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57章 17X19=?

第1257章 17X19=?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57章 17X19=?

    厚实的窗帘将这套豪华包间遮掩得密不透风。

    和煦的晨曦亦无法透进来,整个包间被昏昏沉沉的阴暗所侵染。

    夹杂在空间里的味道很不好闻:食物的味道,混合着浓烈的酒味儿,刺鼻得让人无法正常呼吸。

    封行朗走进来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进了一个垃圾间!

    食物的残渣和喝空的酒瓶混杂在一起,铺满了整个石英石台面;还有地毯上,被泼洒出的汤水和酒液……

    最大的垃圾,要算是横躺在沙发床上,像是已经喝死过去的严邦!

    封行朗的怒火蹭蹭蹭的上升。这一刻,他恨不得直接把严邦这个垃圾丢进垃圾桶里!

    也只有垃圾桶,才是他最合适呆去的地方!

    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封行朗从洗手间里接来一杯水,很准的朝严邦那张疤痕脸倾倒过去。

    严邦打了个激灵,从醉生梦死中惊醒过来。

    便看到封行朗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

    “朗……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严邦觉得自己一定还在做梦。因为他觉得只有在梦镜中,封行朗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做梦?嗯?做梦!老子让你做梦!”

    气急败坏的封行朗,扑身过去,对着严邦的下巴就狠砸了两拳,“有没有感觉到疼?不疼老子可以再来两下!”

    “有点儿疼……朗,真的是你?”

    严邦看着怒火中烧的封行朗,慢慢的从醉生梦死中清醒了过来。

    “告诉我:17乘19等于多少?”

    看着严邦那醉眼迷离的傻样,封行朗撸起了袖子,从台面捞起一个酒瓶扬在空中,“快说!不然老子接着揍!”

    只不过随便找了个算术题,为的就是想验证严邦究竟有没有醒酒。

    可真把严邦给问住了!

    “17乘19?”

    当时的严邦是一脸的懵逼。讲真,他还真的不知道17乘19究竟等于多少。

    “七九……五十四?还是六十三?”

    “还五十四?还六十三?你它妈连小学生都不如吗?!嗯?”

    “我……我能用计算器吗?”

    “计算器?20以内的乘法,你它妈的竟然还要计算器?”

    其实,封行朗只是想把严邦好好的揍上一顿,并没有正当的理由。总之,就是见严邦这颓废狼狈的模样不爽!

    当时严邦,即便不挨打,他也口算不出17乘19究竟等于多少;挨打了之后,那就更算不出了!

    而闻声想进来的豹头,也硬生生的被吓住了。

    口中喃喃自语:“17乘19……17乘19?等于……等于……”

    豹头一阵抓耳挠腮,最终还是没敢迈进来半步;因为他也不知道17乘19究竟等于多少。

    “豹头……给老子死进来!”

    房间里传出了封行朗怒意冲天的厉吼声。

    豹头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来。

    “你它妈死的还是活的?你就是这么照顾你邦哥的吗?”

    “……”还好,并不是问他17乘19的事儿。

    “二爷,是邦哥他自己要喝的。”

    “他要去死,你也让他去?”

    “……”豹头直接闭了嘴。

    严邦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暴怒中的封行朗,唇角却能上扬出温柔的笑意。

    “哐啷”一声,一个酒杯砸在了豹头的脑门上;酒杯碎了,可豹头的脑门却完好。

    “还不赶紧死出去叫人来打扫?真它妈比猪窝还肮脏!”

    “二爷,你消消气,我这就去喊人来打扫!”

    ……

    白老爷子不再插手孙儿白默和孙媳妇袁朵朵的事儿。

    似乎老爷子突然间就想开了!

    他任由孙媳妇袁朵朵跑离了白公馆;也没让人去强行的追回来。在得知朵朵是跟雪落在一起,他也就宽下心来。

    最让白老爷子难受的,是两个曾孙女的嚎啕大哭。

    豆豆还能哄得住,可芽芽却怎么也哄不住;白默就差跟两个女儿一起哭了!

    可即便是这样,白老爷子也不去过问;而是‘悠闲’的在书房里练他的水墨山水画。

    豆豆好喂,也好哄;平日里亲爸比白默也伺候得不少。

    可芽芽却特别的黏着妈咪袁朵朵。因为芽芽是纯母Ru喂养的,隔奶那段时间,可把白默和保姆折腾得够呛。

    刚睡着的豆豆,又被芽芽给闹腾醒了;然后姐妹俩轮番上阵的哭闹。

    这一晚,白默过得揪心挖肺的。

    两个女儿的哭声,几乎快绞烂了他的心!

    可白默不但没有反醒,还更深的埋怨起了妻子袁朵朵:那个女人,丢下受伤的女儿就这么离家出走了?她还是不是个妈妈啊?果然够心狠够恶毒的!

    白老爷子不但不过问孙子白默和曾孙女豆豆和芽芽的事,而且还让保姆回去休假了。

    很明显,白老爷子是故意的。

    他就要看看,这犟头小子能倔到什么时候。

    “老爷子,洪姨她们呢?”

    “她们回去休假了。说是等你们小夫妻俩把架吵完,她们才回来。”

    白老爷子很‘悠闲’的作画着,连头也没抬起看白默一下。也不管不顾婴儿推车里正哼哼啼哭的曾孙女。

    “那豆豆和芽芽怎么办?”

    “不是有你这个亲爸爸么?她们可是你的亲闺女,是你展现父爱的时候了!”

    老爷子这番不温不火,不急不燥的话,让白默听得嘴唇直咬。

    “我去找她。”

    带着怒意,白默将婴儿车推离了书房。

    “老爷子,这么逼少爷……会不会不太好?”白管家忧心忡忡。

    “是不太好!可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这小子已经是当爸爸的人了,却还任性的像个孩子!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站在朵朵的立场去思考问题呢!”

    “可也急不来啊!万一豆豆和芽芽有个什么闪失,怕是您后悔还来不及哟!”

    白管家长长的哀声叹息。

    “谁说不是呢!我这颗老心啊,都疼碎了!可再怎么舍不得放不下,也得狠下这颗心呢!我都是快入黄土的人了,守不了豆豆和芽芽几日了!”

    “老爷子,您快别这么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白管家一阵老眼混浊。

    “我离这百岁,也没几年日头了!”

    “……是我嘴欠了!祝您长命千岁!”

    ……

    白默带着两个女儿赶来小公寓时,袁朵朵和雪落已经是人去楼空。

    邻居的老阿姨告诉白默:昨晚朵朵的好友林雪落来过了,后来她们又一起离开了。

    又关机!

    又没能打通袁朵朵的电话,白默都快成炸毛兽了。

    打电话给雪落,雪落没接;再打过去时,就直接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