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78章 朗地邦城

第1278章 朗地邦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78章 朗地邦城

    即便夏以书有一千个不乐意,她也无力改变这样的事实!

    她不得不接受Nina的回归;而且轻而易举的就被Nina夺去了实权。

    而且总裁大人竟然可以纵容到让她可以带着孩子来上班?

    这是何等的特权?!

    也足以说明封行朗对Nina的依赖程度!

    不过即便Nina已经回归,可她毕竟是个单身妈妈,而且孩子还那么小,不可能随叫随到;到那时候,她夏以书依旧会是总裁大人跟前的大红人。

    虽然夏以书觉得以她自己在GK风投目前的地位,还撼动不了Nina的位置;但有一个人却可以!

    那个人就是林雪落。

    忙碌一阵之后,雪落陪着夏以书去茶水间小憩。

    “这总控秘书就是总控秘书,都能带着孩子来上班的……唉,我们这些小罗罗就惨了,想结婚都不敢结,生怕因为生育影响到工作!”

    夏以书若有所指的叹息。旁敲侧击的表达出总裁大人对Nina的偏爱。

    “以书,她们叫苦也就罢了,你堂堂的夏家千金,总不可能靠GK这点儿薪水过活吧?”

    雪落觉得夏以书的诉苦,有那么点儿夸大其词的意味儿。

    “雪落姐,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啊,我爸恨不得把夏家所有的家底都拱手相送给那个私生子!我们姐妹仨跟我妈,每天都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也只能自力更生了!”

    夏以书唉叹一声,“不过这样也好,能逼着我有更强的生存能力!”

    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夏以书连忙改口问道:“雪落姐,Nina带着孩子都鸠占鹊巢了,你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啊?”

    雪落抿了抿唇,“无恙还小,离不开妈咪的……行朗又急着用她,也只能这样安排了!”

    “雪落姐,你到是挺善解人意的!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爱封行朗!不然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暧眛不清呢?!”

    夏以书恨死了林雪落这种软面糊似的性格。什么事儿都能一忍再忍,一让再让!

    既然这样,就索性把‘总裁夫人’的位置给让出来啊?!

    恐怕她又舍不得吧!

    想到自己膝盖上的疼,夏以书越发觉得林雪落是个十分有心机的女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暗地里不知道憋着什么坏水呢!

    雪落沉默是金。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自己该跟夏以书说些什么。

    “虽然那个叫严邦的认了Nina的孩子当干儿子,但传闻都说……”

    夏以书话留一半,“雪落姐,你究竟有没有给那个孩子和封总做过亲子鉴定啊?现在这种亲子鉴定很简单的,只要两个人的体肤和毛发,就可以做鉴定了!很容易的!”

    雪落本想说:小无恙并不是丈夫封行朗的私生子,而是严邦的亲骨肉!可鉴于夏以书只是个局外人,她也不方便跟她说太多!

    ……

    这是一款智能婴儿摇篮。只要小家伙哼哼卿卿的声音超过一定的分贝,它就会播放出柔和的音乐来哄宝宝入睡;也提醒妈咪小宝贝儿已经醒了。

    小无恙真的很好带。吃完了睡,睡醒了再吃;偶尔睁开眼睛默默的看着这多彩的世界。

    “你把手头上的项目都停下,专门处理‘金克都’项目;所有的账目不走GK,不能在任何的纸质凭证上有GK的字眼!数额无论大小,你都要亲自经手!”

    “还有,融资的返点控制在八个点之内!高了就转嫁风险;低了就吸入!我们需要的是能替我们做事的吸血鬼,而不是无用的寄生虫!”

    “知道了封总!我就是您的头号吸血鬼!”

    Nina打趣一声。一边收拾着文件,一边朝着休息室的方向张望。

    “放心吧,有我在,没人敢动你儿子!你快去快回,但事儿一定要做踏实了!”

    封行朗安慰着临行出去办事的Nina。

    可Nina还是不放心,便将睡着的儿子从沙发床上抱放进婴儿推车里,然后再将婴儿推车推到了封行朗的大班椅边。

    “无恙暂时还不会醒;等他醒了,要是哼哼,那就是尿了,你给他换下尿不湿;要是不哼哼,只是吧唧嘴,那就是饿了。奶瓶在冰箱里,你加热到35度到40度之间再给无恙喝……”

    “……”看着婴儿推车里的严无恙,封行朗眉头直蹙。

    一个多小时后,小无恙醒了。

    没像他妈咪说的那样哼哼,也没有吧唧嘴巴,而是静静的看着办公中的封行朗。

    “哟,严公子你醒了?是要尿呢,还是要喝呢?”

    封行朗探手过来轻点了一下小无恙的鼻子,“干爹叫个美女进来伺候你?”

    被封行朗点了一个鼻子的小无恙,乐得直咧嘴笑。小模样真的挺萌人。

    笑意还挂在封行朗的俊脸上,可他的心情却是沉重的。

    他想到了儿子诺诺小时候……是否如严无恙这般安静听话呢?

    一个女人带着刚出生的婴儿住在佩特堡那戒备森严的牢笼里,一定是怕极了!

    那些日子,她们母子俩又是怎么过来的?!

    严邦进来的时候,封行朗就这么静滞着神情看着婴儿推车中的严无恙。

    “找回来了?这么宝贝呢?办公都自己带着?你女人不吃醋?”

    严邦那上扬的腔腔里,带上了不满又不甘,却又奈何不得的意味儿。

    封行朗狠狠的剜了严邦一眼,能杀人的目光。

    “朗,你该不会是要给Nina那个怪物转正吧?”

    严邦还沉浸在他醋意翻动的思维模式中。总觉得:封行朗连Nina那个怪物都能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他严邦?他并非要破坏他的家室,只是想跟封行朗走得更近一些。

    “有事儿快说,没事儿滚蛋!老子忙呢!”

    封行朗冷哼一声,并不想搭理一根筋的严邦。

    “城南那块地……要开始动工了!我想了个名字,叫‘朗邦园’如何?”

    “……”封行朗感觉自己心头的火焰,又在蹭蹭蹭的往上窜。

    “不好听呢?还有一个名字,叫:朗地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