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82章 二妻二子?

第1282章 二妻二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82章 二妻二子?

    虫三下了车,朝严邦的兰博基尼走来。看样子应该是有事找严邦的。

    严邦启下车窗,用目光迎向走来的虫三。

    “严总,我有笔买卖想跟您谈谈。”

    虫三说得恭谦。不知是性格如此,还是对严邦有所敬畏。

    “我没有兴趣!”

    对于曾经的背叛者,以严邦的秉性自然是不可能跟虫三好言相谈的。

    “我Boss想用御龙城跟您交换城南的那块地!就是申江路的那块!”

    见严邦也没什么耐心听下去,虫三便不再拐弯抹角。

    “你的Boss?丛刚么?”

    严邦冷哼一声,“他给了你多少好处,值得你背叛我去跟他混?”

    虫三淡淡的笑了笑,“也没多少!只是一条命而已!”

    既然已经上升到了一条性命,当然不是钱能衡量的。严邦也就不在多问。

    “既然丛刚已经得到了御龙城……那就留着他自己消遣玩耍吧!”

    严邦也是有一定商业头脑的。他知道城南的那块地王的价值要高于御龙城。

    “我家Boss说……御龙城承载着你跟封行朗太多的美好回忆,对您的意义十分的重大!”

    不得不说,丛刚是个擅于揣摩它人人性的狠角色。

    什么美好回忆,什么意义重大,一下子就说到了严邦的心坎里去了。

    丛刚对严邦的了解,很深刻!他知道这番话能让严邦动心!

    严邦侧眸盯向虫三,“你家Boss真是这么说的?”

    “这是他的原话!”虫三恭声应答。

    “他还说了些什么?”

    严邦饶有兴趣的问。

    “他还说:有了御龙城,你也更方便跟封行朗一起愉快的玩耍了!想见个面什么的,保密性也好!”

    虫三的这些话,听得严邦是真动心了。

    无论是夜莊,还是没有开建的城南‘朗地邦城’,都不太适合他跟封行朗见面!

    一个人多嘴杂;一个要等待多时。

    相比较而言,现成的御龙城,当然更适合严邦约见封行朗。至于过个夜什么的,也方便。

    封行朗连Nina那个女人都能下得去嘴,跟自己有那么一次美好的碰撞,那应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再则,现成的御龙城,可以不用投资,便可以继续敛财。

    其实金钱对严邦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他想要的东西,却一直没能得到。百爪挠心呢!

    看来,这个丛刚真是够了解他的!

    “听起来,诱一惑还是挺大啊!”

    严邦感兴趣了,“丛刚人呢?我跟他还是可以谈谈的!”

    “我家Boss去了墨西哥城,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

    虫三如实的作答着严邦的问话。

    “去了墨西哥城?”

    严邦微微蹙眉,“丛刚去墨西哥城干什么?”

    严邦询问的意思是:封行朗最近又没有要去墨西哥城的任何打算,那丛刚跑去那里做什么呢?

    对于丛刚的行踪和所为,严邦并不感兴趣。他只感兴趣丛刚是不是又要缠上封行朗了!

    仅此而已!

    “我家Boss在墨西哥城接了个单子,赚点儿生活费!”

    “赚生活费?丛刚没那么穷吧?”

    严邦哼声笑了笑,“封行朗不是一直养着他的么?”

    “这封总的脾气时好时坏,我家Boss说还是自力更生为好!”

    严邦微微颔首,“那你的意思是:要等丛刚回来,我们才能续谈啰?”

    “不用的!其实御龙城就在我的名下,所有的手续将会有我跟你办理!”

    “那好。”

    事情要比丛刚的预想来得容易多了。

    也再一次见证了严邦的迫切心情!

    两天时间,所有的手续都办理结束了,双方都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整个过程处理得相当的顺利。

    正如丛刚所说的那样:御龙城承载着严邦跟封行朗太多的回忆!

    重新踏进御龙城的时候,严邦宛若重生了一样。

    每一个地点,每一个角落,似乎都能联想起封行朗在时的画面。

    御龙城,对严邦来说,真的是意义重大!

    即便跟封行朗不再有未来,但过去的曾经,也够他严邦回忆的了!

    未来的那些事儿,谁又能说得准呢!

    清理、整顿、重新翻修;在整个御龙城里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

    这些天严邦很忙,封行朗就更忙了。

    ‘金克都’开始在融资,资金量并没有封行朗想像中的巨大。社会闲散资金流为了规避风险,一部分被银行吸走,一部分则被网商银行给倾吞。加上社会上爆发出的一些融资骗局,困难就更大了。

    最辛苦的要算Nina这个头号帮凶了。

    疑心病较重的封大总裁,又不相信其它人;所有他不方便出面的事儿,只能由她来事事亲为。

    还有一个才三四个月大的婴儿要照顾,Nina最近真快忙得冒烟了。

    严邦进来的时候,Nina正在整理一会儿要出门的资料。

    封行朗跟Nina两人头靠着头的正讨论着什么,从门外看起来,还是相当亲密无间的。

    严邦的疤痕脸阴沉得有些骇人。就像一把利剑一样,直直的朝Nina扎了过去。

    几乎是条件反射,Nina外挪了一步,跟封行朗将距离拉开了一些。

    封行朗抬眸扫了严邦一眼。本想跟Nina继续,却发现Nina整个人僵化得厉害。

    “阿邦?你来干什么?”

    封行朗是真忙。被人打扰了自然会不爽。

    “来看你是怎么跟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勾一搭上的!”

    严邦舒展着四肢坐在了沙发上,目光狠厉的盯看着僵化中的Nina。

    “没事儿就给老子滚出去!忙着呢!没空鸟你!”

    封行朗冷嗤一声,将文件递给了一旁愣站着的Nina。

    “你先去处理这些!回头我们再讨论!”

    有严邦在,想必Nina也没心思跟自己细谈下去了;而且‘金克都’那边又催得紧。

    “哦,好的封总!”

    就在Nina拿着那些档案袋要出门时,休息室里传出了无恙的哼哼卿卿声。

    虽然声音不大,但做为一个妈咪,Nina能排除其它的噪音,并准确无误的捕捉到儿子的哼喃。

    “无恙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