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55章 要离就真离

第1255章 要离就真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55章 要离就真离

    三四十个平方米的小屋,这一刻成了袁朵朵独自舔舐伤口的地方。

    好在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小屋,不至于让自己颠沛流离到无家可归。

    女儿意外磕伤,袁朵朵真的很心疼;但丈夫白默的那番诋毁,更是让她痛不欲生。

    他怎么能够用‘恶毒’这个词来形容她这个妈妈呢?

    豆豆和芽芽,可都是她的心头肉啊!

    如果可以,她宁可把自己磕得遍体鳞伤,也不愿自己的女儿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可白默竟然说她恶毒?还说她是在用女儿在报复他?

    不想让自己沉浸在这深不见底的寒潭中无法自拔,袁朵朵开始了她发疯似的打扫卫生。只有三十多个平米的空间,被她擦拭了一遍又一遍。

    良久,袁朵朵跌坐在了地板上,开始隐忍的哽咽。

    ……

    雪落约出了Nina。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她把儿子无恙一并给带了出来。似乎一刻都舍不得跟儿子分开。

    婴儿提篮,双肩包;高挑的身姿,走秀般的体态;Nina把自己跟小无恙打扮得时尚又前卫。

    “Nina姐,你好利害!把无恙带得真好!干净利落,时尚又洒脱。比辣妈更辣妈!”

    看到Nina独自带着小无恙那游刃有余的模样,雪落真的很羡慕。

    “是我家无恙好带!饿了尿了就哼两声,吃饱饱干爽爽就睡;睡醒了自己玩。可乖了。”

    提及儿子无恙,Nina满是溢于言表的自豪感;好像这全世界就她的儿子最棒。

    等雪落说明来意之后,Nina惊讶得连下巴都合不拢了:封行朗想搞什么?不是说得好好的么?怎么又中途变卦了呢?让严邦以干爹的名义替无恙办百日宴?亏得他想得出来!

    “行朗说……这样出师有名!而且他还说,肯定不会让严大哥知道无恙的真实身世!”

    “那也太冒险了!”

    Nina出声拒绝,“他封行朗分明是在把我跟无恙置身危险当中!”

    “Nina,不会的。行朗很看中你,也很喜爱无恙的。”

    任由雪落如何的解释,Nina还是接受不了封行朗如此胆大妄为的提议。

    Nina带着无恙提前离开了,不欢而散。

    不过雪落却成功的完成了另外一项隐蔽的任务:就是趁自己抱无恙的时候,从他小脑袋上扯下了一根头发。就一根。

    小家伙丝毫没有要哭的迹象,他很绅士的看着一直朝自己微笑的漂亮阿姨。

    刚钻进保姆车里,Nina就给封行朗打去了电话。

    “封大总裁,您这是什么意思?你要让严邦替无恙办百日宴?你明知道他很憎恶我,而且很有可能会对无恙不利,你竟然还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

    Nina妥协了,“这个百日宴,我不办总行了吧?!”

    “焦什么躁啊?难道让严邦替你儿子严无恙办百日宴,不正是你内心的小奢望吗?”

    封行朗悠哼一声,“我有我的办法,会让严邦乖乖就范的!”

    手机那头沉默了片刻,应该是Nina的心思被封行朗给戳中了,“你有什么办法?”

    “天机不可泄露!总之,会让你如愿就是了!”

    “你怎么保证我跟无恙的人身安全?”

    Nina紧声问道。相比较于自己的小奢望,Nina更关心自己跟儿子的安全。

    “有我在,什么样的严邦,我都能hold住!放心吧!”

    封行朗浅声,“不过呢,等无恙过完百日宴,你就必须来GK风投上班!金克都就快开始融资了,我需要你!金克都的项目,夏以书和Wendy都不方便参与!原因你懂的!”

    “好!封大总裁,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挂断电话的Nina,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竟然就答应了封行朗那样极具挑战的提议。

    这万一……

    有封行朗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万一的!

    Nina选择相信封行朗。

    更想圆一下内心深处的小奢望。

    ……

    雪落一回到家,就将装有小无恙头发的无菌袋交给了丈夫封行朗。

    “真没看出来,林小姑娘还有当特工的潜质呢!”

    封行朗扣过女人的后颈往前一带,便让女人以投怀送抱的方式被自己给吻住。

    霸道而又肆意的吻!

    “你就不要抬举我了,我当时吓得手都在抖的。”

    雪落说得是实情。好在当时严无恙没有哭闹,不然她保准就败露了。

    “我的女人就是这么的善良!亲夫喜欢!”

    封行朗瞄了一眼手中的无菌袋,“怎么就一根头发啊?”

    “不够吗?小无恙那么可爱,连一根我都舍不得扯呢!”

    雪落是真舍不得扯。但为了不让严邦背锅,她才能狠得下心的。

    “难道老婆大人就不想让无恙跟亲夫我也做个亲子鉴定?也好免去你这么长时间来的困惑?”

    “才不想呢!也完全没那个必要!老婆大人相信你!”

    雪落的这些话,着实让封行朗听得心头微微一悸动。他的女人,总能善良得让他情不自禁的更爱她!当然了,不仅仅是善良,还有她独特的好……

    夫妻二人正浓情蜜意的时候,雪落的手机却不解风情的乍响了起来。

    电话是袁朵朵打来的。

    刚一接通,就传来袁朵朵的失声痛哭。

    “朵朵,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雪落推开了匍匐在自己前面乱拱的男人,“快别哭了,有什么事儿你到是说啊!”

    “雪落……我想豆豆和芽芽了……想得我心都疼!雪落,我该怎么办呢?”

    袁朵朵的哭声真的很悲伤,听得雪落的鼻间直泛酸。

    “豆豆和芽芽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不知情的雪落,有些费解的问,“怎么了朵朵?出什么事了?”

    “雪落……芽芽出事了……”

    “芽芽出事了?出什么事了?”雪落立刻紧张了起来。

    “我逼着芽芽学走跑,芽芽磕伤了嘴巴,还磕掉了半个乳牙……流了好多血!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那去看医生了没有啊?”

    “去看了……医生给芽芽做了检查上了药……说是没事儿。不会影响二次出牙。”

    “芽芽没事儿就好。”

    雪落这才长吁了一口气,转言安慰起了袁朵朵:“这孩子学走路,正是闹腾的时候;磕磕碰碰总是难免的,你也别太自责了!”

    “可是……可是白默说我是恶毒的女人……”

    袁朵朵已经是泣不成声,“还说我是在故意的虐待女儿报复他……”

    “白默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雪落也跟着气愤了起来,“这孩子摔伤了,当妈的最心疼了,怎么可能是故意的呢?!”

    看着妻子如此的义愤填膺,封行朗也能猜出个大概了。

    不得不说,这白默有时候缺心眼时,脑子就像花岗岩一样,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

    不用说,袁朵朵一定是被白默那家伙骂跑了!此时此刻正在她的小鸽子笼里找人哭诉呢。

    “朵朵,那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在公寓里……雪落,你来陪陪我好不好……我都要难过死了!”

    “好好!你先别哭了,我马上就来!”

    要把向来堪比小强一样坚强的袁朵朵骂到痛哭流涕,看来白默这回是真‘发彪’了!

    “现在赶过去?狠心的丢下亲夫和乖儿子?”

    “行朗,你别闹了!朵朵哭得那么凶,我真怕她一时想不开钻了牛角尖!”

    “那我送你过去吧。”

    封行朗无奈的浅叹。知道此时的女人已经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不用!还是让巴颂送我过去吧!要是真遇上坏人,他也比你能打!”

    “……”

    这么损自己的亲夫真的好吗?

    虽然说的是大实话!

    “你在家好好照顾诺诺!今晚我应该会留在朵朵那里陪她。”

    临行离开,封行朗叮嘱巴颂一定要把夫人送上楼,亲眼看到她进门再离开。

    ……

    袁朵朵扑进雪落的怀里,哭得个肝肠寸断。

    雪落耐心的听着袁朵朵哭诉完整个事情的经过。

    “看来,白默还是没能从当初的阴影中走出来。你因为豆豆和芽芽隐瞒他,欺骗他……虽说都是善意的,但……但他做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一直没能找回来!所以就……”

    “雪落,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都要绝望了!”

    “绝什么望啊?没了爱情,你不是还有豆豆和芽芽吗?!”

    “可现在白默连豆豆和芽芽看都不让我看一眼……”

    “那白老爷子什么态度啊?”

    “老爷子一直在责怪白默。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可白默……我真的不想看到白默因为老爷子的屈打,而被逼无奈的接受我!我真的不要!”

    “那就简单了:你主动提出跟白默离婚!”

    “离……离婚?”

    袁朵朵的心被猛扎了一下,“可我实在离不开豆豆和芽芽!”

    “你傻啊!豆豆和芽芽还属于哺R期,只要你积极的争取,她们两个的抚养权都会判给你的!”

    袁朵朵呆滞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像是静止了一样。

    母凭子贵的婚姻,看来真的是要走到尽头了!

    袁朵朵抹去了脸颊上狼狈的泪水,用力的点了点头:“好,我跟他离!”

    “别啊!你还想真离呢?我的意思是想让你跟白默闹假离婚……”

    袁朵朵苦涩一笑,“假离婚多没意思啊!要离就真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