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69章 一丝邪念

第1269章 一丝邪念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69章 一丝邪念

    “传闻只是传闻!不可信的!”

    听起来,丛刚似乎不太喜欢封行朗被扯上这样不明不白的流言,“事实上:Nina弄出的那个孩子,跟封行朗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啊?跟封行朗没关系?”

    巴颂微诧,“那Boss,需不需要我去做进一步的调查?”

    “不用!你有那个闲功夫,还是多跟封行朗学学怎么做风险投资吧!”

    “哦……好。”

    知道自己并不是Boss所预期的那块料,但巴颂还是机械的应好。

    让巴颂惊叹的是:对于封行朗的行踪和所为,Boss丛刚似乎知道的比自己还多。

    ……

    严无恙小朋友的百日宴,弄得比想像中的还要奢华盛大。

    封行朗以严邦的名义向申城的各界人士广发请帖。

    封行朗想怎么弄,严邦完全没意见,也不会有意见。

    严邦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在晚宴上别见到Nina那个怪物就成。

    其实严邦对Nina也没那么深恶痛绝,但Nina却勾一引了封行朗,这让严邦很难接受。

    封行朗之所以以严邦的名义广发请帖,目的有两个。

    第一个目的:源于严邦消失了好几个月,而且他的御龙城也被别人收入囊中;在他人看来,如今穷困潦倒的严邦是今非昔比,能赏脸来的,算是还能进一步交往下去的。封行朗也想看看,严邦会‘落魄’到什么程度!如果情况不算太糟糕,也算是为严邦今后的东山再起做铺垫。

    第二个目的:当然是敛财!

    当实严邦可没少在外面散财!现在也该是他收网捞回馈的时候了!而且位数应该会很可观!

    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了严无恙小朋友。毕竟封行朗还惦记着他爹手中那块城南地王。

    晚宴分为三层。

    最上面是申城的那些贵胄政要之流。都是独立的包间,走的是VIP贵宾通道;中间层,则是GK风投的近乎所有员工;最下面的大厅,则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大部分是严邦在御龙城原来的老手下。还有一些闲杂人等。

    地下停车场的保姆车里,封行朗扫了一眼正给严无恙整理衣物的Nina。

    “委屈你了?”

    Nina的能屈能伸,到是让封行朗挺欣赏的。当他将严邦提出的条件告诉Nina时,她只沉默了两三秒,便答应了下来。

    “不委屈!他不想见到我;我正好也不想见到他!”

    今晚的Nina,又恢复了她的高冷。只是在看向小无恙时,眼眸里母爱满满。

    “你在二楼等着。无恙就跟严邦一起露个脸,用不着半个小时,我就把他送去二楼给你。二楼都是GK风投的员工,你熟!”

    “嗯,好。”

    Nina平声应好,附身亲了亲小家伙的脸颊,“Bond,妈咪等着你。”

    封行朗刚从Nina怀里接过小无恙,Nina又关切的叮嘱,“我已经把无恙喂好了,也尿过了。估计一会儿会睡……他要是哭闹,你哄哄他!”

    “放心,我带过孩子!”封行朗将小无恙抱了过来。

    “封总……别让严邦伤到无恙。”

    从启下的开窗里,又传出Nina 忧心忡忡的叮嘱。

    “严邦没你想得那么……恶劣!”

    应了Nina一句后,封行朗便抱着严无恙快步朝电梯方向走去。

    严邦还等在大厅的休息室里。

    “弄这么大的排场,看来你对这个孩子是偏爱有佳啊!”

    看着抱着小无恙进来的封行朗,严邦泛着酸意感叹一声。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白眼,将小无恙放在了一旁的婴儿提篮里。

    “对了,你家诺小子没跟你闹?”严邦又问。

    “还不是为了还债!”

    封行朗的话意味深长。似乎若有所指,只是严邦听不懂罢了。

    “还债?还谁的债?Nina那怪物的?”严邦追问。

    看来,严邦是真的没听懂封行朗口中‘还债’的深意。

    “严邦,你口口声声用‘怪物’称呼着别人,那你自己呢?你不觉得你自己也像个怪物么?”

    封行朗的话,微带着戾气。

    严邦微微眯眼,哼笑着问:“你觉得我像怪物?”

    “……”封行朗懒得搭理严邦什么,便从口袋里拿出一份致辞递来给他。

    “什么东西?”

    “先读一遍,看看有没有不认识的字儿。一会儿你在宴会开始前,照着它读一遍就完事了!”

    严邦扫看了一遍,调侃的问:“严无恙?呵,你还真舍得把你儿子跟我的姓呢?”

    “必须舍得!”

    封行朗拍了拍严邦的肩膀,继续诓他,“我们俩,谁跟谁啊!”

    这亲切的话语,对严邦相当的好使。他接受了照读那份致辞。

    封行朗没有现身。而是让一个年龄较老的保姆抱着严无恙一起走到了台中央。

    这快60岁的保姆,是封行朗故意找来的。因为这样的年龄,不会让来宾议论成小无恙的亲生母亲;这人多的地方,嘴巴就多。自然会有人好奇小无恙的亲生母亲是谁;也就自然有人告诉这些人,小无恙的母亲是GK风投的总控秘书Nina。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

    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儿的百日宴,和我一起见证我儿的成长,分享这份快乐。我向各位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严无恙,寄托了我对我儿的殷切祝福与浓浓的期望……”

    当二楼休息室里的Nina听到严邦的这段百日宴致辞时,已经是泪如雨下。

    在听到严邦很傻很天真的读完这份致辞后,封行朗这才微微的吁出一口浊气。

    他的使命总算是完成了!

    严邦真的很‘听话’,让他读,他就读;也没有去揣摩内容的深意。

    或许在严邦看来:能为封行朗做事,他向来都是无条件的。

    封行朗并不想看到严邦孤独终身!

    有时候,封行朗也会有那么一线邪念:严邦提前下地狱了,或许并不是坏事。

    可在经历了严邦那几个月的死亡之后,封行朗才意识到:有时候这人生要是没了那份友谊,也会无趣的。前提条件,得是没病的严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