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1244章 扎亲夫的心

第1244章 扎亲夫的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44章 扎亲夫的心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看到艾维律师事务所里挂着的那八大字,封行朗就气不太顺。早晚得把这里给拆了。

    在不顺气的同时,封行朗似乎又联想到了一些东西。

    一些他没有的东西!

    自己不差钱不差人的,为什么不弄个律师事务所呢?

    一个不够,就养一群!

    其实花钱养一群大嘴巴,好处多多呢!无论是金融案件,还是民事纠纷或刑事案件,自己就不用这么操心劳肺了。而且还能掌控主动权。

    “老师,封行朗来了。”

    “小曲,我跟你一起见见他。”

    说艾岩谷不担心他的宝贝儿子,那就假了;虽然他是个极度注重自己形象的人。

    接待室里,封行朗像个大爷似的坐着。

    一看就是那种伪绅士。长着一副俊逸的脸庞,却将一双劲腿横搁在跟前的茶几上。

    落在艾岩谷眼里,怎么看都像伪绅士真败类。

    “姓艾的,听说你儿子被人给绑架了?真够激动人心的!”

    这话一出来,曲律师就听得出封行朗是来挑事的。总之就是来者不善。

    不过曲律师到是希望封行朗越嚣张越好,最好能落下把柄。

    “看来,这事儿怕是和你脱不了干系吧?”

    还是老伎俩,艾岩谷试探着把封行朗往坑里带。

    “喂,艾大嘴巴,你身为律师,却口无遮拦的这么诽谤我,小心我告你哦!”

    封行朗的言语,听似诙谐且冷幽默,但却相当严谨,不给他们钻空子的机会。

    “我只说跟你有关,又没说就是你绑架的……你何必恼羞成怒呢。”

    艾岩谷跟封行朗玩起了文字游戏。慎重的使用着每一个字。

    “还别说,我还真有过想替你好好管教一下败类儿子的想法……”

    “于是,你就大胆实施了?”

    姓曲的律师立刻推波助澜的替封行朗顺着下面的话。

    “No,No,No……法律的公正和严明,让我打消了这样的可怕念头!”

    其实跟两个大嘴巴耍嘴皮子,还是很具有挑战性的。处处设防,还得处处提防。

    “封行朗,你用不着跟我们拐弯抹角,这里又不是法庭。我们就开门见山吧,你放了艾娄睿,我们就撤诉。这很公平吧?”

    艾岩谷开始言归正传的诓套封行朗的话。

    “艾岩谷,我跟你讲:你得庆幸那天晚上我不在场,不然你那败类儿子,会被打死的!”

    “封行朗,那晚你没能打死艾娄睿,所以你就创造机会把他给绑架了,好实施如你所说的打击报复?”

    曲律师这样下套似的反问,的确够阴狠的。这欲加之罪,从他嘴里来得这么的顺溜。

    “我已经说过了:我相信法律会给我妻子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我妻子只是正当防卫!至于艾娄睿那个败类小畜一生的失踪,还真跟我没关系!”

    封行朗勾起一抹蔑视的冷笑,“不过我还是挺幸灾乐祸的!”

    幸灾乐祸,只属于道德层面,不会涉及法律范畴;但却能狠狠的堵一下艾岩谷的心。

    艾岩谷的脸色有些阴郁难看,但随之就恢复了冷静。

    “还是那句话:你放了我儿子,我们就撤诉。”

    艾岩谷不想跟封行朗逞口舌之快。

    “虽然我很希望你们撤诉,虽然我曾经有过想弄死你儿子的心,但你那败类儿子的失踪,真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估计是你办了太多冤假错案,就报应在了你儿子的身上!”

    封行朗一边澄清着自己,一边激怒着艾岩谷。艾岩谷让他不顺气,他也要让他不舒坦。

    “封行朗,你老婆弄伤了我儿子的一只眼睛,她必须得到法律的制裁。可你现在却跟我玩阴的,指使人绑架我儿子?你就不怕把你自己也搭进去吗?”

    艾岩谷果然是怒了。

    “艾岩谷,我看你是要疯了吧?第一,我老婆是正当防卫!你败类儿子所做的龌龊事,人人得而诛之!还有,你竟然敢诽谤我?小心老子拆了你的破事务所!你就等着老子的律师函吧!”

    封行朗撞开一旁曲律师,头也不回的健步走出。

    这样的商谈结果,是封行朗意料之中的;却是艾岩谷意料之外的。

    艾岩谷着实没想到封行朗竟然还是个耍嘴皮子的资生高手。所有的话说得滴水不漏。

    ……

    严邦等在了艾维律师师事务所的大厅里。

    封行朗刚一出来,他就迎了上去。

    “你怎么在这儿?”封行朗问。

    “你一个人来赴鸿门宴,我能放心?”

    “出去说。”

    封行朗健步走出,严邦紧随其后。

    三个月的休养,严邦本就健壮的体质已经康复得差不多了。

    “查到艾某的污点证据了。”

    “真的?是什么?在哪?”

    “在我车上。”

    封行朗上了严邦的车。

    从一个档案袋中倒出了一堆光P股的女人照片。形态各异,也大同小异。反正大都是白花花的一片,也混杂着几个朱古力色的。

    “这个变态……”封行朗嗤声,又问:“对了,这些照片哪来的?怎么证明就是艾某所为?”

    “是御龙城里的一个妈咪提供的。”

    看来来了封行朗和他女人的事,严邦是下足了功夫。

    “那个妈咪说,姓王的经常去御龙城带出公主;他不跟女人办事,但会打着艺术的旗号让那些女人拍一些艺术照片。因为不需要露脸,而且价钱开得又高,所以大部分的公主都会答应。一年前,还跟御龙城里的一个头牌闹过事儿,妈咪说那个头牌是出了名的美T女王……”

    “你扯了这半天,也没扯到这些照片跟姓艾的小王八蛋有关呢?”

    “这些照片都是从王某的私人住宅里找到的。监控显示,艾某每星期都会去那里两次。”

    “那又能说明什么?”

    “至少可以说明那个小畜一生有不良恶习。他们拖拽你女人的动机不纯。”

    封行朗微微点了点头。

    “进一步的证据,我继续在找。一定能赶在第二次开庭之前找到的。”

    瞄了一眼严邦的左脚,早已经拆掉了支架和石膏。

    “你的脚刚好,悠着点儿。需要跑腿的活儿,让豹头去做。”

    “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必须亲力亲为啊。”

    严邦深睨向封行朗,“朗,你掉膘了……最近挺累的?”

    封行朗斜了严邦一眼,淡声问:“南城的那块地王,是你买的吧?”

    “这你也知道?”严邦疑声反问。

    “看来,你这些年是真没少捞呢!”

    封行朗清冷着声音,“亏得老子还在想方设法寻思着替你把御龙城给弄回来!你一出手就是一百一十个亿……怎么,还嫌自己当初在御龙城时不够嚣张、不够高调?”

    不等严邦反驳,封行朗又厉声而至,“什么时候学会在老子面前装可怜了?玩苦肉计博我同情?严邦,我说你它妈贱不贱呢?!”

    “还有,我让人清理你的资产时,账面上也没上百亿啊?这巨额资金是哪儿冒出来的?”

    到不是觉得自己被严邦欺骗了,只是着实意外严邦竟然对他也会有所隐瞒。

    “朗,我没有……”

    “行了!你用不着跟我解释什么!你没那个义务!我也不想听!”

    封行朗甩脸子就要下车,“继续追查姓艾的污点就行!”

    “朗,别着急下车啊……那个小王八蛋在不在你手上?”

    严邦拉住了甩脸就要下车的封行朗,“你把他交给我吧!”

    严邦的用意很明显,他是想让封行朗能够干净的脱身。

    可严邦的话,却让封行朗眉宇微扬:岂不是说,姓艾的小王八蛋并不在严邦的手上?

    从邢八的言辞分析,姓艾的也不在河屯手里!现在亦不在严邦手中……那会在谁手上呢?

    “让你继续去调查姓艾的,你照做就行!其它的事,你不用管!”

    封行朗并没有跟严邦多解释什么。

    ……

    封行朗赶回封家时,雪落正准备出门。

    看到丈夫回来,她又折回了客厅。

    “雪落,刚刚是想出门?”

    封行朗走近过来,坐在了妻子的身边,环抱住她的腰际往自己怀里带。

    “想出门透透气。”雪落喃了一声。

    “闷坏了?”

    封行朗蹭了蹭女人的脸颊,“那亲夫今晚带你出去兜兜风……”

    “不用了。”

    雪落微微的浅叹,“你最近也挺累的,好好在家休息。”

    “老婆,你这忧郁的小眼神儿,特别扎亲夫的心呢……”

    男人吮住雪落的耳珠,“有亲夫在,你会平安无事的。要相信亲夫!”

    “行朗,把艾娄睿放了吧……别再错上加错了。”

    “老婆,你这么诽谤亲夫,难不成跟那个小王八蛋是一伙儿的?”

    “……”

    半个小时后,封行朗将不知道从哪里野回来的儿子拎去了书房。

    “封林诺,不是让你24小时缠着你妈咪的么?你又乱跑个什么劲儿?”

    “亲儿子哪有乱跑啦?亲儿子见妈咪不开心,就去给妈咪采野花了!在佩特堡的时候,妈咪最喜欢亲儿子采的野花了!每次妈咪看了都会笑的。”

    “像采什么花这种事,有亲爹来就行了!你的任务就是寸步不离的看好你妈咪!万一你妈咪头脑发热去自首了,咱爷俩就得搬去看守所陪你妈咪一起住了!”

    就在大家紧锣密鼓的寻找艾某的污点证据时,失踪了一个多星期的艾某却自己现身了……