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51章 惊不惊喜?

第1251章 惊不惊喜?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51章 惊不惊喜?

    父子俩四目对视,带上了那么点儿心照不宣的意味儿。

    封行朗眸子里闪过一线精光,悠哼着声音反问:“亲儿子何以见得?”

    “哼!这招儿亲儿子都玩腻了!”

    用装病来博取妈咪的宠爱,那是小东西玩剩下的。只是小家伙没想到:亲爹封行朗竟然也会耍这种已经被自己OUT了的招数。

    “你玩腻了……可亲爹却玩得正过瘾呢!”

    封行朗撩唇邪意的微微一笑,“怎么,亲儿子该不会是又吃醋了吧?都跟你讲过了:我的爱,你的爱,缺一不可!”

    “哼!我要去告诉妈咪:就说你装病跟我争宠!好讨厌的!”

    小家伙撅着小P股就要下楼去告状,却被亲爹封行朗一把拽住了小手臂,抱坐在身上。

    “别嘛!咱父子俩谁跟谁啊……有事好商量嘛!”

    “没得商量!封行朗,你太坏了!我就一个妈咪,你还跟我争什么争?”

    “那我也就一个老婆啊,你又跟亲爹抢什么抢呢?!”

    “你是大人,我是小孩!你就应该让着我!要爱幼,懂不懂?”

    “那尊老呢?亲爹都是奔四的人了……”

    “我管你奔几呢!反正就是不能跟我抢妈咪!不然,我就把你的坏心眼儿统统告诉我妈咪听!”

    小家伙厉厉的,丝毫没有要跟亲爹分享妈咪的意思。

    封行朗俊逸的眉宇浅蹙:这个小东西,看来不给他点儿小小的教训,还真不懂得分享呢!

    细听到过道里传来的脚步声,“啊……”封行朗立刻捂住自己不可描述的地方惨烈的痛叫一声。

    听到男人的痛呼声后,雪落几乎是飞奔进来的。

    “行朗,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雪落立刻奔了过来,紧张又心疼的问。

    “没……没事儿!刚刚诺诺爬到我身上了……估计是不小心压着了……有点儿疼!”

    嘿呦,这装病还装上瘾了呢?

    “诺诺,不是跟你说过亲爹身体不舒服吗?你怎么还闹腾他啊?”

    雪落随即便侧过头来轻斥着不懂事的儿子。

    “妈咪,我跟你讲:浑蛋封行朗他是在装病!你不要上他当了!”

    “什么装病啊?做错事还犟嘴!”

    雪落径直把儿子从沙发床上拎回了地面,“下楼找团团玩去!”

    “妈咪,你不要傻了!浑蛋封行朗就是在装病!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被妈咪凶了的小家伙,更加迫切的想揭穿封行朗的坏心眼儿。

    “行了封林诺!恃宠而骄是么?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对于儿子的桀骜不驯,雪落也很是头疼。

    “妈咪,你好傻!封行朗他真的在装病!”

    小家伙上前来就拖拽住亲爹封行朗的一条胳膊,“封行朗,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装病?”

    封行朗反握住儿子的手,无比宠爱的送至唇边亲了亲。

    “雪落,诺诺也是无心的,你别责备他了!”

    “……”天啊,自己的亲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样坑自己的亲儿子呢!

    “诺诺,妈咪可以不责备你!但你必须立刻马上的离开书房,去楼下看书,或是找团团妹妹玩!不许在影响你爸爸休息养病!”

    雪落径直拎起了嗷嗷直叫中的小家伙,这回是毫不护短的丢去了书房的门外。

    “封行朗!你给我小心点儿!哼!”

    小家伙带着满满的小愤怒下楼去了。

    小东西,你毛还没长出来呢,还想跟亲爹斗智斗勇?

    儿子的小心眼儿雪落还是能够揣摩的;但封行朗的大心眼儿……

    晚上替封行朗擦澡之际,趁男人的脸覆盖在毛巾下,雪落擦拭到了男人的劲腿处,再往上……在某个不可形容的地方,果然有一个长达一厘米的伤口。

    伤口是新的,还泛着隐隐可见的血痕。

    雪落顿时就揪心了起来,用温热的毛巾小心翼翼的覆盖住。

    ……

    封行朗要跟自己长相厮守的信念和行动,着实把雪落感动了个透彻。

    雪落也随之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要与这个男人偕老此生!

    她跟丈夫可以将所有的宠爱,都给自家儿子诺诺。

    雪落整装待发,决定重新返回GK风投上班。

    可酒吧那件伤人案,还是留下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雪落去妇产科看病的消息,被添油加醋的在整个GK里传播着。尤其是女人聚集的地方。

    大多以讹传讹都偏向于:不孕不育的林雪落,已经生不出孩子了。

    甚至于有传闻还说:总裁大人家的小公子爷封林诺,并不是林雪落亲生的。

    鉴于林诺小朋友酷似封大总裁,又有传闻说,其实封小公子爷是林雪落找人代一孕的!

    难怪她要等孩子四五岁之后才回到申城,来找封大总裁负责!

    听听而已,雪落也没太往心里去。

    只要她们还没大胆到敢当着她的面议论纷纷,雪落也就当什么也不知道。也懒得去搭理这些流言蜚语。

    “雪落姐,你终于来上班了?可把我担心死了!”

    夏以书迎了上前,一阵嘘寒问暖,“我跟你说:自从你被姓艾的那个烂人缠上官司之后,我们大总裁就茶不思饭不想的,而且那脾气蹭蹭蹭的……火爆着呢!”

    雪落淡淡的笑了笑,“好歹我也是你们封大总裁明媒正娶的妻子,他不关心我关心谁啊!再说了,再怎么不济,我也是他唯一亲儿子的亲妈!母凭子贵嘛!”

    一声‘明媒正娶’,让夏以书的脸不自然的扯了扯。要是当初……

    可谁又想得到封行朗会玩出那么一手呢!

    “对了雪落姐,Nina还没来上班,她的那间办公室,你先坐着呢。”

    虽然夏以书现在是代理总控秘书,可她还是没有坐进去Nina的办公室。

    到不是夏以书低调恭谦,而是除了那套桌椅,Nina把该锁上的都锁上了。换句话说,即便夏以书坐了进去,她也成不了GK风投实权在握的总控秘书。

    坐进不去,也不方便坐进去的夏以书,便尝试着怂恿林雪落坐进去。

    “不用了,我还是坐外面好了。”

    雪落蜻蜓点水的笑了笑,“外面人多,热闹!”

    随后又风轻云淡的补充上一句,“而且我想去看行朗也方便!”

    也只有她林雪落这个总裁夫人,有随时去看自己丈夫的特权。

    点头微笑着转过身去的夏以书,脸色在瞬间变得难看。

    她有些不明白:一个连孩子都生不出的女人,大总裁究竟是看上了她哪一点?

    下午四点左右,雪落按掉了在办公桌抽屉里振动的手机。那是接儿子放学的闹铃。

    寻思着自己是去接那犯犟到早晨跟他亲爹连招呼也没打一声就去上学了的儿子呢?还是留在办公室里以身作则当她的好职员呢?

    想着自家那倔强的儿子是应该好好冷处理一下了,雪落便埋头继续看下一季度的企业策划方案。

    可手机却执着的振动了起来。电话竟然是Nina打来的。

    雪落一边起身朝门外走去,一边滑接了Nina的电话。

    “Nina姐,你找我?”

    虽说贵为总裁夫人,但在雪落看来:自己还是Nina手下的一名小职员。

    “林雪落,你想知道我儿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吗?”

    Nina这一开口,着实把林雪落给愕怔住了。

    “是……是谁?”

    雪落的心都快被提到嗓子眼儿了。

    “你出来吧,我们细聊!我跟无恙在步行街的咖啡厅等你。就是GK南路拐角上的那家。”

    “哦,好。我……我这就过来。”

    直到手机里传出被挂断的嘟嘟声,雪落依旧沉浸在惊愕之中。

    这个Nina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她儿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啊?

    难道说,传闻所说的都是真的?她儿子该不会真是自己丈夫……

    不会的,不会的!

    丈夫封行朗一定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跟儿子诺诺的混蛋事情来的!

    可如果不是自己的丈夫封行朗……那Nina儿子的父亲是谁,好像跟她林雪落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吧?可Nina为什么要执意的告诉给自己听呢?

    雪落开始局促不安了起来。到不是不相信自己的丈夫,只是Nina的举动实在是……怪异!

    雪落深呼吸再深呼吸。

    去见一见Nina,不就什么事情都一清二楚了?!

    也好过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自己吓自己的胡思乱想!

    “夏秘书,我出去一趟。”

    跟夏以书打了个招呼之后,雪落便拿上手包匆匆忙忙的跑出了秘书办公室。

    “哦,好。”

    夏以书的反应着实慢了半拍:这女人装得可真够像的!自己都是总裁夫人了,还有必要跟她这个代理总秘打招呼么?虚情假意!

    雪落赶到咖啡厅时,Nina正在给儿子无恙喂着蛋挞中间的软质炖蛋。

    小东西吃得很好。那吧唧吧唧的小模样,看起来根本不像才三个月的婴儿。

    “阿哈,无恙吃得真好。”

    雪落记得儿子林诺两三个月时,就被河屯他们或光明正大,或偷偷摸摸喂东西吃了。

    “没办法啊,我没奶的!可委屈我家Bond,特别省心,也特别好养。”

    Nina的母爱泛滥的目光,一直盯在小家伙那张肉墩墩的小脸上,怎么也看不够。

    “无恙,让姨姨抱抱你,好不好呀?”

    雪落蹲身过去,轻摇着小家伙藕段似的小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