个御龙城?就为吃顿饭?够大手笔的啊!”

    封行朗看向严邦,嗤声讥讽。

    “进去再聊!有惊喜!”

    习惯成自然,严邦很随意的搭上了封行朗的肩膀,两人肩并肩的朝门禁走去。

    白默等得都快不耐烦了。站、坐、躺,各种姿态都换了好几遍。

    等封行朗和严邦走进来时,他便忍不住的发起了牢騷。

    “朗哥,你也太难请了吧?简直比请玉皇大帝还难!”

    包间还是原来的包间,他们三人专门的。豪华程度不减,还增加了几处极富格调的软包设计。

    服务员陆陆续续的上着已经准备好的菜肴,封行朗爱吃的那几样都在列。

    “朗,今晚咱们可以好好的美餐一顿了!先说好了,不醉不归!”

    其实严邦的下句话应该是:你醉了,那就别想归!

    “我这边没问题,已经跟我的小情一人们请好假了!”

    白默已经做好了要在御龙城里过夜的打算。必须承认御龙城里的菜肴,在申城可遇而不可求。

    新鲜的海胆黄入口,微带腥味的滑嫩口感,鲜美之极。

    “嗯嗯,就是这个味儿!超嗨!朗哥你尝尝,可是空运过来的马粪海胆,要在半天之内吃才鲜美!”

    看着白默吃得如此的肆无忌惮,封行朗总觉得这顿饭太过惬意了。

    难道丛刚就任由严邦在他的地盘上肆意横行?

    “邦,这顿饭,花了你不少银子吧?”

    封行朗先盛了一小碗开胃羹汤一边喝着,一边悠声问。

    在雪落日常温柔的坚持下,封行朗吃饭的习惯已经越发良好。

    “失而复得了!”

    严邦张开双臂环看着四周,“这一切,又回归到了老子的手中!又成了老子的地盘!”

    ‘哐啷’一声,封行朗手中的勺子落在了汤碗里。

    “怎么,你从丛刚手里要回的御龙城?”封行朗紧声追问。

    “也没那么简单……”

    严邦替封行朗弄来一块鲜美的帝王蟹肉,“是换回来的!”

    “换回来的?”

    封行朗凛冽的追问,“用什么换的?”

    “城南的那块地!”

    严邦的话声刚落,封行朗手里的汤碗已经砸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严邦的脸上。

    “你它妈猪脑子啊?城南那块地值一百多个亿呢!你竟然只用它换回了这P点儿大的御龙城?”

    只是砸碗也不解气,封行朗整个人都暴躁的扑了过来,对着严邦就是一通暴打。

    呃?这吃得好好的,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朗哥……朗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怎么打人呢!”

    白默连忙丢下了手中的海胆,上前来抱住了施暴中的封行朗。

    “朗哥,不是我批评你,你这脾气是越来越坏了!更年期啊你!”

    白默觉得封行朗的这通暴怒,来得实在是匪夷所思。看着严邦受这无妄之灾,实在是心有不平。

    一通气急败坏的乱打之后,封行朗跌坐在了椅子上。

    “怎么那么大火气?手不疼呢!”

    挨打得这点儿疼,对严邦来说是小事;但他却不忍看封行朗这么狂躁怒意。

    “是丛刚逼你的?”

    封行朗点上一支烟,生厉的问。

    “没有……他让虫三来找我,然后我就答应换了。”

    “你没有提出附加条件?”

    严邦看向封行朗,温声:“没!在我看来,用城南那块地换回御龙城,值得!”

    “你用市值一百个亿的地王,换回了也就三四十亿的御龙城……还认为很值?”

    封行朗气得连白眼都懒得甩给严邦。

    “这里,承载着我们美好的记忆!所以,我觉得它值!”

    严邦看向封行朗,眼睛里满是并不觉得后悔或不值的坚定。

    封行朗沉默了。

    突然间,他便无话可说。

    什么‘承载美好记忆’的文绉绉说辞,八成应该是丛刚那家伙给想出来的。只是一句话,就能让严邦心甘情愿的用城南的地王交换了御龙城。

    封行朗不想再埋怨严邦什么,觉得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是必然的结果。

    如果说有错,那错的就是他封行朗。他不应该去找丛刚,更不应该跟丛刚说出那些话。

    丛刚利用了严邦的软肋,从而达到了他自己的目的:城南地王最终落在了他丛刚的手里!

    或许丛刚并不喜欢经商,但他敏锐的嗅觉和雷厉风行的手段,到是挺让封行朗惊叹的。

    他封行朗俨然已经驾驭不了丛刚了!

    好在丛刚还没有产生要犯上作乱、或取而代之的歹念!要不然,可真要够他封行朗受的!

    “好好享受你们的美餐吧!失陪!”

    封行朗站起身来朝包间门外走去。这顿饭,他显然是吃不下去的。

    “朗,怎么了?怎么说走就走?”

    严邦上前来阻拦,“即便亏了点儿,我再赚回来就是了!都是身外之物,别那么看中!”

    封行朗静静的盯看着严邦那张疤痕脸,淡淡的笑了笑,“今天是真没胃口!”

    “怎么,是我的做法让你失望了?”

    严邦辨得出封行朗的心情为何起落如此的巨大。

    “没有……这人生在世,总会有几件值得他去珍惜的东西!你没做错什么!”

    封行朗抬起头,从走廊的窗口看向那昏暗的天空,有种不明朗的压抑感。

    “邦,别留我!我想一个人静静!”

    推开了横在跟前的严邦,封行朗独自一人朝电梯口走去。

    夜晚下的申江路,并不拥堵。

    半明半暗的夜景,如同沉睡中还未苏醒的困兽一般;等待着它的主人,将它的繁华呈现。

    其实严邦一次次败在丛刚的手上,并不奇怪。

    丛刚有那个能力将他玩之弄于股掌之间!

    有时候丛刚的手法并不见得有多高明,却都能行之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