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64章 你不能动!

第1264章 你不能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64章 你不能动!

    用枪口抵着严邦脑门的,是封行朗。

    他已经没有那个好耐心和好脾气对严邦好言相劝了!

    其实从目的性来看,严邦带走他自己的儿子严无恙回去抚养,不正是他封行朗所希望的那样吗?

    但此时此刻严邦想带走严无恙的起因和缘由不对!

    他以为小无恙是封行朗的私生子,才想着要将小家伙带回自己身边以干儿子的身份抚养;如果有一天他知道小无恙是他严邦的亲种,一定会恼羞成怒的!

    亲情这种东西对严邦来说,完全是冷漠的;没有比有要来得省事儿。

    “封行朗,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会伤害你的私生子吧?”

    “少它妈废话!把无恙给我!”

    封行朗收了枪,直接从严邦的怀里将哭哭啼啼中的小无恙抱了过来;

    “乖,不哭了!有干爹在呢!”

    严邦那样的勒抱方式,实在让小东西不舒服,被封行朗抱来之后,小家伙便止住了啼哭,只是抽泣的哼哼卿卿。

    看着封行朗如此宠爱小家伙的温情模样,严邦便能断定:这怪物生的儿子,应该是封行朗的种无疑了!因为封行朗也不是那种大度到会替别人养孩子的人!

    看到及时赶来的封行朗,Nina几乎快虚脫了。

    她跌跌撞撞的冲过来,从封行朗的怀里抱走了儿子无恙。只有将自己的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Nina才能真正的安心。

    “严邦,你深更半夜的跑过来欺负人家孤儿寡母,你还有没有点儿人性?”

    看到受伤染血的Nina,封行朗免不了要训斥严邦几句。

    “封行朗,你紧张你的种,我能理解!但对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如此在乎……我还真的不能理解!”

    严邦横了Nina一眼。他实在想不通:封行朗怎么会跟这个让人作呕的东西有了孩子。

    “我不需要你能理解!”

    封行朗平静着粗重的气息,“严邦,老子警告你:Nina和无恙是我的人,你不能动!”

    严邦没有着急作答封行朗什么,而是微眯着眼审视着封行朗那太过严肃的神情。

    “你还真对这个怪物生情了?那你家林雪落和诺小子呢?你又把她们母子俩摆在什么样的位置?”严邦有些逼问的意味儿。

    “……”封行朗唇角微抽。

    看到靠在角落里朝自己投来乞求目光的Nina,封行朗咬了咬自己的唇。

    “阿邦,有些事,我以后会跟你解释的!请相信我这个兄弟!”

    这样的含糊其词,完全听不出诚意;当然,封行朗也没有要跟他严邦解释什么的必要。

    “朗,我只是觉得……”

    “行了!”

    封行朗打断了严邦要说的话,“像今晚这种事,我不希望以后再发生!严邦,你没有权力介入我的生活!懂么?”

    严邦没有答声,而是侧头朝角落的Nina扫了一眼,便转身离开。

    目送严邦离开之后,Nina抱着怀里的无恙一下子瘫软在了地面上。

    “Nina,你没事儿吧?”

    封行朗健步上前,先从Nina怀中把小家伙抱开,“看着伤得不轻,需要去医院吗?”

    Nina无力的摇了摇头,“不用了,都是皮外伤!封总,你能及时赶过来,真的很感谢……”

    封行朗微微轻吁,“我也没想到严邦会突然找上你的门!还好你跟无恙都没事儿,要不然我的罪过就大了!”

    “封总,万一哪天严邦知道了真相,无恙真的会有危险的!封行朗……我真的好害怕!”

    看到Nina少有的泪眼婆娑,封行朗冷幽默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你就不应该有那种一根筋的冲动想法!严邦他就是个疯子!你也敢惹?”

    “封总,我想跟无恙离开申城……你放我们走吧!”

    Nina不想继续留在这个对她们母子俩处处充满危险的地方。有太多未知的危险因数。

    “还没严重到这一步!”

    封行朗淡淡的应声,“你跟无恙目前就放心的住在这里!我想严邦不会再来打扰你们母子了!”

    对于封行朗的承诺,Nina自然不会全信。但要是封行朗不想让她们母子走,她便插翅难逃。

    “封总,无恙的百日宴,还是别办了吧!”

    保姆搀扶着他Nina吃劲的站起身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只想无恙能够平平安安的!”

    “容我再想想!”

    封行朗用手指轻点着小家伙肉嘟嘟的嘴巴,小无恙立刻吧唧吧唧的做着嘬奶状。

    “小东西,你可比你亲爹听话多了!干爹喜欢你!”

    交待了保安一些事情之后,封行朗便离开了。

    严邦依在雷克萨斯的车门上,应该是在等着封行朗。

    有些事,他真的很想知道原因!

    严邦心目中的封行朗,是个自制力很强的男人!他应该不会饥不择食到连Nina那种不伦不类的东西都睡的!其中必定有原因!

    “还不走?”

    封行朗嗤声冷哼,“等着讨骂呢!”

    “封行朗,你做了这么大一件对不起妻儿的事,怎么一点儿负罪感都没有呢?”

    严邦看向走近的封行朗;并没有从他带怒的俊脸上读出什么愧疚之意来。

    “所以才找你以干爹的名义为无恙办百日宴呢!”

    封行朗避重就轻,“现在看来,你不但不会帮我,而且还极有可能会损我!”

    “说来听听,你跟Nina,是怎么搞到一起的?酒后乱X?还是日久生情的情不自禁?”

    说来说去,严邦的纠结点是万变不离其宗:封行朗竟然连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也肯睡?

    “……”

    当时的封行朗,真有那么几秒的冲动:想不计后果的告诉严邦,那个怪物所生的孩子,正是你严邦的种!

    以严邦对Nina的憎恶……

    “阿邦,你为什么就那么歧视Nina呢?长成那样都是父母给的,又不是她自己愿意的!她很励志,也相当有魄力,她是个不可多得的精英!”

    “真喜欢上她了?”

    严邦上扬着眉宇,压根没有领悟到封行朗的良苦用心。谈话根本就无法继续下去。

    简直就是话题的终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