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47章 我爱慕你老婆

第1247章 我爱慕你老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47章 我爱慕你老婆

    其实这短暂的拥抱,也只不过一两秒的时间;短到只是一个气息的呼出或呼入,秒针的一次摆动而已。

    可这一刻的丛刚,没有了气息的呼出,更没有气息的吸入!

    他整个人在这一刻完全的被石化了!

    紧握着修剪器的手,手背上的青筋因太过用力而暴起;指关节泛出了白意。

    万幸的是,丛刚是背对着封行朗的。

    封行朗看不到他的神色;否则,丛刚也许会从这三楼的花房直接蹦下去也说不定。

    见丛刚一直僵化着默不作声,封行朗带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

    “想什么呢?这回,我这个主子可是满带着扑面而来的诚意,亲自前来感谢你的!挺美的吧?”

    在封行朗看来,丛刚是在惊愕他这个主子少有的好脾气。竟然会如此低姿态的亲自过来感谢他。

    “其实……你用不着感谢我的。”

    丛刚刚毅脸庞上的肌肉不淡定的跳动了几下,还有那微微带颤的喉结。

    “嗯,你能有这样的觉悟,很好。”

    封行朗微微斜了点儿身姿,探手过去触碰了一下那姜氏荷的花瓣,“这花儿开得这么好……看来你也真够闲得疼的!”

    如果没有丛刚接下来的话,那一切还是挺和谐的。

    和煦的晨曦,娇美的兰花;空气里微带着花的芬芳,主仆二人情同手足兄弟。

    然,这一切的一切,在丛刚的那句话说出之后,就变得狰狞暴力起来。

    “其实,如果我说……我是因为爱慕你老婆才出手帮她的……你会不会打我啊?”

    丛刚说得相当的平静。

    直到这一刻,他才缓缓的侧过头来,目光平和的看向封行朗,直面封行朗!

    当时的丛刚,眼睛里一片清肃,完全没有是在调侃封行朗的意思。

    而封行朗的那张俊脸,却在发狠的扭曲。

    “当然会!”

    封行朗几乎是咬牙切齿,“狗东西,你它妈的讨打!”

    讲真,丛刚的这句话,完全是在讨打。

    可即便知道自己在讨打,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说出了口。

    似乎只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他才能直面封行朗一样。

    封行朗像只被侵犯了自己领地的怒獸一样,满带着愤怒朝丛刚扑打了过去。

    那带上自身体重的蛮力,其撞击过来的力度,足以将劲瘦型的丛刚带翻在地。

    封行朗像头愤怒的雄狮一样,抡拳对着丛刚就是一通暴打;只被打了两拳,丛刚便不想挨打了,他开始绝地反击。

    要说贴身格斗,丛刚肯定要更胜一筹。

    在丛刚翻身的一刹那,一记左拳很准的打在封行朗的右脸颊,他却一个弹跳跃身而起。

    一抹液体顺着右鼻孔流了下来,封行朗下意识的去擦,鲜红的血!

    “丛刚,老子警告你:我的女人,你动不得!你趁早扼杀掉你的邪念!不然,即便你救过老子再多的次数,老子也会要了你的狗命!”

    封行朗带粗着气息,凶狠着面容,那模样真的像是要跟丛刚玩命一样。

    丛刚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封行朗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淡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意。

    “如果你真想追求林雪落,你又能把我怎么着?”

    说真的,或许连丛刚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挑衅封行朗的心理底限呢?

    一般耍嘴皮子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只有用武力来解决。

    封行朗再一次的扑向无辜的丛刚……

    其实,丛刚真的很无辜!

    半个小时后,封行朗才从这幢复古式的鬼堡别墅走了出来。俊脸上染着少许的血污,整个人被愤怒笼罩着。

    而丛刚也好不到哪里去,白白的挨了封行朗的这顿打!

    这样的结果,估计连上帝也预料不到吧!

    ……

    赶去GK风投的封大总裁,那满身的戾气是显而易见的。

    不想撞枪口上,众人皆是鸟兽散。

    只有夏以书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现在是代理总控秘书,也回避不了。

    “封总,又有哪个不知趣的冒失鬼被您给教训了?”

    夏以书讨好大总裁的手段,还是有一手的。

    她拿过湿纸巾,上前来替封行朗擦拭右唇上的血污。

    被Nina伺候习惯了的封行朗,面色冷凝的由着夏以书替他清理着脸上的血迹。

    夏以书的动作是柔情的,但也利落。她知道封行朗不喜欢女人的磨磨蹭蹭。

    “封总,您还是去冲个凉吧。会舒服一些的。”

    夏以书看到封行朗身上染着的泥污,还有一些败叶碎花。

    看起来应该不是在跟女人滚草地的。明显是打斗后的残痕。

    封行朗起身朝休息室走了过去;夏以书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聪明的女人,是不需要别人提点的。在听到洗手间里传出的水流声之后,夏以书已经将叠好的衣物送至淋浴房外的置物架上。

    这一刻的夏以书,小心脏在超负荷的加速狂跳着。

    玻璃上只勾勒出一个模糊的男人轮廓。

    她很想不顾一切的推开磨砂的淋浴房走进去……但她还是忍住了!

    在走出休息室的那一瞬间,夏以书后悔的直拍自己的脑门:夏以书啊夏以书,你是不是傻呢?你来GK风投的目标是什么你忘了?其实男人跟女人之间的那点事儿,有时候就只差一个契机的。说不定自己只要推开了淋浴房的门,她的目的就能就质的改变……

    这么好的机会,自己竟然就这么错过了?!

    天呢!自己真够傻X的!

    而淋浴房里的封行朗,在听到休息室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才缓缓的脫下了自己的贴身衣物。

    看来,那个女人还是矜持住了。

    要不然,自己又该头疼的去催促还在哺R期的Nina了。

    触碰到伤口,封行朗微哼的皱眉:丛刚那个狗杂碎,竟然把心思打到自己女人头上了?

    他有几条命呢?还是真它妈活腻了?

    天下那么多的女人,偏偏惦记上他封行朗的?

    怒意难平的封行朗,草草了事的冲了澡,便将电话打回了封家。

    接电话的是百无聊赖的林诺小朋友。其实他并不是很想接听封家的电话。只是看到封团团有奔过来的动作时,他才故意抢在她的前面。

    “乖儿子,你妈咪呢?”

    “被烦人的鼻涕虫缠着呢!”

    “团团又缠着你妈咪在做什么?”

    “在编辫子呢。鼻涕虫把我妈咪的头发扯来扯去的,看着都疼。亲爹,你也不管管她!”

    “嗯,把电话给妈咪。”

    这一刻的封行朗,实在是太想听听女人的声音了。

    其实团团和莫冉冉给雪落编的花环头型还是很好看的。将白净的雪落装扮得像花仙子一样美哒哒。

    不方便把电话贴到耳际,雪落便按下了免提。

    “行朗,你有什么事儿吗?”

    雪落的头型很美,心情自然也不差。

    “想你了……”

    封行朗的声音带着浓沉的嘶哑,便滋生起说不出的爱昧。

    “别乱说……诺诺和团团都在呢。”

    雪落羞喃一声。男人平常的甜言蜜语听着还好,可当着一帮的大小听众,雪落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我让巴颂回去接你。”

    男人的声音透着些许的急切。

    “团团也想叔爸了,团团也要去!”

    什么舞蹈学习班,游泳培训班的,都快把封团团给累坏了;好不容易因为要照顾叔妈咪才得空的小可爱,当然要想着法儿的缠上雪落,才不会去上那些烦人的培训课。

    “你跟诺诺哥哥都乖乖的呆在家里,叔爸回去给你们带礼物。”

    封行朗此言一出,林诺小朋友便条件反射的抱住了妈咪雪落。

    “混蛋封行朗,你休想把我妈咪一个人骗走!”

    “乖儿子,赏亲爹和妈咪一点儿二人空间好不好?”封行朗近乎相求。

    “不好!亲儿子也需要跟妈咪的二人空间!”

    小家伙不吃亲爹封行朗的这一套,更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妈咪。

    寻思着要是把两个孩子一起带去公司,男人估计也办不成公事了,雪落便没有答应封行朗前去。

    不过男人那句浓情的‘想你了’,雪落还是很受用的。

    ……

    晚餐过后,男人幽深着目光看向端来果盘的妻子。

    “雪落,上楼来,我有点儿重要的事要跟你谈谈。”

    雪落迎上男人的目光……丈夫这样的目光是似曾相识的,似乎更浓烈一些。

    这才几点呢?不太好吧。

    “哦,好。”可雪落还是鬼使神差般的应好了男人的话。

    这些日子,还真的怠慢了自己的男人。

    封行朗起身上楼,雪落便微埋头头跟上过去。

    林诺小朋友眼疾手快的奔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走在后面的妈咪。

    “妈咪,亲儿子要拉臭臭,你得陪着亲儿子!”

    “……”无法拒绝儿子的撒娇,雪落只得看向走在前面的男人,“行朗,我先去陪诺诺……”

    “不行!”

    封行朗转身扣住了妻子的手腕。父子争宠大战再度拉开序幕。

    “诺诺乖,大伯陪你去拉臭臭吧……你亲爹小时候,就是大伯陪的。”

    同是男人,封立昕理解弟弟的正常需要。前些日子为了艾某的起诉,雪落是殚精竭虑;现在案子被撤诉了,小夫妻俩的确需要好好的升华一下夫妻感情。

    “乖,就赏你大伯一个面子,让他伺候你如厕好了!因为亲爹知道亲儿子舍不得最爱的亲亲妈咪闻你的臭便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